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长的一梦》_小鱼联盟 著
第六卷 被改变的历史
第634章 别无选择【下】

林墨住出来以后,方虹常来串门,才发现她的衣橱里有很多顶级的时装。问她为什么几乎从来不穿,林墨说,学校里穿这个去教室不太搭配吧。我偶尔周末见朋友的时候也穿的,这些多是一个姐姐送的礼物,放在这里闲置着也是浪费,你要是看上哪件尽管拿去,也算是替我做了件好事。

大二开始,林墨在管理系申请了一个第二学位。方虹问她为什么选择管理系,她说,因为家里开着小店,自己多少要补充一下相关的知识,兴许能有些帮助。

大三的时候,方虹短暂的谈了个男朋友,不久以后发现对方居然劈腿,还跟前女友藕断丝连,于是便干干脆脆的断了,心里的骄傲多少受到些挫折。那些日子,两个人时常去翠湖,在湖边的石椅上,用一副耳机听一首歌。

但今天,应该是第一次,方虹很直接的,很突兀的,很单刀直入的问起最好的朋友的恋情,问起她心中也许是最深处的秘密。

※※※

“那应该是我听到的第一次当面的委婉的表白了……然后,不知道从哪里钻出来,他站在那里,诡异的笑着说,这是我一年来听过的最好的表白了。你不知道,那副样子,有多讨厌!我那时候想,哼,姐姐怎么会喜欢上他呢?然后,我们一起走过农贸市场,走过他开的第一家书店,他事业开始的地方,他转过头,很专注的对我说,如果有什么事,来告诉我,我会尽我所能,帮你做到的。他说,不知道为什么,第一次见面,就好像认识了很久,也许是在梦中见过吧……”

方虹嘻嘻一笑,“这么老土啊!他真这么说?”

林墨点点头,“我初一的时候,被选去参加学生干部的夏令营。那时候,我胆子还挺小的,又是里面年龄最小的一个,所以觉得特别孤单。然后呢,姐姐就走过来,笑着问我,我是倪裳,你叫什么名字啊?那种感觉,就好像我们认识很久了一样。夏令营那两个星期,我像个跟屁虫一样,有机会就跟在她身后。她从小就是那种光彩照人的女孩儿,老师们都喜欢她喜欢的不得了,高中的男生都爱围着她转。可她不是那种骄傲的女生,是很亲切很真诚那种的。所以呢,当我在学生会听到有人说,她和一个男生在谈恋爱,我心里好奇极了,不知道什么样的男孩子才配得上她。再后来,我又听说,他们恋爱被老师家长发现了,那个男生说,不关她的事,你们有意见,我转学好了,一个人从我们市里面这所重点高中转去了一所很差很糟糕的学校。我那时候心里想,以前看了那么多言情小说,原来这样的恋情这样的人在现实里也真是会有的啊……”

方虹坐在她身边,静静的听她的倾诉。

林墨说:“他上大学前的那个暑假,我们坐在他和姐姐以前最喜欢的一个小餐馆里,遥望着大江。我那时候在心里祈祷说,让他们回到一起去吧,从此过上幸福的生活,就像那么多书里的结局一般。要知道,我从不曾那么虔诚的替另外两个人那么祈祷过。可是呢,一个学期过去了,他带着个漂亮的不像话的女孩儿出现在我面前,介绍说,这是吴茵姐姐,我的女朋友。”

方虹问:“他们分开,是因为早恋吧?那上了大学,家长应该不那么反对了吧?”

林墨说:“他们之间,一定有什么事情。不过我从没有问过。如果想说,他们应该会说给我听的,不过不管是姐姐还是他,从没有说过一个字。这是他们之间的秘密,我纵然想知道,也没法开口去问。谁知道那后面,隐藏着什么样的伤疤?”

方虹追问道:“那他和吴茵分手,又是因为什么呢?”

林墨摇头说:“我不知道。最开始,是因为文老师的事情,他们有些争执。我以为,没什么大不了的。没想到,期末刚考完他们便分手了,我跑去质问他,他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模样,我气的疯了,便转身离开,心里又觉得自己挺好笑的。无论如何,也轮不到我来管这样的事情。”

