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长的一梦》_小鱼联盟 著
第六卷 被改变的历史
第656章 刁蛮的妹妹

林墨娇笑着说:“程贞,你不知道我有多高兴!以前我哥介绍他身边的女孩儿给我认识,一个一个全是姐姐。我举目四顾,一个一个招呼过来,倪裳姐姐,思宜姐,温姐姐,芳芳姐,文楚姐姐,媛媛姐,吴茵姐,卡琳姐姐,晓晓姐,……总之一个也不例外。终于啊,今天遇到了一个妹妹,嘻嘻,真好!”

程贞矜持的笑着,偏头偷看了眼江之寒,他正低着头,很认真的对付盘子里的湖蟹。

她柔柔的笑着说:“我听说你可厉害了,学习也好,书法也好,拉小提琴从高一才开始学,几年的功夫就像模像样,真是我不能比的。”

林墨笑道:“贞妹妹,我拉小提琴,是很业余的水准,哄哄某些乐谱都不认识的外行还成,和你真的没办法比。其实呢,上次六省一市艺术院校小提琴演奏汇演的时候,我就坐在下面观摩你们的表演。你演完了,我就知道你应该逃不出前三的。只不过,我那时候万万没有想到,上面那个白衣红裙像天使一样的女孩儿会是我未来的嫂子哦……”

程贞脸红了红,没注意到江之寒飞快的抬头看了林墨一眼,眼里掩不住有几分惊讶。

林墨似乎根本没注意到他,“我看你今天还带了琴盒过来。”

程贞说:“嗯,今天下午有一个老师从京城那边过来,是带了琴去让她指导的。完了以后耽误了些功夫,所以真不好意思迟到了几分钟。”

林墨摇头表示不介意,她说:“我能看看你的琴吗?”

程贞偏头看了眼江之寒,他仍然在对付他的湖蟹,捧着个大腿吃的很香。她略微犹豫了一下,还是把琴盒里的小提琴很郑重的捧出来。

林墨小心翼翼的接过,仔细的看了好一阵,由衷的赞道:“真是很好的一把琴!……贞妹妹,我不是专业人士,但也看的出来这琴是最上等的呢。”

这一次,程贞没有客气,她很确定的点了点头。

林墨把小提琴递回给她,很礼貌的说:“谢谢!”忽然间,她似乎想起了什么,“咦,这把琴好像和你表演的时候那把琴不是一个呢!”

程贞点头,她忍不住偏头看了眼身边的男子,眼里全是幸福和甜蜜。

林墨捕捉到了她的眼光,喉头忽然像是被什么哽住了,想说的话被封在下面,半张着嘴,就那么坐在那里。

好一会儿,她才似乎苏醒过来,使劲的喘了口气,像是重新回到水里的鱼儿。垂下眼,视野里面正好有一杯半满的红酒,拿起来,喝了一大口,感觉似乎好了很多。

程贞似乎犹豫了一下,但她还是说:“这是上次比赛获奖后之寒送给我的,我挺喜欢,就是太贵重了些。”

林墨抬起眼,挤出一个微笑,“我倒不这么觉得。对于不懂琴的人,再名贵的也不过是一个摆设。妹妹你如果是一心追求技艺的完美,就真正配得上它,不至于让明珠蒙尘。”

程贞眼里闪过一丝讶异。这一瞬间,她眼里仿佛燃起火花,很灼热的,不再是那么温柔贤淑。她举起杯子,遥遥朝林墨敬了一敬,“林墨你果然是拉琴的人,这句话让我有得遇知己的感觉。”

林墨举杯,伸手,和她碰了一下。

放下来,林墨说:“其实啊,我只有一点担心。”

迎着程贞疑问的眼光,她说:“你知道,我哥是个商人,还是个很成功的商人。虽然他特讨厌人家叫他商人,可是他对做生意有一种独特的又极厉害的直觉,而且还会影响他身边最亲近的人。譬如说吧,倪裳姐姐,就是他的第一个女朋友,本来呢读的是物理,非常厉害,我一直以为她以后会搞学术研究,结果呢一转眼成了福布斯世界500强公司驻中国的经理,后来又跳槽当了新加坡一家高科技公司的首席技术官,也算是走上了从商的路子。思宜姐就更不用说了,她是我哥第二任女朋友,现在呢,已经是羊城几千上万人的大集团的总裁,二十几岁在那个圈子里已经很有名气。吴茵姐是我哥第三个女朋友,她本身也是学管理的,所以一毕业便是大公司的副总裁,后来又自己开了一家公司,短短两年便让那公司销售额增长了二十几倍,是不折不扣的商界女强人。所以我还真有些担心,你在他身边呆久了,会最终也走上做生意的路子。我有时候觉得啊,他简直不是在培养女朋友,而是在培养他事业的接班人,可惜一旦出师了就让人家去自立门户。如果是那样的话,就真是太可惜了!”

