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长的一梦》_小鱼联盟 著
第五卷 此心安处是吾乡
第626章 赌注

和心爱的人一起去看星星,真的可以是很甜蜜的旅程。江之寒坐在回程的车里,心里还有些留恋和回味。

回到住处,像是上次在Vansas一样,倪裳先去沐浴。江之寒给自己倒了杯红酒,推开门,坐到露台上,抿一口酒,回味一番半个小时前的星空。宛如昔日重现,她就坐在身边。不用说话,便能心意相通。

朝着天空举了举杯子,江之寒心里说,大峡谷真是一个好地方。如果时空真的可以断裂,他倒情愿在这断裂的时空里再多呆一阵。

这一晚,倪裳沐浴的功夫做的很细致,半个小时出头才穿着睡衣走出来,拿大毛巾裹着头。屋里的暖气开的很大,关上门,外面山间的寒意都消失不见。

她带着些命令的口吻,“之寒,轮到你了。”

江之寒乖乖的进去冲过澡,完了又从浴室的壁柜里搬出多余的一套被子,抱着它到了客厅。这里有个沙发,自己可以将就着对付一晚。

倪裳正坐在沙发上,沐浴后的脸蛋白里透红,光滑细腻,在灯光下有着最美的光泽。

她一扬手,手里居然有一副扑克牌,“现在还不想睡觉,我们来打牌如何?”

江之寒愣了一愣,把被子放下,很有些千依百顺的说:“好啊。你想玩什么?”

倪裳问:“同花顺会不会?”

江之寒惊讶的扬了扬眉毛,“你……会玩这个?”

倪裳说:“你应该会的吧。”

江之寒嘿嘿一笑,“你忘了么?我们在奥校的时候,就是玩这个,狗不理被我们玩的欠了上百次钻桌子。我把你和芳芳几个都叫过来看热闹,最后还被老师骂了一顿,说打扰了其他人睡觉。”

倪裳一笑,“我记起来了……不过呢,玩同花顺没有赌注,确实是失去了大半的乐趣。不如,我们今天也来赌一把?”

江之寒手托着下巴,仔细端详眼前的女孩儿,她熟悉又陌生。

倪裳的眼里带出些笑意,“怎么,不敢么?”

江之寒盯着她看了好一会儿,“你想赌什么?”

倪裳很骄傲的扬了扬下颚,“赢家可以要求输家做一件事,输家不能够拒绝。”

江之寒眨了眨眼,没有答话。

倪裳垂下眼睑,好久,抬头看了他一眼,“可以吗?”

江之寒吸了口气,深深的看她一眼,“好啊。”

倪裳伸出右手的小指,“之寒……我可是很认真的,你要输了,可不许找任何借口抵赖。”

江之寒心里忽然有些惶恐,女孩儿的用意,他完全琢磨不透。但他还是伸出手指,和她轻轻的勾了勾。不管她想要的是什么,至少在大峡谷这个偏僻的小屋里,他愿意无条件的满足她所有的要求。

倪裳一抬手,让江之寒又不由得又扬了扬眉毛,她手法很洗练的切牌洗牌。

他不由问道:“你这是哪里学的?”

倪裳扁扁嘴,“无聊呗……怎么,看出我是老手,有些心虚了吧?”

江之寒放开所有的心思,切了一声,“我玩这个的时候,你还是连同花顺都没有听说过的乖小孩儿呢!”

倪裳把牌放好,说:“闻道有先后,可那并不表明你知道的早,就学的好哦。这一把我洗牌,那么你来发牌,这个很公平吧?下一轮,我们互换。”

江之寒有些好笑的,“你这架势,可以去拉斯维加斯找一份儿兼职了。”

倪裳似笑非笑的看他一眼,“之寒,我都说过了,我可是很认真的。你今天不打起十二分精神,多半会输掉。到时候,你也许会后悔,输掉这个牌局哟。”

江之寒微微一皱眉,开始发牌。

他问:“打同花顺,靠什么赢,你说来听听?”

那一边,倪裳把另一副牌当作筹码,两人平分。她说:“每人两百个筹码,每次起底五个筹码,每次加注最多翻倍,好吗?”

江之寒问:“不可以一次All In吗?”

倪裳很专家的说:“两个人打,一下子就All In,就太靠运气。不停加注的话,也可能最后到All In呀!”

江之寒说:“就依你。”

倪裳妩媚的一笑,“让我告诉你,赢这个牌局需要什么?需要一点点运气,一点点心理战的功力,最后呢,是关于概率的计算。我想呢,你是学经济的,对于你们专业,最重要的数学便是概率了。所以,我可没有占你的便宜哦!”

江之寒哼了一声,“这话说的,好像你稳赢我了一样!”

倪裳摇头,“你这话就外行了吧。没有牌局是稳赢的。我要赢你呢,还需要一点点运气!但是呢,如果你没有好好学概率,我赢你的机会,就要高上很多。”

※※※

江之寒用大拇指轻轻抹开一角,看了一眼,不动声色的把手边仅剩的四十个筹码一起推到桌子中间。

“All In!”他说。

对面的女孩儿,眼睛飞快的眨了眨,“你确定?”

江之寒耸耸肩,“你要赢我,只可能是顺子,不可能的啦。”

倪裳看着他,眼里神情变幻,却是好久都不出声。

江之寒笑道:“赢下这一把,我还是处于下风,你怕什么。再说了,你要是不敢跟,前面加注的可不算多,还犹豫干什么?”

轻轻的,倪裳好像是叹了口气,她说:“我跟了。”

翻开底牌,梅花8,方块10,加上红桃9,红桃J,和黑桃Q,正好是一个杂花顺。

江之寒眯了眯眼,“8和10都只剩下最后一张,居然都在你这一手里?!”他有些不可置信的问。

摊了摊手,他有些无所谓的说:“我输了……愿赌服输。”

顿了顿,他问:“说来听听,是什么事情?又限什么时候?是今天呢?还是明天?抑或是十年八年以后?”

女孩儿看着他,“你知道为什么你输了吗?”

她旋即回答自己说:“因为我感觉到我今天会有很好的运气。这一次,我的感觉终于应验了……”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