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长的一梦》_小鱼联盟 著
第五卷 此心安处是吾乡
第630章 回家的路

江之寒看到路边有个简易的加油站,便把车拐了进去。这里只有一个加油的口,还不能用信用卡自动付账。他熄灭了引擎,关上车门,摸了摸兜里的皮包,推门走进加油站旁边的便利店。

推门叮一声脆响,是提醒店主人有人进来了。

江之寒也不说话,伸手递过去信用卡。

店主人是个络腮胡的四十岁白人男子。

他抬起头,飞快的瞥了眼江之寒,“加油?”

江之寒点头。

他说:“去吧,完了回来拿收据。”

江之寒一点头,转身出了门。把加油管连到车侧面的接口,他一屁股坐在后箱上,等加油结束。

一眼望出去,是一大片田野。威斯康星的天,比加州的似乎还要更蓝一些。白云飘在头上,厚厚的如棉絮一般。在这座小镇西北八十英里的山里,江之寒搭帐篷露宿了整整一周。每天清晨被鸟叫唤醒,在百年大树的森林里练一遍师父教过的拳脚,然后背上包,带上干粮和水,还有通讯设备和指南针,拣一条不曾走过的山路,一直往山里面走。在人烟少及之处,自然界的生命蓬蓬勃勃:山间的小溪,奔流的瀑布,岩石缝隙的小花,和偶尔出没的小鹿和郊狼。他时不时的停下脚步,拿出背包里的相机,仔细的构图,努力的想要留住些美丽的瞬间。

威斯康星是江之寒从加州往东,再往南,折而向北,横贯半个美国大陆的驾车旅行的第十站。这也是第四个月的时间,他一个人独自在路上。

他抬头看天,太阳有些火辣辣的,是个盛夏的正午。

盖好加油口的盖子,江之寒走回小店,随手拿了几样食品,掏出信用卡付账。

大胡子把塑料袋递给他,问:“识路吗?”看起来这就是一个远乡来的旅人。

江之寒从裤兜里掏出一张皱巴巴的叠起来的地图,扬了扬。

大胡子一笑,好心的介绍,“从这里往东南一百八十英里,便是Jackson Hole。上了22号公路,你就不愁找不到方向。”

江之寒微笑致意,“谢了。”他说。大概是好久不太说话的缘故,嗓音有些沙哑。

出了门,发动汽车,江之寒横贯小镇,很快的眼前又是一片田野。视野所及之处,偶有一两栋民房,远处有个白色的尖顶,是无处不在的教堂。

他开着车,在一大片田野里穿行,仿佛永久看不到尽头。忽然间,他似乎想起了什么,把车靠路边停住。不远的地方,围起的栅栏中,有一匹马走了过来,隔着栅栏响亮的打了个响鼻。他看起来身材俊秀,皮毛柔顺。江之寒朝他挥了挥手,他抖抖脖子上的鬃毛,发出一声叫,仿佛是友好的回应。

江之寒不由笑起来,他走到车前,坐到前盖上,一边看那马,一边从兜里掏出好久不用的手机。

开机……嘟嘟两声轻响,慢慢的,显示信号强度的格子一个一个爬出来。他按了几下键,发现语音信箱已经填满。在路上的这四个月,除了隔一周给家里打个电话报平安,江之寒几乎断掉了和外面的一切联系,手机已经好久不曾开过了。

他把手机拿到耳边,一个一个慢慢的听那些留言。

有一个是车文韵的,“之寒,通过Capital VP投资给CRMH的事情已经签好合同了,资金会在下周就到位。我们投进去750万美元,占有百分之五点八的股份,是稀释保护的。嗯,就是这样,有事给我回电话。要注意身体,少喝酒哦。”

有一个是CRMH的副总Randolph的,“哈哈,丹尼尔,我就知道,我就知道,你是贵人!什么时候回湾区来,我请你吃饭。”

有两个是张小薇的,“老板,我正努力的说服各位高管,您还健在。如果您能抽空在月底的电话会议中打个电话进来,会对公司的工作有很大的帮助。谢谢!对了,我说的月底是指七月底。”

有一个是卡琳的,“你还好吗?……我在哥伦比亚的工作就要完成了。我申请到了哈佛,回来就准备转学去那里把最后一年读完。回到美国再给你我的新号码。Take Care!”

有几个是庄佳蓉的,“老宫结婚了,和费文静。他让我告诉你一声,可是找不到你。他们没有办,但我还是去了那边一趟。小蓝和我一起去的,还有他终于追到的一个女朋友,不是香港那个。对了,我毕业了,在德克萨斯找到一份工作。先去看看呗,不知道会不会喜欢。你还好吗?有空给我回电话可好?”

有一个是曲映梅的,“那个臭小子结婚了……他结婚了,你听到了吗?……嗯,就是想告诉你,他……结婚了。”

有一个是楚名扬的,“老大,我换了份工作。后来才知道,据说现在这个公司的大老板是你。哦,多年前不幸而言中,终于还是替你打工了。”

有一个是陈沂蒙的,“之寒,我结婚了……嗯,部队马上要换防,先扯了证,还没有办。现在我们隔的好远,但还是要让你知道一下。”

有一个是伍思宜的,“喂,听小薇说,你消失了。我这里有个合并案,可是等着你拍板和注资的。你别一个人自顾逍遥,忘了我们这些奋斗在一线的同志,啊?!对了,倪裳回国了,你应该知道了吧。嗯,既然你消失了,我给你留言,你也听不到吧,真是的……别偷懒了!”

有一个是林晓的,“之寒,我开始工作了,就在历阿姨开的第一家书店。替我谢谢她,放心让我来管这家店,我一定会努力的。唉,以前不爱读书,现在倒觉得看书挺好,是不是晚了些?呵呵……”

倒数第二个是阮芳芳的,“喂,我订婚了……是不是太快了些?可是,我是认真思考过的啊……你说,是太快了点么?”

最新的一个是林墨的,“没有你的消息,你在哪里?”

江之寒按了一下7,重新听了一遍,只有十个字,“没有你的消息,你……在……哪……里?”

他把手机放下,看了看前方,左右都是绿色的一望无垠的田野,中间有一条细细的公路。路的尽头,便是天边。

你在哪里?

那声音似乎在脑子里回荡。

从这里往东南一百八十英里,便是Jackson Hole。再往西九百三十英里,便是旧金山。穿过太平洋,跨越一万零七十四英里,那里才是故乡。

他拨了一串号码,好久,对面传来一个迷迷糊糊的声音。

带着些嘶哑,他轻声说:“我要回家了。”

※※※

情意犹存,却非昨日

风景虽好,不是故乡

【第五部终】

第六卷

被改变的历史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