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长的一梦》_小鱼联盟 著
第五卷 此心安处是吾乡
第628章 蓬门今始为君开

叹了口气,她接着说道:“若论温柔能干,我自问既比不上思宜,也远远不及吴茵。更不用说她们替你做过的事,帮你拓展事业,照顾你的生活,那些事情,我都是不曾做过的,我也没想过要和她们去比这些。好像从我们认识开始,从来都是你在照顾我,你在帮我,我什么都没有替你做过。”

江之寒使劲的摇头,意思是,不是这样的。

倪裳说:“可是,我觉得我很克制自己。在青峰陵园的时候,大概是我唯一一次放纵的时候。后来我专门写过一封信给吴茵,替自己辩护。我告诉她,失去母亲对我是何等沉重的一个打击,所以如果有不适当的表现,请她务必包容。我也告诉她,我能感受到你是很爱很爱她的。可是,似乎就因为一次小小的争吵,一切都结束了,四年的感情说没就没。她们看着我,好像我知道答案,甚至我就是答案。可我又怎么知道你是怎么想的?”

江之寒摇头,用眼神告诉她,这些都不关你的事。

倪裳眼神忽然有几分迷离,“七年前,我还敢说,我知道你是怎么想的。但七年过去,你早就不是当年的江之寒了,我又怎么能知道你的心思。”

她叹了口气,“那年感恩节,我专程飞到Vansas,就是想劝你不要因为一时冲动,把四年的感情付之一炬。但其实我也知道那是没用的,你又怎么可能因为我一句话,便改变了主意呢?你现在是挥斥方遒,手下有成千的员工的大老板,做事早有定数,性子也一日比一日执拗。我再怎么高看自己,也不认为会一言改变你的主意。但我还是去了,为什么呢?不过是为了心安罢了。可是你呢,一转眼,又换了金发的女朋友。我听说你们也分手了,是真的吗?”

江之寒点了下头。

倪裳深深的看他一眼,“那……你现在有女朋友吗?”

江之寒乖乖的摇头。

倪裳偏了偏头,像是在自言自语,“你身边最亲近的人,她们看着我,就算不说,我也知道她们心里在嘀咕,无论论什么,也看不出你比吴茵思宜她们强在哪里。更不用说,你并没有为他做过什么,为什么你会一直横亘在那里,成为一个绊脚石呢?”她顿了顿,说:“我不知道那是不是真的,但我看着自己,也有同样的疑惑。”

女孩儿淡淡的说:“在大学里,很多人追求过我。有的人写过很长的情书,有的人当面表白过。但他们中的绝大多数,大概不过是觉得我长的还行,被拒绝了或是没有回音很快就转移了目标。但有那么一两个,他们一直在那里。倪英竹你是见过的。从进校开始,他就一直很照顾我。他是那种很温柔很细致的男生,很典型的江南男生。那时候,他对我说,为了我愿意留下来读博士,虽然这不是他的首选。那也算是他委婉的表白了,但我劝他,要以事业为重。后来那天晚上见过你,他大概觉得我是因为有个背景深厚的朋友,才对他不置可否,所以很快就转身离开了。他走的时候,我送他去火车站,回学校坐在公车上,我也在问自己。也许,他确实不如你优秀,但他对我很好啊,而我也并不要求我的男朋友要多么多么的优秀。为什么上一段感情过去了那么久,它还在困扰我呢?”

倪裳眼波流转,在对面男生的脸上转了一转,“我在宿舍的床上拷问自己。那段感情过去了两三年,你的女朋友也换了好几个。我还常常站在那里,看你和她们亲密的互动,那样的默契,那样的甜蜜,丝毫不输于咱们在一起的时候。为什么你已经大步向前,我还要停在原地,被它困扰呢?总不可能,五年十年以后,我还停在原处吧?我也有自己的人生啊。”

女孩儿忽然露出个古怪的笑容,“我不知道你是怎么想的,但这两年,我一直苦苦思索这个问题。终于,我以为我找到答案了。所以,我要和你来分享我的发现……”

倪裳柔声说:“因为我们都是对方的初恋,而我们的感情,正好中断在最浓情蜜意的时候,是被外力生生掐断的。就好比乐章刚奏到最动听的时候,忽然戛然而止,留下好多想象的空间。回头想来,那被掐断的部分,一定是无比美妙的,超过这世间一切种种,不是吗?”她的声音越来越低,到了后来仿佛是在呢喃。

良久,她抬头看了他一眼,“别人都说,得不到的才是最好的,是这样吗?”

江之寒僵在那里,不能点头,也不能摇头。今晚从倪裳倾诉的那一刻开始,他似乎已乱了心绪,不知道该如何应对,像是那个十七岁的毛头小伙子一样,只懂傻傻的坐着,那些所谓的聪明应变全遗落在某个角落。

倪裳忽然一笑,百媚横生,“你听过一个古老的笑话吗?有个人总是上夜班,回家很晚。他有个坏习惯,睡觉前把鞋脱了,重重的扔到地上。那楼层很薄,楼下的老头每晚总能听到砰砰的两声响,然后才能安然入睡,于是某天上去找他抗议。那天晚上,小伙子回到家,像平常那样,脱了第一只鞋,砰的丢到地上,忽然想起早上楼下邻居的抗议,于是很轻很轻的把第二只鞋放下。第二天一早,那老头便气冲冲的来敲门,他说,我等了一晚,你怎么都不脱另一只鞋呢?”

江之寒歪了歪头。

倪裳看着他,“是吗,之寒?也许我们不过在等那只落下来的鞋的声音呢……”

她伸出手,近乎呢喃的请求,“抱我。”

江之寒睁大双眼,愣在那里。

女孩儿提醒他,“遵守你的承诺哦……”

有些僵硬的,江之寒站起身,绕过茶几,坐到她身边,把她抱进怀里。一霎那,那熟悉的感觉似乎回来了——温热的触感,熟悉的体香,和垂下的发丝。

就好像,这六年便不曾分开过。

倪裳依偎在他的怀里,好像很满足的叹了口气。闭上眼,她静静的感受了一会儿。伸出手来,环抱着男子的脖子,她在他耳边轻语呢喃,“之寒,来吧,让我们把那只鞋放下,然后就可以结束这一段故事了……”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