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长的一梦》_小鱼联盟 著
第六卷 被改变的历史
第636章 那一回的惊喜

日出江花红胜火,春来江水绿如蓝,青州的春天是它一年最美丽温柔的季节。风是暖的,柳是柔的,草是绿的,花是无处不在,欢快欣然的。

沿湖的马路上,两个骑车的美少女为这湖光春景又添了三分亮色。方虹红色的毛衣配同色的短靴,像火烧云一般奔放醒目,林墨却是一身黑白搭配的衣装,端庄里掩不住青春的活力。她们俩骑着车,从青大校园一路向西,绕过翠湖的一角,来赴江之寒的邀请,到龙湾公园来看郁金香。

昨晚的情形忽然在方虹脑海里重现,江之寒拉着她走到包厢门口,松开手,忽然想起什么似的说,对了,明天请你和小墨去龙湾公园看郁金香,帮我带个话,务必赏光哦!他看了眼手机的来电显示,挥挥手,不好意思,有点急事,我得先走了。

看郁金香?这更像是班级组织的春游活动哦,方虹站在门口,心里这么想。但她当然还是把话带到了,林墨听了,只是淡淡的说,好啊。

骑车行在湖边的路上,春风像情人的手,轻轻柔柔的抚着面颊。放眼望去,桃花柳树,在远处的湖水里有着水墨山水般的倒影。没有风,那倒影静静的,宛如一个娴静的淑女。

这一刻,方虹忘记了那些俗事,以及为好友的那一点点忧心。沉浸在春风春色里,她只是简单的欢快着。

青春便如这春天,稍纵即逝,又何必吁前叹后,还不如尽情享受。

※※※

周六的龙湾公园,人头攒动,煞是热闹。几处最大的展区,里三层外三层,看的不知道是花还是人。

林墨和方虹捡了条清净的小路,在垂下的柳条中一路前行。

方虹说:“打个电话问问?”

林墨嗯了一声。两分钟后,她放下手机,说:“东北角有个园中园,你知道吗?”

方虹摇头。

林墨抬头看了看太阳的方向,一指前边向左的小路,“应该是那个方向了。”

两个人在青苔蔓生的碎石路上蜿蜒向左,慢慢走入树林深处。出了那片林子,前面豁然一亮。

方虹抬头一指前方白色圆形石门上的草书,园中园,“到了……”

走到近前,却见地上放着一个小牌子,“游客止步。”

林墨正拿出手机,里面走出来一个笑容满面的中年妇女,“是林小姐吗?”

林墨略微愣了愣,“嗯,我是林墨。”

那人招呼道:“就等你了,快请进吧……”

※※※

这处地方,似乎是走的苏城园林的风格路子。当前一个影壁,绕过去,沿着条蜿蜒的小径,四周木雕的窗格上,放着些精致的盆景。

拐过七道八弯,迎面出现一丛郁金香,比外面的似乎更为绚烂。她静静的绽放在这里,少的是观赏的人潮。

两人驻足观赏了半晌。方虹叹道:“这好像才是赏花的氛围。”

林墨扁嘴一笑,并不作评论。

过了这处花圃,再往前走,是一个长廊,里面错落有致,摆满了各式盆景,好像正在进行一个展览。细细看去,小桥流水,花树人家,都浓缩在方寸之间。

林墨对盆景很是喜欢,慢下脚步,一个个仔细看过来。忽然间,有人在后面招呼她。

林墨一回头,那人开心的叫起来,“林老师,你在这里!”

方虹诧异的看过来,却见林墨脸上瞬间绽放出开心的笑容,“哎呀……你是……乐乐。一年多不见,你长好高了!”

乐乐说:“林老师也越来越漂亮了!”

林墨板起脸,“就这个还没变,还是班上最贫嘴的一个吧。”她给方虹解释,“我在夏合乡带过的学生。”转过头来问乐乐,“你怎么会在这里?”

乐乐回答道:“这是我们今年组织的春游,除了毕业班的,学校从各个年级挑出来十个人,我是因为优秀学生干部入选的,呵呵。”

方虹很有兴趣的探过头来,“乐乐几年级?”

乐乐很自豪的说:“我初一……哦,林老师,前面的花开的好好哦,好多人在那里。”

跟着他,二女穿过这个长廊,走到一片开阔处。

“哎呀,是林老师……”

“墨墨姐姐!”

有几个小女孩儿叫起来。很快的,便围上来一群小家伙。林墨显然和她们中的每个人都很熟,弯下腰一个一个叫出名字,脸上全是惊喜的笑容。

※※※

方虹坐在石阶上,远远的看着林墨在一群小孩儿中间。她有模有样,确有一副老师的样子。

她想起林墨的倾诉,心里说,这就是他带她进入的世界,也许有些忧愁,但不也有很多收获?从高二开始,这六年的寒暑假林墨每年至少都有一个月在偏僻的乡村,和这样的小家伙们厮混在一起,给他们讲课,陪他们聊天,坐在昏暗的油灯下思索怎样用好每一分钱。那么近距离的接触到贫困,接触到善良,也接触到温情和希望,她在那些看起来挺苦的日子反思人生,这几年真的变得越来越朴素,心底深处的柔软也似乎越来越多。

在今天这个生日,那么多年努力的果实,似乎一下子全部都展现在眼前。这样的快乐,岂是任何礼物可以比拟的?

方虹恨恨的想,我让你当好哥哥,可不是让你苦心安排这么大的场面,你这不是要让她越陷越深吗?她转念想来,这和自己又哪有丝毫关系。在她堵住江之寒的时候,这个计划早就开始实施。把五六十个不同希望小学和希望中学的小孩儿从千里之外接过来,组织起来聚到这龙湾公园,可也不是一件轻松的差事。

她忍不住冲口而出,“唉,有钱就是好!”

有人答她:“有钱……也买不来这个啊!”

转过头,江之寒笑着蹲下身,和她并肩坐在石阶上。

他指指那群小孩儿,“你看,他们的学校,教具,甚至老师的工资都是我出的。可是,他们不会和我像和她那样亲,不是吗?钱,终究是买不到感情,买不回朝夕相处的情谊的。”

方虹看着前方,“这……就是你的生日礼物?”

江之寒温言道:“你错了,这是她给自己的生日礼物,她应该收获的东西。”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