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长的一梦》_小鱼联盟 著
第六卷 被改变的历史
第639章 似曾相识的一幕

汤姆偏头看了眼倪裳,略略有些吃惊。他在亚洲区呆了六七年,按他入乡随俗的理解,大凡这里二三十岁便执掌一个不小的公司的年轻人,不是官二代便是富二代。如今改革开放的年代还不够久,私有化的步伐也才刚开始,所以富二代的人数反而不如官二代。他暗中观察,香港冯家他自然是听说过的,而那个姓顾的年轻人神情里掩不住有几分倨傲,和他在京城认识的两三个公子哥儿很有几分神似,心里越发确定自己的判断。但他没想到的是,自己这个极聪明可爱的手下和他们貌似很熟的模样,难怪她在礼貌应酬之中总带着些淡淡的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气质。大概她也有些来头?汤姆心里疑惑着。

泰瑞普斯在国内的业务量虽然不大,在东南亚却是一方霸主。恰巧沙家在东南亚和他们有不小的合作,所以主人今天对他这位亚洲区总裁的接待很有些超规格。汤姆跟着沙先生去和DPA银行的两个高管打招呼,倪裳却留在这边和江之寒一伙人继续寒暄。

顾望山有那么点居心不良的很热情的替两位女士介绍,“穆欣小姐,听说过吗?”

倪裳微笑,“我一个朋友推荐我看王家大宅,穆小姐在那里面的扮相很漂亮。”

穆欣甜甜的一笑,“哎呀,没想到倪小姐这么忙的人,居然有时间看电视剧。”

倪裳飞快的瞥了江之寒一眼,“这几年,我还真的很少看电视连续剧,不过这是我一个很好的朋友特别推荐我看的……”

穆欣道:“我刚才听之寒说,他和你是一个中学的,还在感叹你们学校好厉害!”

倪裳淡淡的一笑,对这恭维不置可否,“嗯,小顾也是我们学校的。”她朝着顾望山点点头。

顾望山说:“我和之寒在我们中学都是没几个人搭理的角色。主席可不一样,登高一呼,应者云集。”

穆欣笑着看了顾望山一眼,笑容下面却掩不住有几分惊讶。顾望山这个人,几乎是很少当面恭维别人的那种家伙。

江之寒耸耸肩,“小顾你也别太谦虚,你登高一呼,下面答应的小女生还是有那么五六个的。”

顾望山坏坏的笑,“我觉得吧,质量比数量更重要。”

江之寒瞪了他一眼。那一边,倪裳仿佛根本没听到他们俩的对话,已经拉着张小薇的手,和她说起悄悄话来。江之寒眼角的余光注意着她们俩,看到有那么一个瞬间,两人的目光一起投在那汤姆的后脑勺上。张小薇皱了皱眉头,带着些不快好像在急促的说些什么。倪裳回她一个微笑,握了握她的手,好像是让她放宽心。

音乐声重新响起,江之寒一回头,那个瓜子脸的白衣红裙的小姑娘,半闭着眼,似乎又重新沉浸到她的琴声之中。他转过头,几步之外的倪裳,带着礼节的但同样能让人感到很舒心的微笑,正和冯承恩愉快的交谈着。有几句话飘进耳朵里,好像说的是最近油价和金价的波动。

那个大峡谷的夜晚,忽然感觉宛如前生,是那么的遥远。而近在咫尺的女孩儿,容颜依旧,却多出了几分陌生的感觉。

※※※

不知不觉的,江之寒端着酒杯,自饮自酌,多喝了两杯。带着三分酒意,他去洗手间痛快了一下,便出了侧门,到外面吹吹风。晚春的风是温暖的,但并不灼热,让人感觉很舒服。尤其是刚喝过酒,有种要飘起来的感觉。

江之寒半眯起眼,出了外面的院子。旁边有个小凉亭,他走过去,靠在一根柱子上,享受这明月下的清风。忽然有阵脚步声,夹杂着话声,打破了这静谧的享受。那脚步声越来越近,一会儿的功夫便出了侧门,到了亭子前面的空地。走在前面的少女背着个大大的琴盒,正是刚才演奏的女孩儿。她披着件灰色的外套,头发也披散开,像瀑布一样垂落在肩上。

和她几乎并排走着的,有两个年轻男子。头发梳的光亮,穿着件格子衬衫的那位,似乎带着些怒气,“我说,程小姐,不会这么不给面子吧。”

拉小提琴的女孩儿一边走着,一边挤出个微笑,“我真的晚上还有一节课,没有时间呢。”

格子衬衫呵呵笑道:“什么课这么重要?”

女孩儿停下脚步,很认真的回答他,“是葛教授的艺术史。”

格子衬衫说:“那个东西,学来有何用?今天请你来拉琴,是多少钱?我们老总给你加倍,你看如何?”

女孩儿摇头,“谢谢,但我真的没有时间。”

“喂,你有没有搞错……”,另一个粗壮的一直没有开口的男子说,“你拉琴不就是挣钱吗?要多少,开个价,你打听打听,我们家老总是谁,就算今天的主人也不会开口拒绝!”

柱子后面斜倚着的江之寒伸手摸了摸下巴,心里想,不是吧,这台词儿和戏里面一模一样。

有一声轻轻的惊呼,江之寒抬眼看去,那个女孩儿被挡住了去路,正彷徨的四处搜索,好像是要找一个路人来壮胆一样。忽然间,那带些惊慌的眼神,让江之寒感到那么熟悉。曾几何时,也有一个女生惊慌的后退,正坐在自己身边。

在某个时刻,有一个场景在你眼前展现。你看着它,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仿佛在过去的某时某地你曾遇到,抑或是在你依稀还有记忆的前生。

江之寒靠在柱子的后面,那熟悉的感觉扑面而来,躲也躲不开。

拉小提琴的女孩儿站在那里,语音里已经带着丝恳求,“我真的是有课……我们学校规矩很严格的……对不起,我要赶时间呢。”

粗壮的男人开口道:“拜托,出来不就是找钱吃饭吗?别推推脱脱的,说好今晚就是今晚了,不会亏待你的。”伸手抓住了她的琴盒。

有人轻笑了一声,“我说,介绍你们俩去电视剧跑个龙套如何?报酬不错的,我看你们演的很自然唉,不用上妆就可以即插即用……”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