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长的一梦》_小鱼联盟 著
第五卷 此心安处是吾乡
第627章 花径不曾缘客扫

倪裳看着江之寒,很认真的确认,“你可要严格遵守承诺哦。”

尽管心里很有些忐忑,甚至有一丝不安,江之寒还是装作漫不经心的样子,“说吧,说吧……就算你让我从这里跳下去,我也认了。”

倪裳轻轻咬了咬嘴唇,“我的条件很简单……从现在开始,二十四小时之内,你都得听我的。”

江之寒的心不由跳了一下,模模糊糊的,他似乎捕捉到些什么。

倪裳补充道:“而且呢,这之间没有我的允许呢,你不能说一句话。我问你什么,你只可以点头,或是摇头,不能申辩,也不可以解说。”

江之寒皱着眉看了她一眼。

倪裳又说:“那么,我们从现在开始,好吗?”

江之寒说:“好吧。”

倪裳皱眉道:“你犯规了。”

江之寒吐了吐舌头,要求还真是严格呢。

倪裳说:“你知道我为什么要要求你不准说话吗?”

江之寒满不在乎的,“不知道啊。”看见女孩儿沉下的脸和佯装嗔怒的眼神,他抱怨道:“你这不是诱使我犯规么?……好了好了,刚开始不适应,从现在开始,绝对一句话都不说。”闭上嘴,使劲摇了下头,算是回答刚才那个问题。

倪裳悠悠的说:“我呢,从小到大,就经常上台去演讲主持大会什么的。久而久之,大家都说我特别能说。可是自从遇到你,我才知道不是那么回事儿。你这个家伙,黑的能说成白的,好的能说成坏的。你记得吗?我们才做同桌没有多久,你便要我的家庭作业去抄。按我的性子呢,是绝不会长期让同学抄我的作业的,我以为那是作弊,也是不劳而获。但听你一通说,倒觉得平时做作业都是无用功,不过是浪费时间浪费青春。抄作业好像是天经地义的,天天自己做才是无聊的举动。把作业借给你抄完,末了还总觉得自己不够聪明,心里有些恨恨的。你说,你是不是惯于颠倒黑白?”

听到女孩儿讲起往事,江之寒慢慢收起笑容,脸上不由得多了些温柔的神情。那些细小的往事,却是他最甜蜜的回忆之一。

倪裳问道:“你说,自从我们认识以来,是你说的话多?还是我说的话多?”

江之寒张了张口,总算悬崖勒马,没有发出声音。他指了指自己,算是作了回答。

倪裳说:“是啊,我们认识多久了?”她像个小孩子一样板起手指,一个一个的数过来,“高二开学的那个夏天,然后是高三,大学四年,然后是出国,今年夏天是你出国后的第二个夏天,是七年多了吧?”

江之寒乖乖的点头。

倪裳轻轻的叹口气,“我们……认识了七年,在一起的时候不过只有一年不到一点的时间。但自从认识你以后,通常都是你在讲,我在听。我想,你说的话,没有我说的五倍,至少也有三倍。”

江之寒看着她,神情温柔,脸色却有些肃穆。

倪裳道:“所以呢……今天晚上,我剥夺你说话的权力。让我来说,你来听,好不好?”

江之寒认真的点一下头。

倪裳道:“从哪里说起呢?……我今天开车的时候,还在想,要不要多开十几个小时,去一趟南湾,和你见个面。走的时候,我便可以直接从芝加哥坐西北的飞机,不用再到旧金山来转机。没想到,居然会在这里遇到你。我觉得呢,这是天意。”

她看了眼隔着茶几坐在地上的男生,“我……先问你个问题好吗?”

江之寒给她个鼓励说下去的眼神。

倪裳很认真很认真的问:“你……还恨我吗?”

江之寒一怔,随即摇了摇头。

倪裳看着他,“以后也不会恨,好吗?”像是个问题,又像是个请求。

江之寒使劲摇了摇头。

倪裳抿抿嘴,“我爸……前两周下楼梯摔了腿,还好不算太严重,家里雇了个保姆在照顾他。我打电话回去,他说……”叹了口气,倪裳道:“他说,是报应啊!”

