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长的一梦》_小鱼联盟 著
第六卷 被改变的历史
第652章 罗行长的怒火

之寒!有个声音在耳边响起。

江之寒回过神来,看见伍思宜正站在他身边,嗔道:“想什么呢,失魂落魄的?大白天就开始做梦了?”

江之寒傻傻的应了声,“哦……没想什么。”

伍思宜拉了他一把,带着他走了几步,前面站着两个头发已经有些花白的男人。伍思宜介绍说:“这是王伯伯……这是卢伯伯……”并没有介绍他们的头衔职称。

江之寒微笑着礼貌的问候。

王伯伯笑道:“看你进进出出手脚很勤快,不错不错,今天表现的很好。刚才小牛还在表扬你。”

江之寒微笑。

卢伯伯笑着对伍思宜说:“是男朋友吧?我看人很老实,气质也沉稳,很好啊。”

伍思宜捂着嘴笑了笑,不知道是不是针对人很老实这个评价。她说:“卢伯伯,你可猜错了,他人一点儿不老实,也不是我男朋友……准确的说,是前男友。”

江之寒张大了嘴,没想到她会这么介绍自己,傻傻的站在那里,不知道该说什么。

两个老头子也愣了愣,但都是世事通达的家伙,王伯伯哈哈大笑了两声,使劲拍拍江之寒的肩膀,“犯错误了吧?哈哈……犯错误了不要紧,态度要端正……”

江之寒嗯啊了两声,正不知道该说什么,忽然有个中气很足的声音叫他,“小江,跟我到书房来一下!”一转头,却是喝的红光满面的罗行长。

江之寒一愣,再一回头,两个白发老头都笑呵呵的看着他,而伍思宜呢,抿着嘴,很有些幸灾乐祸的模样。

江之寒朝两位长辈点了点头,乖乖的跟着罗行长进了书房。听对方吩咐把门在自己身后关上。

罗行长把领带松了,一屁股陷进自己的太师椅里,指指江之寒,“坐呀!站在那里罚站么?”

江之寒掩不住有些惊讶,他和罗行长打交道多年了。对方是那种业务精熟,不苟言笑,时时刻刻很注意自己的形象的技术官僚。也许只有在女儿面前,他才多一些随便和溺爱,但那一面江之寒也很少亲眼目睹。

江之寒没话找话,“刚才小牛阿姨还在说,您今天喝的有些多。”

罗行长扯了扯松开的领带,“一年三百六十五天,有三百六十四天被管,总要有一天自由吧!”

江之寒哦了一声,忍不住挠了挠头发。心里却是无比的惊讶,我们虽然合作很多年了,但有这么熟么?今天罗行长讲话的腔调实在是和平常差别太大。

罗行长喝了口面前的冷茶,看着江之寒,说:“我问你件事。”

江之寒恭恭敬敬的,“您说。”

罗行长道:“五一节的时候,小张向思宜求婚,为什么她不答应?”

江之寒现在那么深的城府,也不禁啊了一声。半晌,他说:“我……我不知道。哦,我都不知道小张求婚的事儿。”

罗行长盯着他,“你真不知道?”

江之寒有些莫名其妙的,“他们……他们有在谈恋爱吗?怎么就求婚了?”伍思宜可是从没有对他提起过这件事的一丝一毫。

罗行长重重的哼了一声,“不谈恋爱就不可以求婚吗?”

江之寒张了张嘴,不知道该怎么反驳这个逻辑,或者是该不该反驳。

罗行长道:“难道要像你,谈了十七八次恋爱,都从不想结婚这件事才是对的?”

江之寒使劲挠了一下头,不知道今天是自己撞鬼了,还是书桌后面这位大行长撞鬼了。这都哪儿跟哪儿呀!

他干笑了一声,低眉垂目,摆出副认真聆听教诲的乖乖样。

罗行长问:“你们还在交往吗?”

江之寒抬起头,眨眨眼,“我们?……交往?……你说我和思宜?”

罗行长一瞪眼,“你和别人交往,关我的事吗?”

江之寒终于明白了,小张求婚失败,不知道为何,今天罗行长是来找他的麻烦的。他斟酌着用词,“我和思宜……只是好朋友……现在。”

罗行长脸涨的通红。他前倾着身子,拳头敲击着书桌加重他的语气,“思宜哪里配不上你?!啊!……这年代有比她更能干的女生吗?她做的饭菜,别说一般人,餐馆里的厨子很多都比不上,她可是吃一次一学就会。有比她更体贴的女孩儿?吃穿住行,什么都可以照顾的人好好的。有比她更聪明的女孩儿?她搞企业才多几年,比她妈以前那么多年搞的还要好!你要知道,她妈也被人说是数一数二有经商天赋的人。有比她更懂事的女孩儿?她上中学的时候,我看比九成现在的大学生还要知道好歹是非……你说,你除了做生意还有些天赋,有什么了不得之处?啊!……”

在江之寒的印象里,罗行长向来是谨慎寡言,不怒自威之人,今天酒后的爆发给他一种颠覆感。他能做的,除了点头唯唯称是,并无别的选择。

爆豆般往外蹦话的罗行长忽然停下来,眯着眼盯着江之寒看了半晌,颓然的一叹气,靠回到太师椅的椅背上。

江之寒端眉低目,很诚恳的说道:“我这么说,你一定会觉得我很虚伪。但我如今真的是这样想的。思宜和我分手,也许是件好事情。我确实配不上她。”

罗行长从鼻子里发出重重的一声哼,但古今中外拳脚都难打笑脸人,江之寒摆出一副唯唯诺诺的低姿态,他的火气确实很难持续下去。

他喘了几口气,忽然说:“去劝劝她,让她接受小张的请求吧。”

江之寒愕然张嘴,好半晌,他坚决的摇头拒绝,“罗叔叔,这个要求,我恕难从命。你刚才都说了,思宜读中学的时候就很懂事,更不遑说现在。她是拿的定主意的人,终身大事也许你和伍阿姨还能替她参考一二,其他的人哪有资格说三道四。”

罗行长冷笑了一声,“说的比唱的还好听,小张就差你这么一点……”

江之寒正色道:“不管你怎么看我,但思宜喜欢谁不喜欢谁,不是别人可以勉强的,就算是父母,恐怕也不行。有句大俗话,强扭的瓜不甜。你一定要把他们拉到一起,真的肯定他们以后能幸福?”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