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长的一梦》_小鱼联盟 著
第五卷 此心安处是吾乡
第613章 公司生态【下】

江之寒看看表,离他通常吃饭的时间还有一阵。他今天啥也没带,坐在那里也是无聊,便起身去拿瓶可乐。和苏珊闲扯了几个小时,嗓子都快冒烟了。三楼的冰箱里剩下一堆矿泉水和Dr.Pepper,可乐却一瓶都没有。闲来无事,他便走楼梯下到二楼。

公司每层楼都有一块区域,提供些免费的饮料食品,有咖啡机和微波炉,带饭的员工可以来加热。刚走到那附近,便听到有人大声的说着亲切的汉语。

那人道:“什么叫王小二过年,一年不如一年。前年的这个时候,中餐和晚餐都是免费的,我们天天都加班儿,吃的贼好。去年的这个时候,免费吃饭没有了,饮料零食还是有一大堆。现在呢,不仅吃的没有了,零食没有了,饮料就剩这么几样,还经常缺货。我给你说,连妈的前天去领的笔记本和圆珠笔,都比以前下降了好几档。我上个月去德克萨斯出差,愣是只给我报三晚上的住宿,要我六点钟结束,坐深夜的飞机回来,否则食宿自理。你说说,这是什么世道?”

听着似乎带些京片子的唠叨,江之寒不由觉得有些亲切。他略略缓了一下脚步。

有人接话道:“成本控制,成本控制……我也不懂了,几瓶水能控制出多少成本出来!”

说话带着些京片子的人道:“扯淡……我给你说,这个公司里光拿钱不干活的,没有一百也有八十。要控制成本啊,统统开掉,天天杀猪给大家吃都够了!”

他的朋友压低了声音,“喂,你以为这里只有我们懂中文!”

那人道:“扯,怕个球!”

江之寒正站在那里,想不好进退。两个华人模样的人已经从拐角处转出来,他很自然的微笑着点了下头。

擦肩而过的时候,个头高的那位忽然开口问:“怎么没见过你,你哪个部门的?”说的是标准的汉语。

江之寒停住脚步,微笑着答他:“我才来的,来做Intern的。”

那人张了张嘴,“今天才来的?”

江之寒点头,“是呀。”

他的同伴穿着件公司产品发布时发的文化衫,头发梳得很整齐,“你是才招进来的Intern?”他问,似乎带着些急切的表情。

江之寒有些惊讶,不知道为什么今天第二次有人对公司招了他一个小小的实习生表示出不解。

他点头道:“是啊,我叫江之寒。”

高个子短头发的男子哈了一声,“哈哈,有缘有缘,第一天就碰到了。我叫夏成龙,河北人。你老家哪里的?”

江之寒心里不由一乐,原来这里也不乏很不矜持的同志啊……

※※※

坐在椅子上,江之寒四处看了看。中午的时分,正是这家中式牛肉面餐馆生意最好的时候。侍应生端着大大的面碗,跑一样的疾步上着菜。三十个桌子都已经坐满了人。

坐在他对面的,是一个小时前才认识的公司的同事,夏成龙和方思域。吃饭前的这会儿功夫,大家已经交换过基本的信息,籍贯,职业,大学,如此种种。

夏成龙似乎是个很豪爽的北方人,和江之寒有些一见如故的意思。他很详细的给江之寒介绍起公司的产品和历史,免不了对现在各种待遇的降低又抱怨了几句。

江之寒很谦虚的请教他,“公司现在财政很吃紧?”

夏成龙很大声的喝了口汤,解决了他的张帆。他拿餐巾纸随意抹了抹嘴,说:“我给你讲,我们这样的公司,现在还主要靠VC【风险投资】的钱运作。我听说啊,这一轮VC的钱周期快到了,现在要筹集下一轮。我看啊,大概遇到困难了。”

江之寒扬了扬眉毛,旁边坐着的方思域似乎给了夏成龙一个警告的眼神,但他完全没有注意。

夏成龙扔下餐巾纸,说:“我,还有老方,你说我们为什么到这个小公司来?为的不就是等着它上市好发财吗?我给你讲,要论稳定论工资待遇,我们去HP,微软,或者是Oracle,不比在这里强?但比不了这里给的Option多啊,要是上市了再涨一涨,拍拍屁股,我可以退休去享受生活去了。”他使劲的一拍手,眼里放着光。

方思域摇头说:“我到这里比你晚了一年多,比不了你拿的数量。”

夏成龙摇摇手,自顾自的说:“怕的是什么?怕的就是还没撑到上市的时候,砰……公司关门了,那就叫赔了夫人又折兵。”他靠在椅子靠背上,打了个饱嗝,“不过呢,要想发财,承担些风险是难免的,你说呢?”

江之寒试探着说:“公司还在招Intern呢,不像要关门的样子。”

夏成龙一拍手,“哈哈,就是嘛,这就是为什么我们看到你,觉得是天大的利好的原因。”

方思域在旁边泼冷水,“其实这也很难说,关门前一周还在大张旗鼓招人的公司我都知道好几个。关键的关键,还是VC的钱能不能到位。”

江之寒问:“公司的产品卖的如何?”

夏成龙说:“这个我们不是很清楚。不过我听人说啊,现在客户是有好些了,不过很多还在试用期,不付钱的,或者付一点点钱。我们的产品,关键还不在这一锤子买卖,长期的管理维护费用占的是大头。”

看着方思域,他很有些意气风发的挥了挥手,“你也不必成天担心这担心那。这就像买彩票,中不了咱们换一个再来过。现在可是我们工程师的黄金年代,去哪里还不愁没人要?”他哈哈一笑,“我知道你愁什么?你到CRMH来的时候,你老婆就念叨过你,是不是?害怕没发到财回家会被念叨死吧?……扯,女人就是鼠目寸光!做什么事没有风险?盯着那一两万块钱,永远都是倒死不活的样子……”

※※※

三个人开一辆车出来吃中饭,回去的时候,夏成龙先把方思域放到公司的另一栋建筑,他下午在那边有一个会。

回到公司的停车场,夏成龙熄了火,说:“小江,我看你比你的年龄要成熟很多。”

江之寒呵呵笑了笑。

夏成龙拍了拍他的肩头,“我这个人啦,看人就看这第一印象。你要是来工作的,我就要劝你要早做第二手准备。不过你只是做个Intern,那就问题不大。我说啊,小江,你工作的部门,这些消息应该比我们下面灵通。有什么风声,别忘了给我说一声,我也好早作准备。”

江之寒扬了扬眉毛,“可是……我才来呢……公司真的这么糟糕?”

夏成龙瘪瘪嘴,“老方总是不信我的话。我给你说,销售部的有个越南女人,和一个负责销售的副总关系不清不楚。我最近偶然听说她到处在找工作,这说明什么?说明有内部消息的人,都在为后路做准备了。”

江之寒微笑,“你这么多经验,又不愁找不到下家。”

夏成龙说:“话是这么说,但早作准备总是好的。你想啊,这一关门,一下子就有两百号工程师进入市场,总是会增加竞争不是?”

江之寒给他一个空头的承诺,“嗯,我要是碰巧听到些消息,一定先和你通气。”

在心里,他Kao了一声。不远千里的跑到硅谷来,先是倪裳转学去了芝大。现在,连刚刚第一天上班的公司,也处在关门的边缘。

这是如何的运气哦?他有些好笑的想。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