程贞愣了愣,旋即说:“不会的,我除了拉琴,其它的……什么都不会。我很笨的。而且,我的梦想,就是这个。不管成功不成功,也一定会走下去的。”她转头去看江之寒,面对林墨近乎直白的挑衅,男子一脸淡然,好像什么都没有听到。

林墨抿抿嘴,很诚恳的说:“是吗?那真好,我想你一定会成功的。”

对面的女孩儿浅浅一笑,“谢谢你,林墨。”

※※※

拒绝了江之寒开车送她们回住处的好意,林墨和方虹骑着自行车,在仲夏的夜里慢慢前行。

方虹忽然说:“你不觉得,这个程贞长的有几分像吴茵?”

林墨嗯了一声,“她嘛……长的要小家碧玉一些,没吴茵姐那种惊艳的美。不过眉眼处确有几分像,尤其是看起来很哀愁可怜的时候。”

停了停,她补充说:“其实呢,她说话的声音也有三分像姐姐。你不太认识姐姐,所以感觉不到。”

方虹呵呵笑了两声,“然后呢,还和你一样会拉小提琴。”

林墨自嘲的笑笑,“你就别埋汰我了,人家那是专业的。老实说,我听过她拉琴,真的很有天赋,而且有很真挚的感情。”

方虹叹了口气,“墨墨,该放下的就放下吧。不怕你恼,今晚上你说话某些时候有一点过份。这可不是你!”

林墨嘟嘟嘴,“我故意的!”

方虹说:“我当然知道你是故意的,心里不舒服嘛。不过……”

林墨打断她,“他们俩的关系,有一点古怪。”

方虹问道:“什么意思?”

林墨说:“我不是背后说她的坏话,但程贞看起来太小家子气,每句话都要去看他的脸色。我不觉得江之寒会这么快就喜欢上她。”

方虹有些担心的看了她一眼,替程贞辩解说:“我看她还不错,被你说话刺了,也温温柔柔的。江之寒这样的人,现在喜欢的也许就是这样千依百顺,心思又单纯的小女孩儿。”

林墨摇头道:“千依百顺的,他又不是没见过。要论千依百顺,谁都及不上吴茵姐,虽然她从来不那么把它明显地表露在外人面前。”

方虹说:“你不是说了吗?他现在都开始游戏花丛了,认识一个会拉小提琴,又温柔美丽的年轻女孩儿,抓来做女朋友不是件很正常的事儿?”

林墨说:“如果只是那样的话,他不会默认这是他的女朋友的。即使是卡琳,他也从没正式说过那是他的女友,可见他表面上不管装成怎样,心里总有些条条框框自己是越不过的。”

方虹看了她一眼,觉得她有些走进了死胡同,“对了,临走之前,你拉着程贞,悄悄说了些什么?”

林墨说:“我告诉她,别生气,我不是刻意要挤兑她。如果有什么话说的不恰当,千万别往心里去。而且呢,我最了解她的男朋友,外人越是挤兑她,她越是可怜无助,他就会越疼惜她。我要是无意中冒犯了她的话,说不定反倒是帮了她一把呢。”

方虹忍不住笑起来,“你呀……真是刻薄!干嘛非要找她去说这一番话。”

林墨说:“虹虹,我问你一个问题。如果你是程贞,我刚和你说了这番话。然后呢,你的男朋友又曾经告诉过你,我这个妹妹和我挺亲的,你要和她搞好关系哦。你会怎么做?”

方虹噗嗤一笑,“我会很讨厌你,然后还得极力不要表露出来!……不过啊,迟早要找机会吹吹枕边风,让他和你疏远。”

林墨问:“你会把我对你说的那番话直接转述给他吗?”

方虹想了一想,“应该……不会吧。会有那么点告状的意思,我讨厌那样。心里讨厌你就好了,不需要什么都说出去博取同情的。”

在夜色里,林墨点点头,“我也是这么觉得的……所以,我只是想看看,她会不会把这话原封不动的说给他听。如果她真是吴茵姐那样的性格,她一定不会的……”

方虹叹了口气,“你呀,还是不能接受他又开始下一段恋爱。”

林墨摇摇头,“你错了。要说了解他,我自然比你要多一些。他身边也许不能缺女生,因为他讨厌寂寞。但如果是要这么严肃的谈下一段温情脉脉柔情似水的恋爱,我以为他不了结他那些过去,是很难马上开始的,这里面可能有些外人无法知晓的原因。”

低头避开垂下来的一根树枝,林墨在夜色里的街道上似乎自言自语的说:“我倒要看看,他在捣的是什么鬼?”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