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长的一梦》_小鱼联盟 著
第五卷 此心安处是吾乡
第617章 牢骚

林墨和倪裳在北山坡面对那雕像沉默无言的时候,大洋彼岸的江之寒开始了他的实习生生涯。

他没有料到的是,初来乍到,便遇到公司陷入财政危机,大裁员甚至公司关门的传言漫天飞舞。在这紧要关头,一楼二楼的工程师们坐在自己的小隔间里,大多无心工作,有忙着联系下家准备退路的,也有无事可做静观其变的。三楼却是另一番景象,经理们马拉松似的会议一个接着一个,大老板似乎每天都在接待风险投资公司和银行的重要人士。

而江之寒这个小小的Intern呢,自然无人问津。和保罗认识的副总,也就是没有面试就给了江之寒一个实习生机会的那位,一周前跳槽去了街对面的公司。虽然每个看到江之寒的人都在心里嘀咕为什么公司这个时候还在招Intern,但谁也没有时间来理会他。第一天接待他的经理James是他的顶头上司,匆匆的谈了此话,也没有分配给他任何实际的任务,倒是让他签了一份保密协议书。呆在三楼,就算是去帮人复印一下资料,也是能接触到一些所谓的机密信息的。

于是,这两个星期,白天在CRMH的江之寒有大把的时间,除了和苏珊大妈坐在一起聊天吹牛说说故乡好以外,他时不时的溜到楼下,和新认识的同事夏成龙方思域闲聊,很快的便认识了一群公司工作的华人工程师,这里面有已经是美国公民的,也有还没有拿绿卡拿着工作签证在工作的,年龄多在三四十岁之间。

江之寒很热情的向他们询问一些公司产品,竞争者,和工业前景之类的问题。他以为,身在一线的工程师,虽然视野没有那么广阔,平常也不会去考虑战略发展之类的问题,但他们对这个工业的技术发展前景,以及竞争对手,供货商,客户也是有他们独特的视角,而这些看法有时候也是很宝贵的。

江之寒年龄虽小,职场上的应对早已烂熟于胸。大家看他年纪小,性格又好,倒是很乐意和他闲聊,反正这几天也没有精力工作。小家伙在三楼闲逛,指不定还能听到些什么重要的信息。大家都笑说,公司都要垮台了,你还在关心工业前景,学习态度着实可嘉。

※※※

中午的时候,是公司同事聚餐的首选。在美国公司里,下了班大家多各自回家,很少有晚上在一起聚会的。江之寒接触到的这些在美国的人,尤其是已婚的,绝大多数都很顾家,一下班便消失不见,有要去接小孩儿的,也有要回家准备晚饭的,想要抓个人一起去酒吧喝两杯,都不是件很容易的事儿。

今天中午,和江之寒一起吃饭的有五个国内出来的工程师,包括夏成龙和方思域。饭桌上的头号话题,自然离不了这几天百说不厌的裁员问题。

方思域笑着问江之寒,“小江,今天上午有什么内部消息可以给我们发布?”

江之寒耸耸肩,“我只知道,301C和302C,从早到晚,今天到周末的会议日程都排满了。我一早上,就帮他们印了一百多份公司资料,大概是给VC的人看的。”

叫王焦的IT工程师接话说:“明天下午一点到五点,是所有二级经理以上的人开会。后天是一线经理的全会。我琢磨着,是不是挨刀,就看这两刷子。”

夏成龙皱眉道:“那是例会吧……应该没有那么快,至少还能撑好几个月。”

方思域摇头说:“这还真不好说……”

夏成龙喝了口茶,忿忿不平的说:“我说要裁员啊,最该裁的就是那些经理。成天动动嘴皮子,有个狗屁用。我们那个项目组,两个项目经理,两个Director看着,干活儿的只有五个人,还有一个做好了架构,下面的东西完全不动手的。那不是一半的劳动力都被浪费了?你说,这么小的项目,为什么需要两个项目经理看着,成天啥事儿都不做,就是开会,还有就是给你添乱。敲敲脑袋,给你做一个Schedule出来,完全不Make Sense。他们根本就不懂技术,你给他解释这个东西不可能两个星期完成,他问你为什么不可以……你给讲需要做这个做这个做这个,每一个都需要多少的时间,他又听不懂,完全是对牛弹琴嘛……”

夏成龙一番牢骚,大家都频频点头。对于很多工程师而言,多多少少的会觉得很多经理职务是多余的设置,不干实事,只讲空话。

叫封齐贤的测试工程师说:“我听到的消息,我们部门是最惨的,最少是两个走一个。”

方思域安慰他说:“老封,我看你不用担心。你们测试部的人,除了你几乎没有能干活儿的。上个月帮我做测试的那个老印,就是那个很黑很瘦戴个小眼镜儿的那个,叫什么来着……我的天,那人啥也不懂。测试软件换个平台启动设置,都要把我叫过去帮他弄,搞不定。我两天就能做好的测试,他给我足足拖了两个星期,最后还是我实在等不及,过去手把手教他做的,简直就是废物点心一个嘛……”

封齐贤哼了一声,“你就不懂办公室政治了吧?那个狗屎老印,在我们那里吃香的很。成天都不干活儿,有空就去Director那里吹牛打屁,经常晚上十二点给各级经理转发他刚刚出炉的测试结果,搞的好像他天天加班到十二点一样。”

夏成龙一拍大腿,“我操……我最烦的就是这个……那帮家伙做份内的事情,做完了就做完了,相关的工程师转一份报告就行。他们倒好,每次都CC给万多的经理,上次我们组那个老印,我靠,那才叫夸张,一个两个小时就做好的东西,拖了三五天才做好,做完了足足写了一大篇,CC给了好几个VP,好像他刚发现了新大陆一样!”

方思域叹道,“老印就这个德行,事情做三分,牛皮吹七分。我们呢,事情做十分,又有什么用?你去三楼看看,有多少老印多少老中?”

同硅谷很多高科技公司一样,CRMH有为数众多的印度裔工程师和华裔工程师,但身处高位的印度裔却是远远多于华裔。大家谈论起来,多会抱怨老印性好吹牛,不干实事,却窃居高位,让人情何以堪!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