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长的一梦》_小鱼联盟 著
第五卷 此心安处是吾乡
第621章 大雪茫茫无人处

到美国来是来干什么的?江之寒从来没有很仔细的思考过这个问题。钟伯伯劝他来,是害怕他年轻气盛,继续和朋家纠缠不休。父母希望他来,几乎是基于同样的原因。而他自己呢?他似乎没有很仔细很仔细的想过。

有点像当年放了学出去吃饭,他问楚名扬去哪里好,楚名扬说不如哪儿哪儿。他很随便的一挥手,那就这样吧。似乎是一个很随意的决定,因为哪儿都差不多。

和才开始的高二时不一样。那时候,他似乎目标非常的单纯和明确:我要与众不同,我要抓住某个契机,我要找到一个领域集中的我的精力,我要筹到足够的钱去搏一把新生的股市,我要挣钱赶快给家里换个房子让母亲不要太辛苦,我要……追到那个女孩儿,和她厮守一生。

那以后呢,更多的似乎是惯性的延续,把企业做大,思考新的战略方向,赢得每一场商业争斗,结识更多的人来保护告诉发展的商业集团,希望有个人在身边不要那么寂寞。那些成功的或者甜蜜的瞬间,也曾有很大的满足感。但目标似乎不那么明确了,挣钱到某一个数字,或者是把企业做到怎么样的一个地步,江之寒其实并不是那么在意。

回头看来,当年最初的目标似乎都实现了。他说自己与众不同,少年得志,大概没有多少人会站出来反对。但似乎和坐在中州市图书馆里的过去比较起来,似乎总是缺失了点儿什么,那时候的激情不再在那里了,剩下的更多的是责任。

创出一个企业,把它做大,然后你便慢慢对它有了种责任感,仿佛他是你一手带大的孩子,需要精心的呵护。

那为什么要到美国来呢?远离企业的日常运作,也许可以帮助理清一下思路,集中精力在战略发展的方向上。也许,到这里来游历一番,亲身感受一下新的一波引领世界的科技大潮,能够拓宽自己的思路。

但这些,真的是当初来的理由吗?

答案应该是否定的。

这半年以后,江之寒就能拿到自己经济学的硕士学位了。但对于学术研究,他自我评价,已经少了关上门来静心研究的那份心性。他也许是有天赋的,他甚至设想过,四五十岁后重回大学当个讲师什么的。在美国,有很多在企业界成功的人功成身退以后去学校养老,他们可以带去很多工业界的实践经验,对校园会是一个很好的补充。但在现在这个时间点,攻读博士或者做研究似乎并不在江之寒的规划之中。

他今晚似乎终于有时间问自己这个问题:为什么来这里呢?

更多的,似乎是一种逃避。从某种意义上,有点像当年从七中逃到四十中。这一次,他从大洋彼岸逃到此岸。

文楚跳楼以后,江之寒确实一心想要报复朋元涛,甚至等不及要马上动手。但他终于失败了,有没有吴茵的劝阻他都会失败,回头看他自己很清楚这一点。那次失败,让他充满了挫折感。

因为他是站在正义那一方的;因为他那几年财富人脉都在以几何级数的增长,本以为至少可以护住身边的人;因为自高二以后,他几乎就没有失败过。倪建国也许是一个例外,但不是因为他斗不过他,不过是投鼠忌器罢了。

但现实残酷的展示给他,在社会阶层的阶梯上,他往上望去,云雾飘渺,遥不可及。江之寒并不是一心想要沿着那阶梯无止境的往上爬的那种人,他缺乏那种极端的动力。从小看《红与黑》和《荆棘鸟》那样的书,他就觉得穷其一生只想着往上爬的人不过是愚人,付出的代价通常太惨重,不会得到真正的幸福,更会错失人生旅途中最美丽的风景。

在某个时刻,他觉得自己已经够有钱了,够成功了,可以好好的享受生活。但在生活中,无论是成就感,还是幸福感似乎都不那么多的能感受到,而文楚事件几乎毁掉了所剩不多的那份成就感和幸福感。

在挫折感之外,吴茵的离开和白冰燕的车祸也是让他逃避的重要事件。这两者,似乎又是相互关联的。

对于白冰燕,江之寒更多的是一种无法与天斗的无力感。他扪心自问,总觉得自己并没有做错什么。没错,那盘录像是他录的,但他当年不过是为了自保,以后从来没有想过要利用它。如果有错,他不过是疏忽大意没有提前销毁它的错误。但这个错误的代价太大了,在清风陵园的夏日黄昏,他抱着倪裳,清楚的感受到两人之间因此产生的鸿沟,满是委屈,还有很多的不甘。

