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长的一梦》_小鱼联盟 著
第五卷 此心安处是吾乡
第624章 深谷奇缘

大峡谷是江之寒很早就向往的地方。在探索频道,以及国家地理杂志上,他看过很多关于它的照片和录影。甚至以前在国内的时候,便闻听它的大名。在倪裳十七岁生日礼物的那本画册里,那也是他们想要周游世界的一站。

自从独自去优胜美地滑雪旅行以后,江之寒似乎爱上了一个人开车远游。这个春天公司有一周的休假,他选择的便是大峡谷。

春暖花开的时候,也正是这里最美的时节。

江之寒租了个Condo,便在山间。比旅馆好的是,这种住户出租的地方,更像一个家,可以自己烹调,也可以在晨间黄昏,一个人坐在外面的阳台上,远眺大峡谷的日出日落。举目望去,视野里有三五间人家,却看不到人迹,仿佛整个小山都是属于一个人的私密空间。远远的,偶尔有声狗吠,应和着清脆的几声鸟鸣。

住下的第二天,他选择坐直升机去俯瞰这条上天之手划开的鸿沟。飞机在下午起飞,在红彤彤的夕阳中飞回。滑翔在壁立千仞的山壁间,那样的雄伟和壮丽,确实超越语言的描述。

因为行程安排的随意,也没有什么特别的目的地,江之寒的旅行便有些真正度假的味道。直升机旅行的第二日,他早早的起来,煮了一杯咖啡【可惜这里只有红茶提供】,便坐在露台上的躺椅上,就着咖啡和早点,悠闲的看太阳慢慢升高,山谷间的光影不停变幻。

十点半左右,他才伸了个懒腰,收拾好背包,把相机包装好,锁好门,发动自己的奥迪,往今天的目的地开去。

今天到的这处,也算是大峡谷极有名的地方。山顶处有一块凸出的大岩石,走到顶端,便如同悬在半空。左右环顾,俱是高岩峭壁。往下看,仿佛深不见底。有恐高症的人,这时候忍不住会抓一把身前的栏杆。但站在这里,俯仰四顾,你很难不感叹自然的宏大,人类的渺小,以及时间长河的深邃。

今天的游人不算很多,江之寒一个人站在顶端,伫立良久,似乎才慢慢从震撼里恢复过来。他摇了摇头,又举起相机啪啪拍了数十张风景,才恋恋不舍的掉头往停车场走。

走到停车场,那里只剩了四五辆车。自己的奥迪旁边几个车位,一辆红色的福特车前车盖打开,有个女孩儿正俯身检查。

江之寒看着那背影有几分熟悉,不由走了过去,嘴里招呼道:“车出问题了?”

那女孩儿起身一回头,一时间,两人俱都愣住了。

张着嘴,过了足足三秒钟,江之寒才冒出来一句,“这么巧?”

※※※

倪裳站在山崖凸出的顶端,俯身往下看。虽然她双手抓着栏杆,江之寒还是忍不住伸手轻轻抓住她的手腕。女孩儿今天穿着一件浅黄色的薄毛衣,站在那里,真如风中摇曳的一朵小花。

她俯着身子,江之寒从侧面能看到她呼吸间胸口的起伏,却看不到她的神情。她仿佛迷醉在大自然的杰作里,又或是在这神工鬼斧的杰作前,正思考自己的人生。

好久好久,倪裳才直起身子,宛然一笑,道:“忽然想起一句诗,念天地之悠悠,独怆然而涕下。”

江之寒微微一笑,“陈子昂那是怀才不遇,触景伤情来着。”

倪裳一笑,露出整齐的白白的牙齿,“就是,古人都怎么回事儿呀?看到什么好风景,总是联想到自己没升官。”

江之寒扬了扬眉毛,觉得今天的倪裳有些不一样。通常来说,无论是古人还是长辈,信仰还是禁忌,倪裳通常都是不拿来开玩笑的。而江之寒呢,他信奉他最喜欢的George Carlin的话,要敢于嘲笑这世间一切事物。

倪裳深深的看了他一眼,“你……怎么会在这里?”

江之寒耸耸肩,“公司缺钱,全体放假一周,所以就自己开车出来旅行。”

倪裳眨眨眼,“我要离开美国了。想着以前住在加州,都没有来一趟这里,总觉得很遗憾。所以,坐飞机过来,算是最后的告别旅行吧。”那画册里的景点,同样还在她的心里。

江之寒惊讶道:“你才转过去一学期,怎么就要走了?芝大……在那里不很顺心?”

倪裳摇摇头,“不是的……主要是因为我爸最近身体越来越不好,前段时间又不小心摔断了腿。所以我思前想后,他不愿意到美国来常住,我迟早是要回去的。那么,硕士毕业走,应该是个好时间。我导师对我很好,虽然劝了几回让我继续读完博士,最后还是帮我联系了个很不错的工作。我准备下周就回去,先回中州呆两三个月,然后就去沪宁上班了。”

她轻轻吐了口气,“原本……准备回去的时候取道旧金山再和你道别的,没想到……会在这里遇到了。”

在心里,她感叹道,倘若是没奇缘,为什么偏偏会遇上他?

※※※

倪裳的福特车坏了,江之寒看了看,也看不出个究竟。他并不是修车的行家。于是,打了个电话,租车公司的人说会过来处理。便把福特车抛弃在停车场,带上倪裳,继续今天的旅程。

一路开过,在每个Scenic Point,两人都停下车来观赏一番。倪裳随身带了些干粮饮料,两个人随便对付着用过中餐。到了山腰一处景点,这里有一条蜿蜒陡峭的山道,可以一路向下,边走边从不同角度观赏大峡谷的风景。

倪裳站在地图前,看了好几分钟,回头问:“一上一下大概有六英里呢,要不要试试?”

江之寒沉吟着说:“这路很陡的,可是比平路的六英里难走很多,主要看你吃不吃得消啰?”

倪裳看了他一眼,“还是要看你啰,如果实在走不动了,负责背上来么?”

江之寒的心重重跳了一下。看过去,女孩儿的眼宛如往日,平静温润,如同玉石一般,但又带着隐隐的笑意。

有多少年了,倪裳不曾对他说过一句有亲密味道的话语?但今天在山间相遇,江之寒总觉得最初的惊讶之后,女孩儿的神态举止都很有些不同寻常。实际上,他自己还没有从偶遇的惊喜中恢复过来。

仔细想来,自己千里迢迢的到了加州实习,她却刚好早了两天转学去了芝加哥,这大概就是无缘了。但临时起意的到大峡谷来旅行,居然能遇到离开美国前的她,难道这不是缘分?要知道,大峡谷国家公园是如此之大,就算两个人这几天都同时在这里,停车场相遇的几率也是小之又小。

这如同两人相识这七年多的缩影:如果说没奇缘,偏偏成了同桌。如果说注定了缘分,彼此深入骨髓的喜欢,却最终不得不选择分开。每一次企图回去的时候,好像都有不好的事情发生。直到那一次悲剧,彻底打消了他的念头。与天斗,不过是自取其辱。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