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长的一梦》_小鱼联盟 著
第五卷 此心安处是吾乡
第629章 了却昨日情,梦醒各西东

激情过后,女孩儿有些痴缠的还紧紧依偎在江之寒怀里。江之寒爱怜的轻轻摩挲着她的肩背,想要说点什么,却忽然想起今晚自己是被禁言的,便乖乖闭上了嘴。

闭上眼,刚才的一幕还在眼前。仿佛今晚献出第一次的不是她,反而是自己。浑浑噩噩的,江之寒似乎一直生活在梦境里,任由倪裳褪下衣裳,在他面前默默的展现不再青涩已经圆润的躯体。那象牙般的肌肤,那圆润的腰身,那精致的锁骨,那微微凸显的青色血管,那灯光下似乎泛着光的婴儿般的绒毛,那两点嫣红,那手掌捂住半隐半现的地方。

他微张着嘴,仿佛被定身法定住了身子,那记忆深处的甜蜜美好那第一眼见到时的热血沸腾似乎都翻涌出来。六年多的时光,奇迹般的似乎没有在她的身体上留下任何痕迹。如果有的话,只是将她雕琢的更完美。

带着点嗔怒,女孩儿看着傻傻的他。终于,她伸出双手,把最后一点秘密也完全展现在他面前。带着几分骄傲的,她能读出他眼里的爱恋和迷醉。抱住他的脖子,她轻声呢喃:“我……可什么都不会。”

感觉到环住她腰身的手的僵硬,女孩儿板起脸,恶狠狠的说:“你要是现在再墨迹的话,我……我等会儿便把你变成那个斯科特!”

说完了,忽然噗嗤一笑,在他怀里轻轻扭动着躯体,让他感受到圆润的身子的起伏和摩擦。

这一夜,江之寒接受了他的设定,他不再是那个发号施令的人,而是乖乖的听从指令,小心翼翼的温存,带着好多怜惜的爱抚。进入的时候,有一些生涩,但没有听到想象中的痛呼。女孩儿咬着下唇,目光迷离的在灯下看他,仿佛在看一个故事的结局。

※※※

躺在他怀里,女孩儿忽然说:“渴了。”

江之寒机器人一样的跳起来,很快的端回来一杯苹果汁儿,一杯白水。女孩儿似乎是渴极了,一口气喝完一杯果汁,又喝了小半杯白水,把剩下的递给江之寒,“给你。”

江之寒乖乖的一口气喝干了它。

倪裳嫣然一笑,她把头枕在男子的胸前,两只手把玩着自己垂下的一缕发丝,把它在手指见搅起来,缠卷绕折,玩出许多的花样。

忽然间,她说:“我知道你有个大秘密瞒着我……”

通的一声,他能听到自己在她耳朵下的心脏使劲跳了一下,然后抑制不住的心跳声快了起来。

她笑了笑,“原来还真是有的。”仰头去看江之寒,他眼里的惊讶,抑或是惊惧还残存在那里。

江之寒张了张嘴,倪裳眼疾手快的伸手捂住他,“别说……你如果想过很久,一定不想告诉我,那你一定有你的理由。如果今晚你一时冲动说出来,没准儿一觉睡醒便后悔了。”她顿了顿,忽然娇笑道:“忘了你今晚是不准说话的,倒是平白担心了……你知道,赢下这场赌局,我原本是想让你告诉我这个秘密,可后来我改变了主意。你不告诉我,一定有你的原因。知道了,也未必是件好事。但我知道……我知道有个东西在那里。到美国来一年,我去Vansas找过你一次,你却从来没到过加州,因为有某个东西在哪里,我能感觉到,你知道吗?”

她重新躺下来,好像很享受被怀抱的感觉。

良久,像是快睡着了一样,倪裳呢喃道:“之寒……”

江之寒嗯了一声,算是回答。

倪裳说:“不管怎样,我们有个很好很天真的开始不是吗?可惜呢,那结局太糟糕了。所以呀,今天我把它改了改,希望这是个甜蜜的结尾。”她自怜自叹的吁了口气,“那么……从此以后,不再有遗憾了,我们就都可以抛下它,真的抛下它去寻找新的生活。你说,好吗?”

江之寒遵守着他的承诺,没有开口,但心跳却慢慢的慢下来,有力的但节奏很慢的在女孩儿的耳朵边跳动。

倪裳要求道:“抱着我睡,好吗?”

像是那一个暴雨夜的延续,但这一次,不会有人打扰,外面山风凛冽,但明月如盘,星光闪耀,是个非常非常美丽的春天的晚上。

※※※

江之寒站在十楼的阳台上,外面暴雨如注,电闪雷鸣。倪裳的父亲回来了,我该怎么办?这个场景似乎很熟悉,他在哪里遇到过。他望着楼下,对……好像他原本应该在那里,仰头看着这间唯一亮着灯的房间,心里满是懊悔。

对了,我可以改变这一切的。我要认错,我甚至可以哭泣,我绝不反抗,我需要时间,我要等待,我最终会得到原谅。对了,我可以让他知道我有多么出色,我可以帮助他达成梦想,我可以答应所有的条件,只要他不再怪罪。

他在两间屋之间狭窄的放花盆的通道上垫着脚尖站着,心里掠过无数的往事,和更多的改变它的法子。

我居然得到了第二次的机会,他心里抑制不住的狂喜,这一次我不会再做错了,他这样想着,却不防脚下踩了个空,从十楼的高处飞速坠下。

那是很长的一段失重的感觉,江之寒张嘴欲喊,却叫不出声来。他使命的最后挣扎了一下,心一跳,终于从噩梦里惊醒。

睁开眼,倪裳已经穿戴整齐,正坐在床边温柔的俯视。

江之寒愣愣的。

倪裳问:“做噩梦了?”

江之寒点头。

倪裳浅浅的一笑,“乖,还记得不准你说话呢……之寒,”她顿了一顿,“我要走了,要赶今天下午的飞机。我叫的出租车已经到了。”

江之寒一下子坐起身。

他刚伸出手,倪裳已经摇摇头,从床沿上站起来,敏捷的往后跳了一小步。

她摇头道:“记住,要听话。”

飞快的从椅子上拿起那个可爱的小包,把它背在背上,女孩儿开口道:“我说过了,昨晚是结束。那么……今天就是新的开始。这一次,我会真正的履行我在北山坡上的承诺的。我们都该抛下包袱来往前走了,知道吗?当断不断,不过是害人害己。”

她说着话,已经退到了门边。

忽然绽放出个笑容,她揶揄道:“记住,下次和新女朋友分手,可再别怪到我头上,我是一概不认的哦!”

拉开门,她回过头,看着似乎还沉浸在噩梦里傻傻发呆的江之寒,说:“倪裳也没有那么好的,不是吗?让那梦结束吧,是时候了。”

她挥挥手,“那么……再见吧!”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