而对于吴茵,感觉又更复杂微妙很多。在很多时刻,江之寒觉得自己是爱她的,那些甜蜜温柔,并不是可以做戏假装出来的。也许,比爱更多的,是从心底深处往外的怜惜:他心疼这个女孩儿生长的环境,她表面光鲜下曾经的挣扎,她有家难回的苦涩,以及她咬紧牙关努力奋斗的执着。

当他告诉她愿意帮她处理和家里的关系的时候,她说,好吧,我都听你的。江之寒的前两任女友,不管多爱他,多半不会那么说。伍思宜也曾接受他类似的建议,她会自己仔细思考权衡,点头说,听起来好像不错,让我去试试?倪裳呢,她高傲的仰着头,告诉他,父母比他更重要。

开始的时候,江之寒是在寂寞中想要寻求一段类似后来和卡琳的一段关系。但即使是卡琳,离开的时候双方何尝没有好多不舍,心里也划下淡淡的但也许持久的伤痕。但吴茵不同,和她在一起久了,那初衷早就被丢在了角落里。有一度,他们似乎都接近了婚姻。林墨曾经问过他,你准备毕业就娶她吗?

林墨这样问他的时候,江之寒才悚然惊觉,他似乎从没有想过这件事。虽然总是温柔甜蜜,他似乎从来没有迫不及待的,等着毕业的那天,甚至不用等到那一天,早早的把她娶回家。从此心愿得偿,不再有憾。不像以前,他迫不及待的等着那高中结束,便可以和倪裳远走高飞,不再被大人们约束。

是因为对象变了?还是根本就是他自己变了?

梁浩的话,在江之寒心里确实曾经留下了印记。他能够全心全意的对吴茵好吗?能够像她对他那样,百分之百的依赖,毫无保留的信任吗?如果做不到,对她是不是一种不公平?江之寒努力回忆,有时候忍不住想,自己是不是一直在等待那一刻,等待吴茵犯下一个大错误,然后好拍拍手,径直离开。

在显意识里,每想到此,他都不由惊惧,不迭的否认,绝不是那样。但在潜意识里,大概正是因为这有几分接近事实的惊惧,迫使他不想再回到这个事情上去。

好吧,她回去了,鼓起勇气打过去的两个电话都似乎是那个梁浩接的。她回到家乡,和青梅竹马的男生一起开创事业,也许那才是对她公平的,或者让她幸福的?

江之寒在逃避的,不仅是白冰燕和吴茵,甚至还有林墨。

小丫头对自己的崇拜,以至于依恋,经历了这么多女生,江之寒自然不会看不出来。长了这么多岁,经历了这么多人,还从来没有一个人像她那样,毫不犹豫的扑到自己身上,帮他挡刀,愿意为他去死。那样的付出,于他同样是很重很重的负担。

和林墨的同学聚会的时候,江之寒看着君子好逑的男生们,忍不住腹诽,嘿,你们这小样儿,压根儿配不上小墨。但理智的想起来,他知道这是不对的,他不应该也不能去干涉她的幸福或者选择。

如同很多年前他对温凝萃说过的话那样,爱情太激烈,刚而易折。而由于某个不知道的原因,他能奇妙的感觉到和这个小丫头的特殊联系。他希望她是他生活的坐标,永远不会消失或者疏离。而要做到这个,他告诉自己,必须要保持距离,不能靠的太近。

美国的生活是很好的,江之寒从不后悔到这里来,哪怕就只是来看看这蓝的不像话的天,或者就是为了认识那三两个红颜和知己,这一行也值得回忆。

但正如他对卡琳所说,此心安处是吾乡。对于他来说,这里真的能是安心之处吗?

江之寒盘腿坐在帐篷里,身边亮着盏小小的应急灯。两天前,他找到一个森林巡警,向他咨询这条越野滑雪的路线的时候,对方一再询问他是否有丰富的野外生活经验,还谆谆嘱咐,要备齐各种需要的物品,确保通讯的畅通。江之寒很自豪的向他展示了自己的卫星电话。卡琳临走的时候,江之寒送给她的礼物便是一部卫星电话和一个充好了值的账户。在哥伦比亚那个鬼地方,谁知道什么时候会断了联系。他顺便给自己也买了一部,虽然在这里几乎不太用得到。

和第一晚一样,江之寒搭帐篷露宿的这个营地,只有他一个人。实际上,最近一个他遇到的滑雪者,还是三十个小时以前的事。他选择的这条越野路线,已经远离了热闹的优胜美地公园中心,进到内华达山脉的深处。身处人群之中的时候,也许你不觉得。但当你一个人一天一夜的独行在雪地里,那种孤独的感觉便迸发出来,不可抑制。

傍晚的时候,飘了一点儿小雪。举目望去,四处都白茫茫的。树秃了,但还高高的挺立着。在这荒无人烟的野外,也许是方圆几里内唯一的那个人,江之寒坐在帐篷里,望着外面茫茫的天地,心思却不知飞到了何处。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