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长的一梦》_小鱼联盟 著
第六卷 被改变的历史
第645章 从此江郎成陌路【上】

看着梳妆镜里的自己,倪裳用手比了比头发的长度。她偏偏头,有些犹豫这次要不要把头发留长。长发让她感觉更年轻一些,但在心底的某处,她有些抗拒那样的年轻。

今天倪裳给公司请了假,用的借口是有私人事务。其实,这私人事务是她要去和DT公司的人谈一谈,进而考虑是否要接受他们的邀请,出任公司在国内的总代理。

往脸上画了很淡的一点妆,倪裳凑近了镜子,仔细检查了一遍,才站起身,推门出了卧室。

到了饭厅,倪建国已经坐在那里,面前摆着一杯清茶。看到女儿,他站起来,说:“早饭好了,快来吃吧。”

回国以后,倪裳便劝说父亲到沪宁来和她一起住。公司在沪宁帮她租的公寓非常的宽敞,住四五个人都没有问题。倪建国自从妻子去世以后,身体一直不太好。去年摔了腿以后,行动也不如以前利索。在倪裳苦劝之下,半年前总算办了个病退,回到家静养。

倪建国对倪裳说,还是在中州过的比较舒心,最近他爱上了养花养鸟,每天早晨都会拿着鸟笼去附近的公园转一转,空气好,心情也不错。在女儿一再邀请下,上个月他终于到了这里,准备小住两三个月。

倪裳住的这个小区,住户多是外国驻沪企业的员工,价格很贵,绿化也做的非常的好,和外面的世界差别挺大。倪建国来了以后,每天早晨都习惯出去沿着小区的一条小河沟散步,回来的时候顺便买好早点,等倪裳起床。

倪裳坐下来,喝了口豆浆,“爸,你要是闷的话,我给小黄说一声,下周带你出去转转。城外那个李庄,风景还不错,隔的也不远,可以当天来回。”

倪建国摇头拒绝,“小裳,公司的车,还是不要拿来给我用,传出去影响不好。”他一向是个小心谨慎的人。

倪裳嗔道:“那车本来就是配给我的嘛,你用用有什么关系,停在那里工资也是照付的。你别想那么多,小黄这个人不错的,话多一点,但挺能干。我们说定了啊。”

倪建国问:“昨天怎么回来这么晚?我坐在床上,都抗不住睡着了。”

倪裳说:“昨天有个应酬,完了以后我又回了趟公司,有些事情没处理完。你以后定时睡觉,可不同等我。”

可能跳槽的事情,她还没和父亲说起,怕他担心。当然,汤姆最近的一些做法,她更是只字未提。

倪建国说:“昨天下午接了个电话,是我以前中学时的一个老朋友。以前到我们家来过一次,就是那个李叔叔,你有印象没?”

倪裳想了想,“个子挺高戴眼镜那个?”

倪建国说:“对对对,就是他。”

倪裳问:“他在沪宁?”

倪建国说:“是啊,他儿子现在沪宁交通大学当副教授,所以把他和他老伴都接过来一起住。”

倪裳笑道:“那挺好的啊,有个老朋友,你有地方可以串串门,找人说说话,一天呆在家里也挺闷的。”

倪建国看着她,犹豫了一下。

倪裳很敏锐的察觉到,“怎么了?”

倪建国说:“是这样的……你知道,李叔叔一直都很喜欢你。他昨天提到,说他儿子……他儿子也还没有谈对象,想介绍你们认识认识。”

出乎他的意料,倪裳淡淡的笑了笑,“相亲啊?”

倪建国点点头。

倪裳沉吟了片刻,“爸,我这是这样想的啊。父母呢,总是看自己的孩子觉得是最好的,好像其他人都很难配得上。你说,要是见了面,一边觉得还可以,愿意交往一下,另一边说了不,这多多少少大家心里会有些疙瘩吧。”

倪建国有些失望,这算是婉拒了。倪裳眼看着过了二十五,直奔二十六去了,还没有正式的男朋友。倪建国隐隐的觉得,她那段被自己打散的恋情似乎还在困扰她,心里很有些担心。

倪裳笑笑说:“我觉得吧,就不要提什么相亲之类的话。你们不是老朋友了吗?什么时候大家有空,两家人一起出去吃个饭,不是挺好?这也算是世交嘛。老实说,这么年轻的副教授,也是青年才俊,我也想见见呢。”

倪建国张了张嘴,女儿一番话峰回路转,完全出乎他的意料。他心里不由叹了口气,倪裳比以前更加体贴孝顺,但她的心思,自己已经完全猜不到了。再回不到她中学的时候,每天放学回家,在沙发上叽叽喳喳的给自己讲学校的轶事心情的沉浮。对于每个极疼爱自己女儿的父亲,在心底深处何尝没有些遗憾,何尝不曾自私的想过,她最好永远也不要长大。

他说:“你最近加班太多了点吧,每天都是九点以后才回家。工作固然重要,身体也要注意。”

倪裳乖乖的点头,“嗯,我知道了,爸。”

倪建国看了看表,“今天起的特别晚些,到时间了,怎么也不见小黄打电话上来?”小黄便是倪裳的司机。

倪裳说:“我今天要出去办事,所以就没有叫他过来,自己打车就好了。”

倪建国哦了一声。

这时候,倪裳的手机铃声响起,她拿起来,听了半晌,脸色变了变,“怎么会这样?……嗯,你在哪里?……你不用来接我了,就在那里守着吧,我打车过来。大概需要多长时间?……好的,好的……你在一楼等我吧。”

挂了电话,匆匆的喝完最后一口豆浆,站起身来,“爸,公司有点儿急事,我要先走了。”

倪建国赶忙站起来,帮她从衣架上取下坤包,嘴里吩咐说:“不要急,要小心车。”

倪裳答应着,说:“你别担心我了……中午去下面的餐馆点几个好的,别舍不得。我这每个月的用餐补助,剩下的也都浪费掉了。”

摆摆手,一阵风似的出了门去。

倪建国走到阳台上,往下俯视,两三分钟后,倪裳出了大门,往小区外快步走去。一会儿的功夫,便消失在拐角处。

他在阳台上的藤椅上坐下,又叹了口气。曾几何时,他一心要把她培养成最出色的那个,让她去完成自己不曾完成的梦想。一晃多年,她年纪轻轻的,已经走到自己不曾到过的地方:著名大学的学生会主席,留美的硕士,大公司驻国内办事处的头,有自己的司机……

倪建国挠了挠头,心里忽然有些庆幸。他庆幸的是,终于他还是没有失去女儿。如果失去了她,他不知道自己是否还会有勇气活下去。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