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长的一梦》_小鱼联盟 著
第六卷 被改变的历史
第635章 那一年的生日

卡拉Ok包厢里,除了电视的亮光,就只有壁上淡淡的红灯洒下来的一些色斑。今天租这个豪华的VIP包厢,足可以坐下三十几号人。

沙发的一角,方虹嘴里熟练的嚼着绿茶瓜子,眼角的余光扫过,不远的地方江之寒正和林墨最忠诚的追求者,她们的班长碰着酒瓶,往肚子里像灌水一样灌啤酒。在他们俩面前,空酒瓶已经摆了八九个。

方虹微微皱了皱眉头,今晚她一直警惕着,生恐班长当着所有人的面求爱,最后落个大家都不开心的结局,毁了这生日的庆祝。晚饭结束,方虹稍稍的松了口气。但唱歌开始以后,江之寒终于出现了,和林墨打了个招呼便坐下来自顾喝起酒来。很快的,班长加入了他,两个很有点酒逢知己千杯少的味道,可劲儿的喝起来。方虹不是很放心,酒醉后的班长,是否会做出些不寻常的举动。老实说,她对这个男生还是挺看重的,除了不想好朋友尴尬,也不愿看到他难堪的下场。

今天晚上,方虹和林墨合唱了一首《姐妹》以后,便坐下来自个儿吃零食,对当麦霸毫无兴趣。林墨看不出来和平常有什么不同,嘻嘻哈哈的和朋友们说笑着,时不时的和不同的人合唱一首歌,引来一阵掌声。

自从在袁媛的老屋林墨和她倾心交谈以后,方虹觉得两个人更近了些,真有了点姐妹的感觉。看到江之寒起身出去上洗手间,方虹等了两分钟,也站了起来,推门走了出去。

※※※

江之寒推开洗手间的门走出来,拐个弯,便看到一身牛仔装的方虹斜靠着墙壁站在那里。

他往前走了两步,停下来,看一眼她,嘴角勾出个笑,“刚才有个小子,爬厕所窗户跑了,是不是你要堵的家伙?”

方虹白了他一眼。

江之寒努努嘴,“不回去?”

方虹开口道:“江之寒……”

江之寒微笑着看她。

方虹有些突兀的说:“你……怎么还不结婚啊?”

江之寒眨了眨眼,没有说话。

方虹盯着他看了半晌,忽然叹了口气。

江之寒微微摇头,“别叹气了……长的又漂亮,人又聪明,工作找的又好,你再叹气别人不要活了。”很亲昵的抓住她的左手腕,带着她往包间里走。

方虹轻轻挣了一下,“我说,你是真傻还是装傻?”

江之寒停下步子,转头看着她。

方虹胸口起伏着,最后却像是泄了气一般。她说:“做个好哥哥,总会吧!”

江之寒看过去,女孩儿的眼里有几分倔强,几分不甘,几分愤怒,和一点点悲伤。那一瞬间,他也不由得心软了一下。下一刻,他拉着她的手腕,话也不说的往回走。出奇的,女孩儿很顺从,乖乖的跟着他的步子。

※※※

江之寒双手交叉,放在膝盖前面。他对面坐着的,是江吴集团的两员大将:首席执行官王永刚,首席运营官冯一眉。

“老王,现在我们的情况你很清楚,房地产这一块儿单独分离出去,外贸这一块儿慢慢的都整合到羊城集团去,放手让他们去管。机械和出口加工这一摊子,就依你说的,让洪波去打理。剩下的投资部门,我会亲自找人协助着看这一摊子。细河区那个开发规划,我们大概要占三成多的股份,干的活儿更要是主力。这个综合开发的资金和规模都是我们做过的最大的。既然冯承恩和顾望山他们做了那么多前期的工作,我相信一定是能把地拿下来的,所以前期的准备工作要有紧迫感。我是这么打算的,把一眉抽调过去专门负责这一块儿,你们俩觉得如何?”