叹了口气,林墨说:“他带着我,去认识他的朋友,他的女友和前女友,嘿,这是我妹妹,一定要多关照哦。于是呢,大家都对我好的很。你看见那一柜子时装了吧,那都是思宜姐每年夏季一次冬季一次给我打包寄来的,从香港甚至巴黎买回来的最新款。思宜姐呢,我后来才知道,是他的第二个女朋友。他离开七中以后,那一年我常和凝萃姐在一起,那是他的红颜知己。到了青大呢,在这里认识了文老师,欧阳,还有袁媛姐,都是他大学最好的朋友。寒暑假总是要去乡下支教,那个基金是他发起的,现在负责的卓雪姐姐也是顶顶优秀的一个人,他最好的朋友之一。我考上大学了,或是生日到了,他的那帮朋友们,红颜们,女友前女友们,一股脑的送来好多礼物。你在这屋里随便转转,到处都是他们送的东西。”

“方虹,”林墨看着她,柔声说:“这就是我的生活。我环目四顾,哪怕他在千里之外,大洋彼岸,我似乎还生活在他的世界他的圈子里,你知道吗?”

倾诉一旦开始,便如同那漫过堤坝的水,再也阻不住。林墨说:“乍看起来,我似乎也有我自己的朋友,我的圈子,我的生活。我在青大,进进出出,认识的人着实不少。可除了你,除了极少数的一两个人,他们不过都是过客。我也许太早进入了他的那个圈子,认识了太多成熟的哥哥姐姐,周围的人看过去都觉得天真幼稚,而自己好像心理年龄很老了一样。”

她说:“那年过生,我第一次在大学里过生,他送给我一个信封。寝室里的人缠着我要看里面是什么,我坚决的没有答应。其实呢,是他把我爸爸那个连锁店剩余的股份都无偿转给了我。他写了封信,里面说,当年帮你父亲,小半是商业决定,大半是想要成全我的心愿。所以,把剩下的股份都转给我,让那个店真正成为我们家的店。他又说,你长大了,应该去自由翱翔。虽然我很不舍,但我还是会离你更远些,看着你去飞出自己的天空。”

林墨吸了吸鼻子,“可是……我回头看去,我的世界里一直就只有他一个男生。你说,我又能怎么办?”

方虹伸出手,揽住林墨的肩,“那……你没有想过要和他说吗?”

林墨轻轻的摇头,“他的恋情,我一段一段看过来,从甜蜜到分手。我看着她们,谁能比得上姐姐的风度魅力,和他的青梅竹马,谁又能比得上思宜姐的能干细致,生活中事业上都可以是好帮手,又有谁能比得上吴茵姐的漂亮温柔,几乎是千依百顺,还能独挡一面。可是呢,她们的结局,都逃不过一个分手。你知道,方虹,我看着她们,觉得自己就是只丑小鸭。我问自己,如果她们都做不到的,我凭什么有信心自己能做到?即使说了,即使有那么万分之一的可能我们开始了,等待着我的这个结局,我真的想要吗?……我和姐姐在眉山上闲聊的时候,我和思宜姐在香港逛街的时候,我和吴茵姐在她老家的屋里促膝夜谈的时候,我也委婉的问起过他们之间的往事和分手,她们或是一带而过,或是转开话题,但我能感觉到,那种无奈和痛楚还在那里。即使是他后来交过的瑞典金发女朋友,我也曾和她一起游过高原之城。她去年给我写来Email,上面说,我去哥伦比亚了,凯瑟琳。他甚至没有礼貌的挽留一声,对此我有着深深的挫折感。如果人生是一出戏,他的戏里有太多的波折冲突,而我就像最忠实的观众,从头到尾一一看过来,最开始是替他们惋惜,到了后来……唉,却莫名的替自己惋惜起来。那简直就是不可能实现的任务——要一直一直留住他的心!”

方虹沉默了好半晌,开口道:“我知道,这样说好像有些站着说话不腰疼。但……如果是那样的话,总要解脱出来啊!”

林墨说:“是啊,我那时候设想的,就是等他结婚,快快的早早的结婚。我可是个很传统的人。不管心里还偶尔念想着什么,只有有一天他结婚了,我便可以安下心来永远做好一个妹妹的本份。有那么一段时间,我以为他和吴茵姐的婚礼就近在眼前了。可他……”

方虹开玩笑的安慰她,“可他,现在都堕落到和戏子一起混的地步了,不值得你一天想着他了,不是吗?”

林墨闭上眼,近乎呢喃的说:“是啊,不值得了……”

好半天,她睁开眼,凝视着方虹,“我原以为我是个理智强于感情的人。可惜……我好像错了!”

方虹问:“怎么办呢?一直等下去么?等到他结婚,或是哪一天想通了来找你表白?”

林墨摇摇头,自嘲的笑笑,“是啊,我只有等。我知道这是最傻的办法,但除此之外,我并没有别的选择。”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