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长的一梦》_小鱼联盟 著
第五卷 此心安处是吾乡
第625章 甜蜜的夜

倪裳终究是自己走上来的,虽然累的香汗淋漓气喘吁吁。两人回到山顶的时候,夕阳最后的光把天边的晚霞映得姹紫嫣红,绚丽无匹。

俯身扶着石栏,倪裳静静的看那晚霞,仿佛沉迷其中,不能自拔。江之寒站在她身边,一阵山风吹来,带来些凛冽寒意。倪裳汗湿了的毛衣紧贴在身上,被风一吹,不由缩了缩脖子,从那沉迷中清醒过来。

江之寒很自然的脱下外衣,替她披在身上。

女孩儿偏头看了他一眼,并没有拒绝。她把外套抓着,紧了一紧,说:“好美的晚霞。”

江之寒点头,“嗯,我看过的最好的一次。”

女孩儿点点头,“和小墨在眉山上看过一次,虽有些不同,却和这一般的好看。”

江之寒侧头看着他,语声温柔,“天很快就黑下去了,我们得赶快往回赶。”

倪裳嗯了一声,“你住哪里?”

江之寒说:“据这里开车至少要一个小时吧。”

倪裳问:“有吃的吗?”这地方开到最近的小镇,起码需要接近两个小时。

江之寒说:“这荒郊野外的,没什么餐馆。所以我是囤积了些食物,那里有厨房呢。”

倪裳打开车门,坐进副座,转头说:“嗯,那感情好。你做的饭,我很久没吃过了呢。”

很平淡很自然的,仿佛……仿佛两人从不曾分开。

※※※

限于条件,江之寒的晚餐走的是卡琳喜欢的半成品加工方式:煮好的方便面加青菜,鸡蛋,和火腿,自制的青菜核桃鸡蛋沙拉,再加半成品煮好的蟹肉杂烩。

小厨房里亮着灯,倪裳站在他身边,默默的帮忙洗菜摆碗。两个人偶尔说句闲话,但更多的时候是沉默。方圆几里都黑黝黝的,只有这处小屋亮着灯光。透过窗户,能隐隐看到山的轮廓,又越发感受到屋里温暖的氛围。

汤开了,面也煮好了,江之寒手起刀落,把一片片火腿肠削进碗里,然后是煮好的鸡蛋一刨为二,黄的面,白的蛋,红的火腿,绿的菜叶,搭配在一起,简简单单的却有视觉的享受。

关好火,坐下来,开一瓶Apple Cider,给两人各自倒了一杯。

倪裳的脸,好像是被炉灶的火烤的,红彤彤的,眼里神采飞扬。

她嫣然一笑,“你走到哪里,吃的倒是准备的齐全!”

江之寒扁扁嘴,“你还不知道我?就好吃这一口。我准备在这间小屋住上八晚,所以吃的一来就先准备的很齐全,中途还需要补充一次。”

举起杯子,他敬她,“来,为了大峡谷的偶遇。”

倪裳笑颜如花,“为了今天绚丽的晚霞。”仰头喝了一大口。

坐在灯下看美人,别有一番风味。江之寒细细看来,心里不由叹道,好久没有这么仔细的打量过她。今日的倪裳,确有些不同寻常。

才认识她的时候,她是温柔的,但也是活泼大方的,偶尔露出些女强人的风范。但自从分手以后,也许是自己主观的感受变化,倪裳成了个怯怯弱弱的小女生,总是带着点哀愁。江之寒看大专辩论会,也能看到聚光灯下那个自信满满,大将风度,沉稳妩媚集于一身的女生。但多数的时候,她更加端庄,更加沉静,特别是有他在场的时候。回想起来,无论是北山坡上的哭泣,河滩边的倾诉,还是宁大校园里的同行,清风陵园中的抚慰,倪裳总是那个受伤的,需要保护的,孤独的,有些柔弱的女孩儿。

很多时候,江之寒完全意识不到,无论在七中还是在宁大,甚至在UCD,那从来都不是倪裳在公众或是普通朋友面前的形象。在他们面前,她从来都是那个优秀的,自信的,细致而有礼貌,但却难以接近的,甚至有些高高在上的女生。

但今天,倪裳在偶遇的惊诧之后,似乎不同于往日。她简单的欢快,肆意的嘲讽,甜蜜的微笑,果断的发号施令。那些哀愁,无论是分手还是母亲去世引起的,似乎都暂时杳无踪迹。她回到曾经甜蜜的高二,带着些骄傲的美丽着。

为了这个,江之寒衷心的希望,今晚永远没有尽头,就如同他们曾经一起坐过很多次的那辆从学校到她家的公车,摇呀摇,期盼着终点站永不会到来。

※※※

这顿晚饭,简单,沉默,但很甜蜜。

两人一起去厨房洗了碗筷。很有默契的,都没有客气推辞。

收拾好东西,江之寒看了女孩儿一眼,她提议说:“可以再出去一趟吗?”

江之寒说:“当然。”

拿上手电,把自己一件厚的外套让她披上,出了屋,江之寒才问:“去哪里?”

倪裳偏着头,带着几分娇痴,“看星星啊!……我听说,这里是最好的地方之一。”

于是,车灯亮起,车轻轻的滑下屋前的山道,拐上一条上山的盘山公路。二十分钟后,江之寒终于找到了一处宽阔的所在,把车靠边停下,熄了车灯。

几秒钟后,车里的灯也自动熄掉,黑暗一下子扑过来,把两人瞬间淹没。

在黑暗里,江之寒调整着自己的瞳孔,慢慢的能吸收到一点光。女孩儿就在离她几十公分的地方,但面孔模糊不清。

飘飘渺渺的,有个声音传来,“真的好黑哦……”倪裳轻叹道。

砰的一声,车门打开,一阵猛烈的山风呼啸着刮进来。

江之寒忍不住说了声,“小心些……”,跟着出了车。

站在群山高处,方圆几十里内几乎没有人造的灯光的污染,只有静谧的黑夜。一抬头,一片光亮迎面扑来,数不清的星星,密密麻麻的遍布在头顶。

哈,江之寒轻轻的叹了声,绕到车前,坐到车的前盖上,仰头凝视。不知道是因为没有灯光污染的原因,还是海拔高的缘故,那些星星离着两人特别特别的近,仿佛伸手便可以摸到。

在天工峡,江之寒和沈桦倩一起,也曾看到过绚丽的星空。但这里和那里比起来,最大的不同便是这距离。那些星星,仿佛结成阵,压迫过来,近在咫尺,带着些摄人心魄的魔力。

不知道什么时候,倪裳也坐到他身旁。

她仰着头,问:“这些星星离我们有多远?”

江之寒说:“很多都有几百上千光年吧?”

她喃喃的说:“那……我们看到的它们,都是几百年前的它们。”

江之寒说:“是啊。”

女孩儿有些傻傻的问:“那现在的它们会是什么模样呢?”

半晌,她回答自己说:“那……要几百年后才能看到了呢……”

夜空静寂,她轻声的自问自答在山谷间回响盘旋。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