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长的一梦》_小鱼联盟 著
第六卷 被改变的历史
第632章 我们这个时代【下】

顾望山瞥他一眼,“你就直说吧,我保准他会很高兴的帮助你的。”

江之寒呵呵一笑,“助人为乐啊?没错,我最爱干的就是助人为乐了,快说来听听。”

冯承恩问:“师韵你知道吧?”

江之寒摇头。

冯承恩很吃惊的,“就是在那个江南烟雨里演二丫头的那个。”

江之寒摇头,“没看过。”

冯承恩说:“啧啧啧,真没法说你了!……这个女孩儿吧,不仅漂亮,而且特别有气质,演技也是扎扎实实的。”

江之寒挥手打断他,“唉,先说好,我可不替你当那啥。再说了,俺们也不认识她。”

冯承恩不悦道:“你也太小瞧我了,我是这么没品的人么?是这样的,之寒,我听小顾说,有个那个最近开拍的古装剧,不是你投资了400万吗?”

江之寒说:“那个不关我事。小顾的朋友方大公子上次帮我们个大忙,这400万本是该付给他的Commission。他死活不要,说想拍个电视连续剧玩玩,所以我就投了点钱进去。但那电视剧和我无关,我只管把钱给他打过去,剩下的赚不赚钱,怎么制作,怎么宣传,赚多少钱,我一概不知,一概不管。”看着顾望山,他笑着说:“我说,这个洗钱的路子还不错,呵呵,我很受启发。”

冯承恩说:“我不瞒你,因为晓云老和我吹枕边风,我被她烦的不行,就把事情帮她给办了。最近那个才开拍的警察时装剧,女一号本来是定的师韵的,结果硬是给她了。上个星期,师韵不知道怎么知道是我委托办的事,来找到我。出乎我的意料,她也没有耍泼,只是说了说她的情况。这个剧,她拿了剧本小半年,已经做了很多的准备,最后时刻被拿下,心里很有些不是滋味。我琢磨着吧,这事儿办的是不太厚道。你知道,晓云和师韵是同一届一个班出来的,好像一直想和她比个高下。上次那个江南烟雨,晓云的戏还多些,可结果还是师韵出了大名。”

江之寒冷笑道:“办的不厚道?你现在良心大大的好啊。”

冯承恩说:“所以找你打个商量,在你那个剧帮她安排个角色补偿补偿?”

江之寒扁扁嘴,“女一号?”

冯承恩笑道:“那当然好。”

江之寒朝着顾望山摇摇头,对冯承恩说:“我打个电话帮你问问吧。如果还没有安排……嗯,不如这样,你给我打200万过来,不管有没有安排,我都替你办好了。”

冯承恩不屑道:“别呀,怎么搞的像个土财主一样?你现在还缺这两百万?”

江之寒说:“如果是你的事儿,谈钱就俗了,是吧?不过是这样的事情,我觉得还是明码标价比较好。那个女子这么聪明,什么时候说不定来找到我,问我是怎么回事儿,我也好直接告诉他,冯大公子出了两百万替你安排的。不过他只是纯粹的欣赏你,没有别的心思,你既不用陪吃饭,也不用陪上床。啧啧,两百万买美人一笑,传出去也是佳话一段啊!你要是早生一千年,这也可以写进野史里面去了。”

冯承恩看着顾望山,“他怎么回事?夹枪带棒的……”

顾望山微笑道:“Andrew,你要知道,有些人经过特别轰轰烈烈的罗曼蒂克以后,会有很强的逆反心理。”

冯承恩作恍然大悟状,“这样啊!可怜见的,那我就不和他一般见识了。”

他喝了口酒,说:“好了,言归正传,说说今天的正事儿。那个,城西那块地的事情,这次可是小顾牵头的。之寒,你一定要上心,这可是小顾的第一响重头炮。现在这个阶段,我们前期的工作已经做了很久,要的就是个万无一失。我知道你和张书记现在关系很好,虽然不一定直接用得上他,到时候需要打招呼的时候还要你出手。这另外呢,如果真的拿下来了,后续的操作还得唯唯你马首是瞻,我们做的都是配合的工作。”

江之寒看顾望山一眼,他眼里掩不住的有些热切。

江之寒笑笑,“这个还用说?我和小顾什么关系,自从八年前第一次见面他借我他的吉安特,咱们就说了,以后要联手做出番事业来。”

冯承恩嘿嘿笑着,“听着怎么有点青梅竹马一见钟情的意思?”

江之寒微笑,“差不多就是这个意思。”他举起杯,“疏通的事情,我就不管了。等到地拿下来,开发的计划我已经让小叶老陈他们在做准备。大体的方向,我已经有了个具体的设想,你们也不用担心。”

三人干了一杯。

冯承恩赞了一声,“之寒,和你谈事情就是痛快。”

江之寒呵呵一笑,“我是努力适应你们两位的风格,先谈一个小时的风月,再用五分钟谈正事儿。你们呀,都是当董事的命,只有我是操劳的命。”

顾望山叹道,“听起来咋这么幽怨?”

