《最长的一梦》_小鱼联盟 著
第六卷 被改变的历史
第657章 伤心的妹妹

江之寒新买的这栋两层楼别墅,离着公司的新住址不过三条街,走路大概十分钟的距离。这里离民国时期的青州画院很近。胡同深处,青藤蔓生,有一棵百年的大树,展开树冠,为主屋遮去大半阳光。

卧室里亮着红豆一样的一盏小灯。从窗户往外看,隐隐能看到大街上星星点灯的灯火。远处的一角,黑漆漆的是夜里的翠湖。

程贞偎在江之寒胸前,闭着眼,睫毛一颤一颤的,好像在想着心事。江之寒一手揽着她,另一只手拿着一个小巧的笔记本电脑,正在看里面的图表。

啪的敲完最后一个回车,他关上文档,右手按了按女孩儿的肩头,“睡了吧?已经很晚了。”

女孩儿从鼻子里哼出一声回答,有些慵懒的像糯米一样软腻。

江之寒把笔记本随手放在床头柜上,收回右手,脱了外面的衬衣,躺了下来。

程贞忽然叹了口气,身子朝他那边滚了半圈,“之寒……你说,林墨是不是不喜欢我?”

江之寒有些心不在焉,“你不用放在心上。你们女生,不是每个月都有那么几天心情不怎么好?”

程贞嗔道:“哪有你这样说自己妹妹的!”

江之寒轻笑了声,“说正经的,林墨说的没错,我带她认识的都是些哥哥姐姐,平时都宠她宠的不得了。她性格好,和谁都自来熟,所以招人喜欢。连我爸妈都认她当了干女儿,对她比对我还要好。所以呀,久而久之,这妮子越发的任性,谁都管不住,脾气来了打击我那是常事儿,你不用想太多。”

程贞哦了一声,“你父母也很喜欢她啊?”

江之寒嗯了一声,算是回答。

程贞想了想,“她说的一定都是真的吧,你以前交过的女朋友一个个都特别的能干。”

江之寒很爽快的承认,“那倒是没错……一个个都太聪明太能干了些!”

程贞轻轻叹了口气,“我可不行,我……真的什么都不会。”

江之寒伸手把她揽进怀里,“我虽然是个外行,但我总觉得,追求艺术这样的东西,就不能想太多和钱有关的事情。这两者本质上是相互排斥的。虽然为生活所迫,有时候不得不想,但总归不是什么好事。既然你的梦想就是要去国际大赛中展现自己的才华,那么就集中你所有的聪明才智和辛勤劳动,把焦点百分之一百二十的放在那上面。如果我对你有什么要求的话,就只有这么一个,那就是……一定不要把自己牵涉到做生意这些乱七八糟的事情里来,好吗?”

一阵凉风吹进来,程贞好像是冷着了,肩膀不由自主的缩了缩。半晌,她柔柔的嗯了一声。

江之寒抱着她,右手停留在她完全没有赘肉的光滑细嫩的纤腰处,轻轻摩挲着,“答应了?”

程贞说:“嗯。”

江之寒说:“不许反悔哦。”

女孩儿扭动了下身子,娇柔的叫道,“痒……嗯,我就是想,也没那本事。”

江之寒赞道:“真乖!”那只怪手一路向下,一会儿便抚上一个秘密之处,轻轻的动了两下,收回一声荡气回肠的娇呼。

“春潮带雨晚来急,野渡无人舟自横。”他在她耳边轻声吟道。

女孩儿呻吟了一声,抗议道:“不准说下流话……”翻转身子,想要逃离他的魔爪,却变成了背对着他,似乎不经意摆出一个羞人的迎合的姿势。

她闭上眼,轻轻的又呻吟了一声。

如果这就是命运,她可有选择的余地?

有吗?

