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长的一梦》_小鱼联盟 著
第五卷 此心安处是吾乡
第619章 极品老关

和国内公司一样,美国公司也有请客吃饭的公费开支,可以是请客户也可以是请属下,通常各级经理和销售人员每年都有一个定额可以报销。江之寒接到的新任务,附带的福利便是多了这么一项公费吃喝报销的好处。

到了经常聚餐的中餐馆,江之寒发现除了平常一起聚餐的五个人,今天还多了一位。

夏成龙偏过头,朝他眯了下眼。

江之寒有些迷惑的看他一眼,他若无其事的转过头去。

方思域介绍说:“这是老关……这是小江。”

老关看起来四五十岁,头发很稀疏,个子小,略微有些发体。

他呵呵笑道:“你是可以报销的吧?”

江之寒点头。

他说:“不介意多我一个吧?”

江之寒打个哈哈,“怎么会?欢迎还来不及呢!”

于是,一群人坐下来开始点菜。

大伙儿问江之寒,拿了什么任务居然有这等福利。江之寒呵呵一笑,敷衍道,签了保密协定的,不敢和你们说。

夏成龙笑道:“不会是叫你去跑融资吧?”

江之寒睁大眼,“这都让你猜中了!”

大家哈哈一笑,自然没有人相信这个玩笑话。

点菜的时候,江之寒便注意到,老关一人点了两个菜,其他人都只点了一个,不过他并没在意。吃完饭,江之寒拿卡付账,老关便叫来服务生,让他把剩下的饭菜打包。

江之寒瞟了他一眼。通常来说,一家人出去吃饭,吃不完的打包拿回家在这里是常事儿。但同事间吃中饭,很少有人把大家吃桌菜吃剩了的打包。

出了餐馆,照例江之寒上了夏成龙的车。今天大家开了三个车出来,车里就只有他们两个。

夏成龙发动引擎,嘴里问:“真的……是让你去跑融资?”

江之寒淡淡的说:“帮着跑跑腿而已。”

夏成龙点点头,“那也不简单……我早看出你不简单,小江,哈哈。”

江之寒跟着打了个哈哈。夏成龙这人性格很有几分豪爽,算是比较对他的胃口。

夏成龙一边开车,一边和他闲聊,“知道为什么今天我对你眨眼睛了吧?……那个老关。”

江之寒问:“怎么了?……哦,他倒是挺节约的,吃不完的都打包拿回家。”

夏成龙鼻子里哼了一声,有些不屑的说:“整个CRMH,你知道名气最大的华人是谁吗?”

江之寒一笑,“难不成是他?”

夏成龙说:“你算猜对了。”

江之寒问:“他有什么出名的事迹?”

夏成龙不屑道:“噌饭啊!”

江之寒有些惊讶的问:“就为这个?”

夏成龙说:“人家可是做到一定的境界了……我听说,公司里只要哪天中午有客户请客,不管是哪个部门的,他一定千方百计找到认识的人一起跟去。”

江之寒哦了一声,“那他交游挺广的,人家也要让他去啊。”

夏成龙说:“老美不太在意这个,反正多一个人就多二三十块钱最多了,客户请我们工程师吃饭,也很少去很贵的地方。我们小组和他八竿子挨不到边,去年感恩节前后因为要购买一批设备,供货商的销售三天两头的跑过来请吃饭,他便找上我,说要跟着一起去,开始说是去了解一下我们在做什么。都是国人嘛,我也不好说什么,再说又不是花我的钱。所以,第一次我就把他叫上。结果呢,他每次必到,有时候我有事不去他也一定出席,搞得那边的销售以为他是我们组的,想要和他推销东西。你知道老美请客有时候去的餐馆是各吃各的,不像我们那样合起来吃。他总是就点两份儿,还能都吃了。大家都说他胃口好,个子不大吃的很多。后来,我听别人说,你猜怎么着?”

江之寒问:“猜不着。”

夏成龙说:“他说,中午吃两份儿,晚饭就可以省了。”

江之寒不由笑起来,“不会吧,这也太夸张了。”

夏成龙说:“总之,人家就是要省饭钱,有带的,带一份儿回家吃,如果有多的,连带媳妇儿的也给带一份儿。没带的,干脆吃双份儿,肚子填饱了,晚上就不用开火。”

江之寒问:“他家经济情况不太好?”

夏成龙说:“狗屁……我不知道他家情况如何,反正他老婆也是上班的,有一个儿子,都老大了。他开什么车?宝马745,你看我开的是什么车,便宜的日本车。你说,他会比我穷?”

江之寒笑道:“开宝马745天天省饭钱,这要省多少年才能省下来呀!”

夏成龙说:“可不是!关于他的故事,流转的多着呢,早就出了我们华人的圈子,要不我说他是公司最有名的华人。有一次,那时候还是公司有免费零食供给的时候,他下班在包里塞了很多饼干饮料什么的往外带,结果被Security的人拦住了,后来还打电话找来经理才把事情摆平。更夸张的是,我听说他车里常年放一个可口可乐的杯纸杯,到了一家麦当劳前面停车就拿着进去盛满了。”

江之寒大笑,“这个……这个一定是杜撰的。”

夏成龙说:“你还别不信……我也是好奇,借口眼馋他的宝马7,搭过他好几次车。真是每一次都看到他车里放着个空的可口可乐纸杯。其实这不算夸张的,最夸张的是有人说他经常从公司厕所里拿开屁股纸回家用。所以一楼那个厕所开屁股纸消耗的总是特别快。”

江之寒哈哈大笑了几声,“哎呀……笑死我了,是不是真的?”

夏成龙叹口气,“你知道我为什么有些看不惯他吗?”

江之寒恭维说:“你这么豪爽的人,当然看不惯这种贪小便宜的性子啰。”

夏成龙说:“这倒是次要的,关键是他太过份了。这里很多人本就喜欢上纲上线,搞种族歧视。久而久之,公司里的白人就觉得,唉,华人就是这么Cheap,你知道吗?就是这种人,特别丢我们的脸!我真不知道,省那么点钱儿,带到棺材里去干什么!”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