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长的一梦》_小鱼联盟 著
第五卷 此心安处是吾乡
第616章 雕像

倪裳说:“我还没有做最后的决定。但如果我只要硕士学位的话,再有一个学期就可以完成。小墨,这件事,你先不要对我爸说,他一定会反对。但我还是想回来,你知道……他现在就只有我一个人可以依靠了。我不照顾他,谁来照顾他?”

女孩儿笑了笑,心里却叹了口气。很多年前,江之寒曾经评价她说,她的生活中有太多的框框,现在呢,她身上的责任似乎比以往更沉重。对于她来说,爱情还真是一件奢侈品呀。

※※※

在倪裳家里吃过晚饭,从客厅的窗户往外看,晚霞红彤彤的挂在江边天际。夏天黑的晚,倪建国便叫两人出去走走,自己留在家里收拾碗筷。他说,夏天的中州,就早晚凉爽一点,趁着这机会出去呼吸一下新鲜空气,别老窝在家里。中州这两年变化的也大,小墨你领你姐姐出去转转。

于是,两个人牵着手,下了楼来,沿着楼下那条熟悉的支马路往外走,不知不觉的就到了图书馆前的公车站。

心有灵犀的,林墨和倪裳对视了一眼。

“去七中?”她们俩异口同声的说。

像江之寒说过的那样,世界在走,我们这里在跑。两年的时间,中州的变化不可谓不大,这趟从倪裳家门口到七中大校门的公车,大概是为数不多几乎一成不变的东西。还是没有空调,还是有些破旧的刷着大幅广告的车身,不同的不过是涨了两毛钱的车票。

这趟车,在倪裳的少女岁月里,曾经有着那么甜蜜的回忆,和那么重要的意义。她坐在车上,就像走进时光的隧道,不由得有些恍惚起来。但车外的景物提醒她,这世界终究是变了。她指着好多不认识的建筑,问林墨,林墨一一的耐心的给她更新中州的变化。

摇呀摇,终于摇到七中的校门口。下了车,走几步,迎面看到两个冲天的白色石柱,翻新后的校门外蹲着两只威风凛凛的石狮子。

倪裳皱了皱眉头,“干嘛放俩石狮子啊?”

林墨嘻嘻一笑,“我也是这么说,不知情的,还以为里面是一王府呢……”

两人进了校门,往前走,两分钟的功夫,便到了大操场。倪裳停住脚步,从高处看已经铺了红色塑胶跑道的操场,和加宽加高过的操场四周的坐席,不知道怎的,便想起那个周四的下午,他第一次在体育课测验中跑了四百米的第一,远远的走过来。那时候,自己便站在这个位置,轻轻的替他鼓掌。远远的,他把右手放在胸口,很绅士的鞠躬。

抿了抿嘴,倪裳拉了一把林墨,“走吧……”她说。

这七中,终于也是换了模样,新矗立起来的实验楼,拔地而起终于完成了的多功能楼。倪裳视线过处,似乎想要捕捉到一些残留的熟悉的东西。

“变化真的好大。”她摇头感叹。

两人路过当年的高中教学楼,前面便是篮球场和升旗台。

倪裳说:“这里总算还保留了些原来的模样。”

林墨往左边一指,“可是你看,姐姐,当年约会的圣地北山坡不复存在了……”

江之寒公司在这里的二期开发计划上半年已经完成,北山坡这一面已变成了人造的园林,和绿荫里掩映着的六栋四层豪华小楼。作为部分补偿,开发商明年会给学校捐建一个小型的图书馆,会是中州市甚至省里面中学里规模最大的。

林墨建议道:“去看看?”

倪裳问:“能进去吗?”

林墨说:“还没入住呢……以后呢,我听说这一面也会对学生开放的。”

说话的功夫,两人沿着青石的阶梯往上走。弯弯的月亮高挂在西边的天空,晚霞的余光透过大树的间隙映下些柔柔的光影。水声潺潺,是一道从山上下来的人造溪流。在树木花丛的间隙,隐隐能看到一栋青色的建筑,露出上面的两层。

那小径到了一半,从青石板变成了人造的碎石铺成。拐过一个弯,前面用木栅栏圈起来一株苍劲的古意十足的大树,前面的石板上镌刻着说明,用玻璃镶好。倪裳凑近看了看,原来是一株明朝的古树。

她回头问林墨,“移过来的?”

林墨瘪瘪嘴,“据说是好风水呢……花了大价钱的。”

倪裳叹了口气,“真是……太奢侈了些。”可是,谁不想在这样的环境里拥有一套豪华的公寓呢?

林墨说:“我最喜欢的还不是这个。”拉着倪裳往前走,穿过两个花圃,眼前忽然豁然宽敞,却是一块不小的空地,四周都摆着木椅。虽然现在还没有入住,椅子上已坐满了人,都是周围的居民来赏景和纳凉的。

在空地中间,是一座一人多高的雕像。一个少女侧着身体,伏在横着的一截树干上。她眼神哀伤,似乎正在哭泣。

林墨眼神亮亮的,“我特喜欢这雕塑……”

她定定的看着它,却听不到倪裳的附和。转过头去,只见近在咫尺的姐姐微张着嘴,脸上神情变幻,开始好像是惊愕,慢慢带出些悲伤,里面又夹杂着甜甜的回味。

林墨心里一跳,她转过头,盯着那雕像,心里叹了口气,我真傻,我一直觉得这雕像说不出的亲切。原来……原来,原来是这样。

不知不觉的,倪裳已经松了她的手,下意识的理了理鬓边掉下来的一缕头发。

林墨没有说话,她侧过头去看她,姐姐的眼角似乎带着一点晶莹的湿润。

在心里,倪裳长长的叹了口气,因为没有了未来,你要把我们的过去都裱起来放在这里吗?她这样想。

忽然,林墨开口问:“要是有一天,他回来找你,要你回去,你会答应吗?”

倪裳轻轻的摇头,“他不会的……”

她很肯定的说。不知道为什么,她能感觉到,他的心里也许还残存着好多喜欢,但由于某种原因,他再不会回来了。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