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长的一梦》_小鱼联盟 著
第六卷 被改变的历史
第631章 我们这个时代【上】

翠湖边上,都是寸土寸金的地方。东南边隔着一条小街座落在湖边的那一方民宅,看起来有些破败不起眼,却是退休的省级领导才有资格居住的所在。

这个小湖的盛名,不仅在它平镜一般清澈的湖面,或是临湖矗立的灵秀的静山,更在于几千年历史沉淀下来的美丽传说,名士英雄。

湖的四周,有公园,有寺庙,有高塔,也有古时书院和棋楼的遗迹。东南靠近城中心的这一带,尤为繁华,而西北角则显出几分荒凉,有一两个老公园乏人问津,去的多是退休无事的老头老太。就像中州的劳动文化宫一样,明珠一般的地方也有些被历史遗忘了的角落。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芳草公园角落的一小块地被围墙隔开,过了不到半年,便在那里矗立起一栋三层的白色小楼。从远处看,它掩映在花木之中,一点儿不起眼,在这美丽的湖边,似乎完美的融入到环境里,没有丝毫突兀的感觉。

小楼顶是个屋顶花园,爬满木格的蔓藤天然的盖出一方空间。从伸出一角的地方往外看,能看到翠湖的一角。现在正是春暖花开的时节,春水如碧,桃花似火,湖面上画舫小舟,争相竞舸,好一副盛世繁华的景象。如有一支妙笔,定能画出一副传世的春日翠湖图。

江之寒坐在木椅上,手里端着杯茶,半眯着眼,在春光里似乎有些昏昏欲睡。但张小薇显然不愿给他这个机会,她清了清喉咙,故意咳嗽了一声,提醒老板自己有事情汇报。

江之寒睁开眼,懒懒的扫她一眼,“小薇,坐下来喝杯茶吧。”

张小薇扶了扶眼镜,不响应他的号召,递过来一叠文件,“这是需要你签字的。”

江之寒随手把它们放在身前的木桌上,问:“什么时候需要?”

张小薇说:“最好在明天以前。”

江之寒深吸了口气,很享受的,“今年春天好像来的特别早,不是吗?”

张小薇站在他侧后方,白了他一眼,忽然又露出个笑容。她拉过椅子,径直坐下,说:“晚上约好了是顾望山和冯承恩请你去凤阁吃饭,时间七点半,我已经通知老周了。下午我要去一趟沪宁,先提醒你一下,别把这事儿给忘了。”

江之寒似乎记不得有这档子事儿,“他们请我吃饭?无缘无故的,请吃饭干什么?”

张小薇一笑,“好像是说纪念你回国半年。”

江之寒道:“Kao,我还健在着呢。”

张小薇清清喉咙,“对了,穆小姐打过电话,问你有没有空晚上和她吃饭?本来你们约好是明晚,不过她临时有个行程,明天上午要飞京城。”

江之寒懒懒的看她一眼,“你不是刚才告诉过我,今晚有事吗?”

张小薇语调平静的,“你是自己给她打电话呢,还是需要我替你打电话?”

江之寒伸了个懒腰,“你这么忙,就不劳烦你了。唉,这鬼天气真好啊,坐着就想睡一觉。”

张小薇评论道:“照我说啊,是你这办公楼修的太舒适了些。”

江之寒说:“你说的也有理,生于忧患,死于安乐。最近谁上班不积极的,你替我盯紧一些。”

张小薇扁扁嘴,“对了,上次王总送你那支老山参,我已经替你寄回家去了。还有,这个周末,凝萃要到青州来,她问你有没有时间和她吃个饭?别忘了,下周六是林墨的生日。有什么要提前准备的,有我需要做的你得给我一点提前量。”张小薇现在不仅是他的行政秘书,也是他的生活秘书,深得江之寒的信任。

江之寒叹了口气,“小墨的生日又到了?……她今年多少来着?”

张小薇很确定的,“22了。”

江之寒眯了眯眼,偏头看着张小薇,“这么说,我也才二十五六,为什么我觉得我很老了呢?”

张小薇板着脸,“酒色过度?”

江之寒愣了愣,哈哈大笑,“小薇,这个笑话好冷。”

张小薇依旧板着脸,“历阿姨在电话里说过好几次,要提醒你少饮酒。我这个当秘书的,可没有资格管束你。但职责所在,我每天争取提醒你一次。”

江之寒耸耸肩,“好一个尽忠职守!没有辜负我上个月才你给加薪……”他想了想,说:“对了,有人约我下个月初去高原之城。你帮我安排一下时间,拿一个星期不要安排什么事情。”

张小薇很准确的告诉他,“下个月4号是张书记小儿子结婚,你说好了要去参加的。”

江之寒皱眉道:“推不掉吗?”

张小薇道:“是你当时告诉我一定要亲自参加的,说张书记对我们在青州的事业很重要很关键。”

江之寒妥协道:“那好吧,其它的呢?”

张小薇说:“下个月到目前为止,除此之外只有一个安排。十五号是林局长的生日,你说好要飞回中州去的。”

她顿了顿,又想起什么,“对了,思宜打电话来说,她的八卦杂志可能下一期会有你的消息,先打声招呼,让你别介意。”

江之寒睁大了眼,“她不是认真的吧?”

张小薇抿嘴一笑,站起来说:“她说,反正挣的钱一大半都会进你的腰包,不妨为了销量自我牺牲一下。”

江之寒忍不住蹦住句鸟语,“Damn it!”

他狠狠的说:“我一定要阻止她!”

※※※

凤阁是江之寒和冯承恩联合出资开的一家店,规模不大,但五脏俱全,有餐饮服务,也有一些配套的休闲娱乐设施。基本上来说,它是一半对外开放,一半自用来招待朋友客户的。

冯承恩今非昔比。大学毕业以后,他中途退掉了全日制的MBA,开始进入父辈的公司工作。因为第一个推动家族的北进大陆政策,他现在已经是分管集团公司大陆业务的二号人物,不再是那个成天无所事事的纨绔子弟。

更确切一点儿说,纨绔大概少了,好色却是丝毫不减。他最近迷上一位新晋的电视剧明星,按顾望山的话说,好像被套牢了,这次有点儿玩真格的味道。

冯承恩酒量一般,酒品更是稀松。可今天一开宴,他便先豪爽的敬了江之寒三杯。

江之寒很警惕的看着他,“你有什么企图?”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