※※※

十几里外的四合院里,林墨正弹着吉他,是那首简单直白却又优美动听的民歌:

你从山中来,

带着兰花草,

种在校园里,

期待花开早。

方虹坐在地上,背靠着床,和她肩并着肩,嘴里轻轻的哼着歌词。

一曲终了,林墨把吉他取下来,随意扔在地上,“困了,睡了吧。”

方虹抗议道:“可是我还不困啊!再弹两首曲子,我便不骚扰你,回屋睡觉去。”

林墨嘟囔了两声,“可是我的老师说,不能用心弹奏的时候,弹出来的声音是没有生命的,是对音乐的亵渎。”

方虹哼了一声,“得得得,我可是个俗人,听不出那么多言中之意……算了,我也不勉强你。知道你心情不太好,不过,墨墨,我说句公道话,江之寒对你还真是不错!”

林墨呵呵笑了两声,“怎么?轮到你替他抱起不平来了。”

方虹道:“我说正经的呢。他难道会看不出来你喜欢他吗?那么一个久经花丛的家伙。开始的时候,我觉得他是真心想要疼惜你的,可后来发觉你喜欢上了他,不再是简单纯洁的哥哥妹妹的感情,他便成天在你面前摆出一副看看我,我是花花公子,我又有了新女朋友的样子,一心想着你能认清他的真实面目。所以说呢,我觉得他在这件事上还算地道,总算没有先引诱你,然后再始乱终弃,是不是?”

林墨啐了她一口,“什么始乱终弃,真难听!”

方虹说:“我说的是实话嘛。我觉得呀,他还是在乎你的,不想失去你这个妹妹。所以绞尽了脑汁,跑来向你宣示,我又有女朋友了哦,我很花心哦,不要爱上我啊,和我保持距离吧,我们还是做哥哥妹妹吧,求你了求你了!”

林墨被她夸张的语调逗得笑起来,她扔了个枕头过去,嘴里说:“快回屋睡觉了,真是讨厌!”

方虹站起身,“我觉得吧,他是个很糟糕的情人,不过当哥哥嘛,还是很棒的。”

林墨嗔道:“他这么好,你明天也赶紧认他当哥哥好了!”

方虹嘻嘻一笑,“那你帮我引荐一下,我正求之不得呢!”在林墨发飙之前,一溜烟儿的出了房门。

林墨待她走远了,才站起身,把卧室的门关了,回头把床上悬挂着的那把红色小提琴小心翼翼的取了下来。她叹了口气,轻轻的抚摸那琴面,因为每日精心的擦拭,那上面一丁点儿的灰尘都没有。

虽然江之寒送过她很多东西,有些比这小提琴要值钱很多倍,譬如说她父亲连锁店的股份。但在林墨心里,这是她从他那里得到过的最珍贵的礼物之一。而且,她曾经拉着这琴,为他的生日祝福过。

林墨轻轻的拨动那弦,仿佛拨动的是自己心中的那一根。

她心里想,他一定是故意的,让程贞把他新送的小提琴拿到吃饭的地方去。他是想让她知道,我虽然对你很好,但妹妹的待遇终究不能和女友相提并论。你看,才认识几个月,我便送了她一把比给你的更好的琴。

林墨把红色的小提琴拥进怀里,好像抱着的是一个活着的生命。

不管她嘴上怎么说,在心底深处,她不得不承认方虹的批评,她今天有那么一两个瞬间的失态。为了争风吃醋吗?还是为了那种失落感?难道是因为这样的情绪作祟,我才臆测他们之间不会这么快发展出真正的感情?林墨拷问着自己,忽然觉得有些悲哀。想当年,他和倪裳分手的时候,自己一心为他们祈祷来着。就算是吴茵,开始虽然有些抗拒,后来也真心的希望他们能一直幸福。

为什么如今面对着这个程贞,她心里有那么多的抗拒,甚至有一丝丝的厌恶呢?

你不应该是这样的女生啊,她对自己说,这也不应该是你想要的人生,绝不是!

也许,真的到了走出他的世界,去寻回以前的那个林墨的时候了。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