江之寒脸上的肌肉不受控制的抽动了一下,他敏感的捕捉到倪裳的言外之意。倪建国也许是无意的感叹,但倪裳很快的联想到很多年前的那个事故,心里或许有了答案。

倪裳深深的看他一眼,慢慢的说:“但是,你知道吗?回头看,就算……就算他是自己跳下去骗我的,我也很难怪他。”

江之寒能听到自己吞咽口水的声音。

倪裳说:“回头看,我觉得最应该怪的人就是我自己。我那时候……那时候认识了你,便变得有些傻傻的,你说什么都不知道该如何拒绝。如果我是为人父母,大概也会想方设法要阻止那样的事情发生吧。所以呢,大人说不要早恋,其实并不是完全没有道理的话。我们那时候太年轻,忽然有了事故,便是自恃聪明如你我,也乱了分寸,完全不知道该怎么应对。我爸那时候在家里苦口婆心的劝我,又是骂又是软语相求,我只是让他不要去找你的麻烦。他一定是认为我被你唆使迷了心窍,所以……不管做什么,他都会阻止那样的事情发生的。”

在这个宁静悠远的大峡谷之夜,江之寒有些傻傻的坐在那里,听倪裳忽然提起很多年前的往事。有一些,曾经是他们间最深的伤疤,从来都避讳不曾说起只言片语。

倪裳说:“但我回想起来,你那时候一定是恨我了。因为你一定觉得,我辜负了你的信任,因为我不能百分之百的相信你。我们那时候天真的很,傻傻的总觉得两个人之间是可以无条件的相互信任,不保守任何秘密。”

她的眼光,似乎越过了对面的他,投射到七年前的某个点,“所以,最开始取消那信任的是我。但你呢?我们曾经以为的那么深的情感,可以一直在一起的承诺,你不是才过了半年便又答应了思宜么?”她很尖锐的质问。

江之寒对上她的眼神,并没有任何辩白的意图。

倪裳的眼光慢慢柔和下来,“我并不是无聊,今晚和你说起这些陈年旧事。我记得那时候,在北山坡那片小树林里,我曾经对你说,之寒,我们做朋友吧,这样就不会有人反对了。自那以后,我认真的想要做你的朋友。可是呢,却常常不能如愿,常常有人来暗示我,我妨碍了你的感情。”

倪裳理了理头发,垂下眼,道:“思宜和我现在是很好很好的朋友。但有一次,她喝醉了,我逼问她,我说,你恨过我吗,思宜?她大笑,她说,那还用说?我那时恨死你了。我问她,为什么呀?我可从没有想过要把他从你身边抢回去。思宜说,还经得住你想啊?我那时候,做了他半年多的女朋友,只是试探一下,想要让他斩断和你之间的一丝联系,他便说我不可理喻。你说,我这个堂吉诃德,会不会恨你这个无时不在的风车?”

江之寒坐在那里,沉默无言。

倪裳说:“好吧,就算思宜是主动追你的,你那时候还犹豫不决。就算我们那时候还同在中州,虽然并没有太多的联系。那后来呢?后来是吴茵。她总是你主动追求的吧?她对你那么百依百顺,那么漂亮,漂亮的夺目,漂亮的每次我看到她都有些气馁。你们在一起快四年,比我们在一起的时间多了三倍。那一天,吴茵突然出现在UCD的校园里,我做了一晚上的实验,有些晕晕乎乎的,还以为是幻觉。她让我回国去劝你,我告诉她,她才是你最信任的人。她说了些很奇怪的话,但不管怎样,我能感受到她的担忧和她的真诚,所以我答应她,和她一起回青州来找你。我又如何能想到,这以后几天,你们又突然分手了呢?”

她接着说:“上次暑假回国,比你晚了两个星期左右吧,在沪宁和凝萃吃饭的时候,第一次见到文楚姐。后来回中州,理所当然的和小墨吃饭。对了,芳芳有了个男朋友,是个高官子弟,你知道吗?”

江之寒点头。

倪裳回到她原来的话题,“最近两次回国,很委婉的,文楚姐和小墨都问过我,吴茵到美国来找我说了些什么,我回国又和你说了些什么。她们虽然没有说出来,我也能感觉到。她们都觉得,我是你们俩分手的原因。你……告诉我,是这样吗?”

江之寒很快的摇了下头。

倪裳定定的看了他一会儿,“老实说,我挺委屈的。自从分手以后,我是认真的保持着做朋友的本份,从来没有想过介入你的生活。思宜的姑母曾经说过,再好的东西,成了过去时,那就是过去时了。我很同意她。所以,我甚至很少主动的联系过你,可为什么,这么多人都会觉得我是横在路上的那块石头呢?”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