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长的一梦》_小鱼联盟 著
第六卷 被改变的历史
第637章 那一夜的烟花

天色慢慢的暗下来,天边那一抹彩霞,渐渐的淡去。湖边吹来的风,已有些微微的凉意。

不知道什么时候,前面草坪的空地处已经搭起六个白色的临时帐篷。有几个孩子在数数,一,二,三。话音刚落,一串跨过头顶的彩灯,合着此处原本有的两盏巨大的照明灯,瞬间亮起,把那绿色的草坪,白色的帐篷照的宛如童话世界一般。震天响的,是孩子们的一片欢呼。

帐篷里的长桌上,摆着各式各样的食物。没有太多奢侈的东西,但蔬菜鱼肉,小吃主餐,种类繁多。小孩子们最爱的甜点和冰淇淋,更是满满的摆了一整桌。

林墨端着一次性的盘子,不等她动手,已经有好多小孩儿帮她取来各式各样的食物。她忙着说话,来不及吃多少,身前桌子上的盘子却是越来越多。她指着身边的小家伙,命令他们,“快拿去吃了,不准浪费!”

来青州之前,大家并不知道有今天的欢聚和庆祝。所以,小孩子们没有带来任何的礼物,但他们带来了自己。

晚餐还在进行的时候,文娱表演就开始了,是完全自发的。

有人表演的是方言的谐剧,有人朗诵诗歌,有跳舞的,自然也有献歌的。中间有个小女孩儿,唱一曲卖花姑娘,声音清澈如天籁一般。一曲唱罢,林墨忍不住站起来大声喝彩。

在一个偏僻的角落里,江之寒席地坐着,手里拿着一盘吃的。

方虹坐在他身边,正赞叹道:“这么小,居然声音控制的如此之好!”

江之寒告诉她,“林墨常去的一个乡,里面有好多少数民族混居,有唱歌跳舞的传统。不管再穷再累,欢庆的日子歌舞一定是少不了的,平时劳作的时候也常常歌声一片呢。”

他感叹道:“哪里都不缺少天赋……他们缺的,不过是一点阳光,一点土壤,和一条畅通的大路而已。”

方虹嗯了一声,目光投向远方,看着那灯火最亮处神采飞扬的林墨,心里忽然有好多感慨,和一丝羡慕。

她忽然开口道:“这样的庆祝也好,不像昨晚,墨墨一整夜的担心有人向她表白,弄的大家都尴尬下不了台。”

江之寒哦了一声,“班长?”

方虹转过头,眼神亮晶晶的看着他。

江之寒耸耸肩,“你太小看她了。从高二开始,兴许更早,就有人在生日当晚向她表白。她应对的滴水不漏呢!”

方虹说:“可是……四年大学都快读完了,她还没有找过男朋友呢!”

江之寒抿抿嘴,“她终会找到的……”

方虹问:“要很久吗?”

江之寒摇头,“我不知道……小墨……她的眼光也许稍微高了一点,但宁缺毋滥嘛,我觉得也没什么错。我一贯相信,妹妹要富养。这样呢,她不会迷失在物质追求中,能去找和她精神上有共鸣能共度一生的人。同时让她眼界宽广一些,她便不会被骗子男人几句甜言蜜语便哄了去。但这也是有副作用的,也许看人的眼光会挑剔一些。但我相信,她一旦看准了,找到了,那一定是一个很优秀的,能让她一生幸福的人。”

方虹饶有深意的问:“那如果她终于找到了,那人却不喜欢她呢?”

江之寒深深的看了她一眼,“那……是缘分。你知道吗?在我认识的女孩子里面,小墨有一个很大的优点。她是个很豁达的,不会钻牛角尖的人。她会继续往前走,前面一定有命中在等她的人。我坚信这一点。”

谈话声中,忽然灯光灭了。然后,一片烛光亮了起来。

小孩子们,还有他们的老师,每个人手里都捧着一截粗粗的蜡烛,江之寒和方虹从身边的人手里也接过属于他们的。

不知道是谁起了个头,大家整齐划一的唱起来:

祝你生日快乐,

祝你生日快乐,

歌声嘹亮又温柔,回荡在宽旷的公园空地之间。星光下的烛光,此刻分外温暖。

砰的一声巨响,有几枚烟花绽放在天空中,依稀间有几个笑脸,还有一个大大的22的数字。

生日快乐!仰头看烟花的小家伙们齐声高叫,里面有好多欢快和喜悦。

※※※

深夜的街道,寂静无声。

江之寒熄了灯,出了车门,飞快的转到另一边,殷勤的打开车门,“寿星,请下车!”他微笑。

把孩子们送回旅馆,把方虹送回学校,再开车回袁媛家的老屋,这时候已是午夜时分。

林墨抿抿嘴,下了车。

踢着脚,鞋底擦在地上,林墨噼噼啪啪的往前走。曾几何时,这个小动作是远在中州的母亲和近在身边的“哥哥”最常数落她的事情,但也许是她为数不多的八年后还在那里的东西。

江之寒清了清喉咙,“小墨,要随时注意形象!”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他不再直呼她林墨,而是开始叫她小墨。是从回国开始的吧?林墨在心里搜索回忆。

停下脚步,她抬头认真的说:“谢谢,我今天很开心。”非常的礼貌。

江之寒微笑,“不用谢……嗯,应该我谢谢你,这么多年坚持去那里帮助他们。”

林墨看着他,“不是也锻炼了我吗?”

江之寒道:“那也是,所以今天是你应该收获的,这么多年的劳动。”

女孩儿深深的注视,“所以,只要坚持,总会收获的,是吗?”

江之寒垂下眼,轻声回答:“坚持对的,不要坚持错的。”

林墨忽然一笑,转身继续往前走。

走到院门前,她拿出钥匙开了锁,扭头问他:“要进来坐坐吗?”

江之寒摇头,“你也累了。我还得回一趟公司,有一个东西还等着赶完。你小薇姐成天像个催命鬼一样!”

林墨展颜一笑,露出整齐的贝齿,“那好,你开车要小心些。”

江之寒点头。

正欲转身,女孩儿忽然说:“今晚的一切我都很喜欢,吃的,帐篷,彩灯,孩子们,表演,一切……虽然略有些奢侈,但我很喜欢,除了一样。”

江之寒凝神注目。

林墨淡淡的说:“我不喜欢那烟火。”

看着男子疑惑的目光,她说:“那让我有奇怪的联想。总之,我不喜欢。”她转身走入院子。远远的,江之寒似乎听到她的轻语,“我……可不愿做那郭襄。”

夜凉如水,江之寒怔在那里,一时呆了。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