王永刚说:“我没有意见。一眉以前在汉港干过,这方面正好很拿手。”

冯一眉笑道:“这么大的摊子,我一个人可不成。”

江之寒说:“任你点将,这个规划是我们现在优先级排第二的项目。”他顿了顿,说:“这优先级排第一的项目,就只能老王你亲自来主导了。”

王永刚道:“我上周和负责的况副校长长谈过一次,高科技园区的启动也需要营造声势。虽然严格来说,这个高科技园区应该是依附青大建立的,要开发利用的青大的人才优势和创新优势,然后才是把这个影响力辐射开去,吸引全国甚至外国的技术和人才。但这个现实是,我们的起点很低,和当年硅谷最初依附斯坦福发展起来的情况又有很大的差别。而且领导们也等不起,既然这个方案被批下来,那么一开始就得拿出点成绩来。所以呀,他最近也到处跑,总算落实了一批新加坡,台湾,和德国的高科技企业进驻。园区最能吸引他们的,是优惠的税收政策,而且青州的地理位置基础设施也相当不错。从这个角度讲,我们要进驻,他们也是求之不得的,这是互惠互利的好事情。我现在正督促着办理相关的申请文件,目标很清楚,我们在青州所有的业务都争取能符合条件,进驻进去。另外,你提出的那个技术孵蛋公司的概念,我们也已经在着手落实。”

江之寒点头道:“能进驻当然是好事,这是合法避税嘛,不是宣称前三年零税率吗?这样的好事情,不要白不要。避税呢,这是显而易见的好处,是伸手就可以得的。但长远来看,我对这个依附青大资源的高科技园区还是看好的。青大据说明年要搞一次合并,把青州几所大学都并进来,规模至少要扩大一倍到两倍。据我的亲身体会,在工程和其它一些领域,青大在国内确实有人才储备和技术优势,但这样的储备和优势现在基本上完全被浪费掉。国内很多企业还处于价格竞争的初级阶段,规模大的国企很多缺乏效率,更加灵活的私人企业缺乏规模和资金,具有远见的企业主也并不多见,所以高校和企业合作的具有实用前景的开发项目,总体上来看是零碎的,没有系统性的,一锤子买卖的。很多教授和老师有技术甚至有产品开发的点子,但找不到合作伙伴。对于做企业来说,四个基本的要素,技术,人才,资金,和市场,这里至少有两样摆在那里供我们使用。我们可以提供管理的框架,启动的资金,和对市场的判断。最开始的时候,我是这么考虑的,我们甄选了五个项目,一个是计算机系的,两个是微电子系,一个力学系,还有一个是机械系的。前期的市场可行性分析已经完成,准备注入的资金也已经到位。总的来说,开发的技术难度不大,周期也比较短。那么,我们注入资金,在共同持用的公司里占有股份。同时,我们要提供一定的市场推销人员,开始实施营销计划。我希望呢,这五个项目能开个好头,把头炮打响。有了这么一个好的开始的效应,我相信对大家这个观念会更有信心,以后的路子也会好走很多。”

王永刚说:“我现在最大的一个难题呢,就是我们对这类高科技项目的市场判断和市场营销,以及组织形式也不是很在行。我最近在找人面试几个高级管理人才,是这方面的,希望能找到一两个可以真正领军的人。到时候你要有空,也过来见一下这些人。”

江之寒点头道:“在初始阶段,这个事情在我们整个业务里占的比重会很小。但我相信这是一个大的发展趋势。五年后,或者十年后回头看,这也许是我们部分转型的一个开始。老王,就像我上次和你谈过的一样,我现在还是觉得公司的业务太杂。对于有些业务,我准备进一步的剥离出去,我们只作为控股方存在,甚至干脆就转卖掉。而同时呢,我们应该把资源集中起来,投到我们重点的战略方向上去。”

王永刚笑道:“要说业务方向多,中州实业现在已经超越我们了。”

江之寒也笑起来,“那倒是……不过江吴和中州实业的情况不太一样。说句老实话,中州实业就是一地头蛇,主要靠的是各种关系找业务,所以整个方向是跟着关系的延展而进行的,并不全由我们来主导。有时候,有些业务还有政治需要。江吴不一样,我想要打造的是一个具有创造性,具有独立性的,真正意义上市场驱动的一个新型私营企业集团。而青州,绝对比中州更具备这样的土壤,以及支持它的人才和市场。我坚信这一点。”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