大家哈哈一笑,又干了一杯酒。

※※※

这顿晚餐,大家开怀喝的很尽兴。江之寒的酒量不是这两位可以比,所以最后站得稳稳的就剩他一个。

他亲自开车,先送冯承恩回旅馆。

下车的时候,没忘了提醒他,“两百万别忘了啊,钱到办事,过期不候啊!”

冯大公子回他一个中指。

坐在车里,顾望山半眯着眼,好像酒意还没有消散。

江之寒发动引擎,嘴里问:“这次他出资占多少?”

顾望山说:“大体的说,我这边一成五,你三成,他出二成五,其它的还有些小股东,大多是我拉过来的。”

江之寒沉吟道:“我们这边加起来应该能过半?……嗯,那就好。”

顾望山坐直了身子,“他还是很相信你的。我想,拿下来以后具体操作的事情,他应该不会横插一杠。”

江之寒说:“我不怕别的,怕的就是中间有些家伙,拿到地皮想的就是转手卖掉,那样来的钱又快又容易。如果那样,我做的规划岂不是都白费了?”

顾望山道:“你就放心吧……知道你不屑于干倒卖地皮的事儿。如果要的是那个,我也不用拉上你,和Andrew两个人就把事情给办妥了。我这次才知道,他母亲家在青州的影响力和关系网,还真是不可小觑。”

他摇下车窗,让夜风灌进来。看着窗外时不时闪过的霓虹灯,顾望山发了好一阵呆。

江之寒忽然想起件事,说:“周末凝萃要过来,一起吃饭?”

顾望山摇头,“算了吧……别害她心情不好!”

江之寒问:“你们俩烦不烦,吵吵闹闹十几年了吧,从穿开裆裤就打始。”

出奇的,顾望山没有反唇相讥。沉默了好一会儿,他说:“你最近是进步了,你知道吗?”

江之寒把着方向盘,“怎么个说法?”

顾望山说:“终于不去祸害良家妇女了。唉,真是一大幸事啊!”

江之寒冷笑了一声,“我听着这话,怎么这么别扭?”

顾望山说:“我和凝萃,不是你想的那样。我很早很早以前就告诉过她,我没办法相信她相信那些东西。她改变不了我,我也不想也不愿去改变她。”

和顾望山认识这么久,这大概是他第一次认真谈起温凝萃。

江之寒忍不住侧头看了他一眼,“So?”

顾望山说:“她以前和你一样,认为只要努力,世上无事不可以改变。但过了这么些年,她大概也想通了,觉得我说的是对的。”

江之寒冷笑道:“她当年投怀送抱的时候,也没见你坚拒呀!”

顾望山身体僵了僵,“你……在替她打抱不平?”

江之寒说:“我要是她亲哥哥,要么我骂的她放弃了那幻想,要么早就来把你这混小子暴打一顿。”

顾望山冷笑,“就像倪建国对你做过的那样?……他成功了吗?”

出乎他意料的,江之寒并没有暴怒。他呵呵笑了一声,却是闭上了嘴。

顾望山瞥了他一眼,好久才开口道:“你大概觉得我是对不住她。但……从一开始,我就努力让她相信,我不是她想要的,那不过是幻象。或者说,我是没法改变成她想要那样。就这么简单!”

江之寒哼了一声,“你现在这样,也没什么好骄傲的……”

顾望山呵呵一笑,语调里却掩不住有一丝怒气,“我有骄傲吗?……拜托,所以我说你是进步了。你以前招惹的那些女孩儿,啧啧啧,倪裳不说了,从小就是千人爱万人宠的,那个吴茵,温柔漂亮的不像话。不过我其实最欣赏的是伍思宜,我一度比较看好她。可是结果呢,没一个有好下场吧。你这么深情专一,咋不见给我们看个言情剧大团圆结局呢?有本事,把三个都娶过来嘛,还让她们互相姐姐妹妹的好的很,今天睡东宫,明天睡西宫,谁不听话就打发去冷宫……”

江之寒不屑的哼了一声,“我戳到你痛处了?……难得见你酒后吐真言哦。”

顾望山说:“为什么不行呢?因为你也变了。”

江之寒看着前方黑漆漆的路,“变得和你一样了?”

顾望山说:“不,变得和我们这个时代一样了。”

江之寒哦了一声,“这个时代又是怎么一个样?”

顾望山说:“不相信承诺,也别指望永恒,别说太多感情,也不要离我太近,要的就是现在,要的就是更多,再多一点,再多一点,永无止境。”

江之寒冷笑,“少做出很了解我的样子。”

顾望山说:“你回国的时候,我就这么说。既然回来了,就得适应这里的环境,我看你现在适应的挺好。”

江之寒耸耸肩,“那句大俗话怎么说的来着?这是最好的时代,也是最坏的时代。小顾,你说,这个时代的规范是什么来着?”

顾望山呼出一口气,说道:“认认真真赚钱,没心没肺享乐。”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