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长的一梦》_小鱼联盟 著
第六卷 被改变的历史
第646章 从此江郎成陌路【中】

倪裳急匆匆的走进医院大门,一个壮实的小伙子迎过来,“倪主任。”

倪裳急着问:“不会有生命危险吧?”

小黄说:“那倒没有,人都是很清醒的,不过被打的真不轻呀。”他竭力忍住笑,好像有那么点儿幸灾乐祸的味道。

倪裳还是一眼看出来了,瞪了他一眼,说:“走吧,上去看看。”

两人坐电梯到了四楼,走道上站着位制服警察。小黄热情的招呼他,介绍说:“这位是冷警官……这位是我们头儿……”

倪裳微笑着伸出手,“倪裳。辛苦你了,冷警官。”

年轻的警察握着倪裳的手好一阵,才松开,露出个笑容,“哪里哪里?这个案子,上面的领导也很重视,今天上午领事馆的人也打过电话来了。我们会全力侦破的。”

倪裳问:“是怎么回事?”

冷警官说:“抢劫呗……不过那帮家伙抢了钱也就罢了,下手真够狠的。”

倪裳问:“有线索吗?”

冷警官说:“暂时没有。倪小姐,不瞒你说,这种随机的抢劫案子是很难破的,通常是罪犯销赃的时候才会暴露一些线索。”

倪裳谢过他,转头问小黄:“汤姆先生现在情况怎么样?”

冷警官代他回答:“问题不大,主要是外伤……呵呵。”忽然笑了两声,有些诡异的样子。

倪裳莫名其妙的看了他一眼,转头对小黄说:“我进去看看。”

走到特护病房门口,那里正好有个护士。倪裳简单的问了问情况,便走了进去。

不到十分钟的功夫,倪裳走出来,抿着嘴,看不出太多的表情。

小黄殷勤的走过来,“主任……”他察言观色,看出倪裳心情不是太好,“没事吧?”

倪裳摇头,“小黄,就麻烦你今天守在这里,我找人来换你的班。我要先回公司,向总公司汇报一下情况,还要去一趟公安局。”

小黄说:“我先送你回公司吧。”

倪裳摇头,“不用了,我打车就好。”

小黄陪着她往下走,压低了声音说:“汤姆发脾气了吧,您也别在意。他被打的有些惨,骨头断了两三处。麻药的劲儿过了,痛的使劲儿在那儿叫,一点儿都不男人。”

倪裳一笑,马上又收住,“男人就不怕痛啊?”

小黄小声说:“我听冷警官和我说,那个地方,嘿嘿,被人狠狠踢了几脚,很重的,……啧啧,谁叫他平时见到女生就搂搂抱抱的,报应哦!”

倪裳蓦然停下脚步,板起脸。想起刚才个警官诡异的笑,心里忽然有些明白。

小黄嘿嘿一笑,“头儿,当我没说哈!……我就是看不太惯他的作风嘛,虽然他是大老板。”

倪裳白他一眼,“不想要饭碗儿了?”

小黄嬉皮笑脸的,“跟着您,我害怕没饭碗儿吗?主任,你要是去别的地方,我也跳过去帮你开车。我和我妈说,你这样的老板,我从来没有遇到过,那是几辈子的福分才修来的。”

倪裳嗔道:“就你话多……对了,不是说抢钱吗?你刚才说他……怎么会打他那里?”,脸微微有些发红。

小黄做出个你了解的神色,嘿嘿的笑了两声,“谁知道呢?他说是抢钱,说不定是调戏了那个女孩儿被打了,顺便把他的钱抢走了?”他看过去,看见漂亮能干的上司突然抿紧了嘴唇,好像正思考一个很困难的问题。

※※※

张小薇拿起电话,“请问哪位?”

对面的人说:“小薇,是我。倪裳。”

张小薇点了下鼠标,有几分讶异的把目光从电脑屏幕上收回来,“是你呀,怎么想到给我打电话?”

倪裳说:“我想问你件事情。”

张小薇说:“你说。”

倪裳问:“我上次和你聊了些我工作上的小小的不愉快,你……是不是同他讲了?”

张小薇心里跳了一下,心思彻底的从面前的图表上收了回来,“啊?!……倪裳,是这样的,他问起,我大概的和讲过。嗯,我确实同他讲过。”

对面一阵沉默。

张小薇试探着问;“发生了什么吗?”

倪裳说:“他在公司?”

张小薇答道:“嗯,正在开会。”

倪裳要求道:“能帮我约个时间吗?我想和他谈谈。嗯,五分钟就行。”

带着几分关心,和几分忐忑,张小薇又问了一遍,“倪裳,发生什么事情了?”

倪裳说:“我今天要到青州来开个会,大概还有两个半小时就能到你们公司,我们见面再谈。”

※※※

江之寒第一个走出会议室,迎面就看到张小薇站在门厅处,表情很严肃。

他开玩笑道:“小薇,有什么指示?”

张小薇皱皱眉头,“能占用您几分钟时间?”

江之寒扬了扬眉毛,点了下头,示意她跟着自己走。

两人转过走廊,有几个员工停下来招呼江之寒。

张小薇待他们离开,停下脚步说:“倪裳在你办公室等你,想单独和你谈五分钟。”

江之寒问:“她从沪宁来的?”

张小薇点头。

她看过去,老板脸上一点儿惊讶的表情多没有。

他撇撇嘴,叹了口气,“唉……小薇,我认识的女生啊,都太聪明了些。这是幸事,也是不幸啊……”

张小薇压低了声音,“你……知道她大老远的来找你是为了什么?”

江之寒说:“大概能知道一二吧。”

张小薇眨了眨眼,“真的是你叫人干的?”

江之寒愕然转头,“干什么?”

张小薇咬了咬下唇,腹诽道,和演戏的人在一起呆久了,你的演技也越发精纯了。她摇摇头,“没什么……倪裳想单独和你谈谈,我就不过去了。你……”

江之寒微笑,“有何吩咐?”

张小薇说:“你……不要气她,她挺可怜的。”眼里忽然泛出一丝泪光。

江之寒愕然,一向冷静以致有些清冷的秘书,忽然露出极为感性的一面,让他有些不知所措。他愣在那里半晌,才轻轻拍了拍她的肩,转身走了。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