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长的一梦》_小鱼联盟 著
第五卷 此心安处是吾乡
第622章 吴茵的耐心与信心

江之寒在优胜美地的大山间独自前行的时候,同样飘着雪的酒口镇迎来了廊兴木材公司第一次的年度销售商年会。

因为廊兴附近最近开发了一处著名的温泉景点,这次年会不仅包吃包住还包旅游。大冷的天,往据说是矿物质比当年杨贵妃泡过的温泉还要丰富的天然热水里一泡,那享受是无与伦比的。

吴茵加入公司的一年半时间,可以说带来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她的人脉以及人脉促成的销售渠道,解决了公司最紧迫的需要。最近半年,木材销售的总体形势不算好,但公司的订单却越来越多,两个月前达成了和附近另一个木材厂的战略合作协议,其实算是一种变相的兼并。吴茵带来的不仅仅是订单,她还建立起一支销售团队,把销售渠道扩展到江南,南方几省,和东南亚的几个国家。

负责年会具体组织接待任务的是总经理梁浩。他有时候开玩笑说,我们公司的总经理是给副总打工的。他这么说的时候,吴茵通常回他一个轻嗔薄怒的眼神。

这几天,和客户一起到的,还有一个吴茵的客人——舒兰。橙子老家的一个小学同学,家里是做木材生意的,她家舅舅和舒兰橙子的厂子也有生意来往,做生意信誉比较好。舒兰知道吴茵回老家主持一个木材公司的事情,便留了心,替他们牵线搭桥。一个多月前,双方达成初步的进货供货协议,都比较满意。吴茵给她打过电话,好好的感谢一番,又邀请她有空过来做客。所以这一次,趁着来廊兴附近的省会城市出差的机会,舒兰顺路过来探访一下吴茵。

吴茵抛下其它的事务,这两天便陪着舒兰,昨天去了一趟温泉,今天赶回公司,晚上在市里面的招待酒会她无论如何是需要出席的。

※※※

在酒店车库车库停好车,从电梯上来,吴茵抓住一个服务员,问了去商务厅的方向。下午的时候,有一个招待酒会,然后才是正式的晚宴。

这两天,吴茵和舒兰一起聊了很多。她们只很少的谈了谈事业和生意,更多的话题是大学时的生活细节,和当年共同认识的朋友。舒兰说起,小怪据说在往上认识了一个挪威女孩儿,几乎天天互通Email,很有点异国恋要萌芽开花的趋势。

但两个人最熟悉的那个人,还没有出现在交谈里。有那么几个时刻,她们互相看着对方,似乎都在等待谁说起那个话题,但最终都退后放弃了。

走过走廊的时候,有个西装革履的男人站在角落里抽烟。见怪不怪的,他的眼光跟随着两个漂亮的女子,随着她们的脚步移动,直到他们消失在拐角处。

依依不舍的一回头,却看见一个熟人,西装男子热情的招呼道:“张经理,真是巧,你怎么在这里?”

张经理笑答道:“来参加一个公司的年会。”

西装男子问:“是哪家公司,能请动您的大驾?”

张经理说:“廊兴木材厂。”

西装男子哎哟了一声,“那还真巧,我也是来参加他们的会的。没想到,这个公司不算大,能请动您呢……对了,我听说这个公司的老总,是个绝色美女来着。”嘿嘿的有些猥琐的笑起来。

张经理哈哈一笑,“确实是……对了,你是怎么和他们搭上线的?”

西装男子说:“是羊城经贸伍总的关系……你知道,她们公司最近的生意做的越来越大,和香港那边关系据说很深。因为这个,一定要给个面子的……”他看着对方,试探着问:“张经理,要请动你们公司,那面子可要更大哦……”

张经理若有所思的,“这个吴总,人脉确实很广嘛。”

西装男子说:“是的是的……我昨天认识的一个人,说是中州实业介绍的关系。中州和这里可是南北隔着老远,对了,我听说你们最近和中州实业生意做的不小啊。我上次去中州,听人说起过,那个集团,好像背景很深,没几年就在当地快成一霸了。”

张经理点点头,“帮我们牵线的人,还不让说。”

西装男子越发的感兴趣起来,“这么神秘?……张经理,我们认识快十年了,说来听听又何妨?我岂是到处乱传播的人?”

张经理道:“这倒没有什么不可以说的。人家应该也是好意,帮了忙不想留个名声,大概是朋友吧。江吴集团你应该知道吧。是他们总裁行政秘书亲自联系的我,说明了请照顾一下这边的生意,后来还告诉我希望不要拿出去说。”

在转角处,走错了路正转回来的吴茵和舒兰站在那里。

舒兰偷偷的瞟了她一眼,吴茵脸色平静,好像在听和自己无关的故事。

※※※

商务车里,舒兰坐在副座。

她说:“你这么忙,我都说了,不用亲自来送我。”

开车的吴茵说:“我顺路去同安办点事儿。再说了,你难得来一回。”

舒兰看着前方,半晌,咬了咬下唇,终于还是开口说:“他心里还是有你的……”

无头无尾的,但吴茵当然不会不明白她在说什么。

吴茵撇了撇嘴,“他呀……就这德性,你还不知道?”

不知道为什么,舒兰噗嗤的笑出声来。

收住笑容,她偏头看了眼吴茵,很认真的说:“你……是怎么打算的呢?”

吴茵挥挥手,有些大咧咧的说;“哎呀,最近忙的要死,没空想这些有的没的。”

偏过头,看到舒兰正凝视着她,“怎么,不信啊?”

舒兰抿嘴一笑,“哪有?我还不是你这样做决策的,这一年都忙的四脚朝天呢!”

吴茵踩上刹车,在一个红灯处停下来。

她似乎仰头看了看车顶,发了几秒钟的呆。转过头,看着舒兰,她轻轻的说:“他为我做的已经很多了……我也不瞒你,我是放手让他去找他最想要的东西。”

若有若无的叹了口气,她说:“老实说,我是有耐心的。但我……并没有十足的信心。应该说,一点儿信心都没有。说到底,不过是尽人力听天命这六个字罢了。”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