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长的一梦》_小鱼联盟 著
第五卷 此心安处是吾乡
第614章 姐妹【上】

听见敲门声,倪裳快步走过去打开门,门外的林墨一身碎花短裙,戴着个娇俏的帽子。她伸出手,把一大包东西塞进倪裳怀里,“姐姐,别的没有带,里面全是吃的。”

倪裳嗔道:“干嘛带礼物,真是的!快进来吧。”

林墨换上拖鞋,探头四处看了看,“咦,倪叔叔不在家?”

倪裳说:“知道你要来,我爸亲自出去买菜去了,说今天他下厨。”倪裳大四和出国这两年,林墨虽然平时也不在青州,但寒暑假回家时常来探望倪建国。一来二去,倪建国很是喜欢她。

说到买菜做饭,倪裳心里叹了口气,眼光不由溜到客厅里还挂着的母亲遗像上。想当年,父亲也是回家就一翘腿,看着报纸等吃饭的人。现如今,买菜做饭这样的活儿,他都已干的很熟练。

招呼林墨坐下,她去冰箱里拿来饮料,开了盖子,递给林墨一瓶。

林墨感叹道:“真热啊,这几天!你还习惯吗?”

倪裳微笑道:“还真有些不习惯。加州那边的天气,有些四季如春的感觉。夏天有时候也有三十度以上,但呆在树荫里便一点儿不觉得热。到了晚上,气温很快就降下去了,通常只有十几度。回到中州,最大的感受就是到了晚上,热气久久都不散。还好我这次回来家里安了空调,要不呀,还真是难熬。”她喝了口茶水,问林墨:“你提前回来,没有耽误你的事情吧?”

自从高二开始,林墨每年假期都会下乡去参加江之寒名下的助学基金会赞助的支教活动。进入大学以后,她承担的任务更加多起来。除了去小学当临时的林老师,她这两年还在帮助卓雪做一些行政和宣传工作。这次为了回来见回家探亲的倪裳,她是提前了一周回中州的。

林墨说:“最近出了点事儿,卓雪姐很生气。去年和前年小折乡有一笔修缮教室的经费,今年查实了被校长部分挪用去娶媳妇儿。钱虽然不多,但是影响很坏。我这次和她一起去了那里,见了那个校长。唉……他也挺苦的,一个月只有几十块钱工资,一个学校一共就六个老师,他一个人要带好几个年级好几钟课。收入太低,一直都娶不上媳妇儿,家里人都劝他还不如去南方打工。这不,年龄大了,传宗接代的压力压得直不起腰来,就挪用了钱好歹娶了个媳妇儿。我们去之前,也不知道这个情况,先给乡里面和村里面都打了招呼,说是要处分他。过去一看,处分了他这学校谁来管学生谁来带?好多小孩儿和小孩儿的家长都跑来求情。我们去他家里看了看,条件真是太艰苦。卓雪姐也很为难,后来还是楼叔叔拿主意解决的问题:挪用的钱必须归还,写检讨然后行政记过,暂时保留校长的职务,留待观察。私下里,卓雪姐自己出了一笔钱,帮他支付了所有的费用,还有些多的,改善一下家里的经济状况。其实呢,我们也想拿出一部分钱,来帮助一下这些民办老师,但资金实在是有限。下次打电话给他的时候,我还准备着好好多压榨出些钱来。”

倪裳看着她微黑的肤色,“被晒的吧?”

林墨一笑,“是啊,天天在外面跑。不过你说的是对的,我记得你那时候总对我说,帮助别人会让你感到真正的快乐,我这两年常常跑乡下,真的能感觉到这一点。那里的人,虽然生活苦些,人都好的不得了,真的!”

倪裳微微摇头,“说起这个,我这两年做的可是远远不如你多呢。”

林墨促狭的笑了笑,“美国人民不是据说都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么?你在那里也不伸一下援手?”

她喝了口饮料,问:“对了,姐姐,你怎么忽然就决定转学去芝大了呢?”

倪裳说:“这主要是我那个导师的缘故。他大概和芝大谈了好一阵了,只不过当然是瞒着我们的。芝大决定给他一个终身教授的职位,而且还是那种特别的带头衔的终身教授。总而言之吧,待遇什么的都比较好,再加上芝大总体上来说在学科里排名也更靠前,整个平台比在UCD要好,对申请资金出版论文都会有不小的帮助。因为我的项目是他申请下来的,会跟着他一起走。于是他劝我也转学过去,我考虑了一阵,也就答应了。”

林墨眨了眨眼,“他却是跑到你那边去了,你知道了吧?”

倪裳神色很平静的,“嗯,我前两天才收到他的Email。家里没法上网,我是去中大一个朋友那里收信时才看到的。”

林墨凝视着倪裳,“真不巧哦……”她感叹说。

倪裳对上她的目光,旋即又避开了。这一次,她没有接话。

林墨的目光在她脸上停留了好一会儿,“呵呵,金发的女朋友也散了,你听说了吗?”

倪裳抬起眼,“哦?……这一次,又是为了什么?”

林墨习惯性的瘪了瘪嘴,目光越过客厅的窗户,投到很远处的某一个建筑上。她说:“需要理由吗?”半晌,她又自言自语道:“不需要吗?……需要吗?……不需要吗?”

倪裳被她逗的乐了,“小墨,你在说单口相声吗?”

林墨笑了笑,“对了,上个星期来看倪叔叔,他很委婉的问起,你现在有没有交男朋友。”

倪裳扬了扬眉毛,“你怎么回答他的呢?”

林墨嘟嘟嘴,“我?……当然是实话实说啰。我说,林叔叔,我不知道唉。兴许交了吧,反正从来没有对我说起过。”她有些促狭的笑吟吟的看着倪裳。

倪裳追问:“然后呢?”

林墨说:“他让我帮着问一问。”

倪裳微微摇了摇头,六年前生恐自己谈恋爱的父亲,现在又担心自己没有谈恋爱,还真是有一些讽刺呢……

林墨似笑非笑的,“姐姐,你还没回答我呢。”

倪裳白了她一眼,嗔道,“我哪里有时间?”

林墨玩笑道:“姐姐是要做居里夫人吧?对了,居里夫人也是居里的夫人呢!”

倪裳被她绕的笑了起来,“别和我贫嘴了,你呢?你们班那个班长12分钟跑还没有练及格?”

林墨蹙眉,“讨厌哦,谁和你讲的这些八卦……是他讲的吧?”

倪裳似笑非笑的,“他是谁啊?”

林墨反击她,“他?……你高中同桌啊!”

倪裳道:“不管是谁讲的吧,你还没回答我呢,小墨。”

林墨骄傲的翘起下巴,复制倪裳的回答,“我哪有时间哦!”

倪裳拉过她的手,很诚恳的说:“其实呢,如果有合适的,学校里谈谈也挺好。在学校里吧,大家比较单纯,不那么功利,兴许反而能找到你想要的那个人。”

林墨深深看她一眼,“经验之谈?”

倪裳轻轻掐了她一下,“你今天怎么回事儿,老刺我?”

林墨拉着她的手,垂着眼,轻轻的说:“姐姐,你不觉得……这一次,他是去找你的么?”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