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长的一梦》_小鱼联盟 著
第五卷 此心安处是吾乡
第611章 生命中不能承受之重

这间公寓,是公司帮忙租赁的,只有一个月的合同,为的是给新迁来的员工一个缓冲期,可以自己找一个舒适的住处。公寓里面,家具水电什么的都很齐全,连拨号上网都已开通。江之寒出示了驾照,很快就办好手续,把行李搬了进来。公寓经理告诉他,街对面便有一家比萨饼店,江之寒要了个电话,打电话要来外卖。去淋浴间冲洗了一下,出来打开盒子,比萨饼还是热乎乎的。他开了冰镇的可乐罐,就着比萨饼喝了一大口,很是满足的叹了口气,坐下来,打开笔记本电脑,连上网线。一阵嘟嘟声后,一个笑脸跳出来,互联网接通,世界就在眼前。

江之寒第一个去了自己的邮箱,倪裳真的有两封信,不知道为什么被自动过滤到垃圾邮件夹里面。江之寒把它移回到自己建好的Family的子文件夹,点开:

之寒,

上周给你写了封信,不知道你收到没有。最近一定很忙吧?

上次我给你说,我的导师要转校去芝加哥大学,原因是那边给他开出很好的条件。因为我的项目是他找的,他劝我和他一起转校,我思考了好长时间,还是决定答应他。

很多人劝我留在UCD,说留下来也不愁没有项目做。这倒是真的。不过我做的那个东西,做了大半扔掉自己总觉得可惜。加州这边有这边的好处,而且呆了两年多,慢慢的有了不少朋友,也有了那么点家的感觉。有些朋友劝我说,芝加哥那边很冷,芝大附近治安也很不好,而且生活条件,譬如中餐馆什么的,肯定没有这边方便。

这些因素我都考虑过,他们说的也没错。但最终的最终,我还是觉得手头做的项目比较重要,毕竟那是我到这里来读书的最主要目的。而且,芝加哥也是大城市,风味和这边很有些不同。我想着,也算是一段新的阅历吧。谁知道呢?兴许前路有什么好的在等着我呢。那么,不妨去试试吧,你说呢?反正我觉得,在外面读书生活,真的就像飘在外面的浮萍。在这里,或在那里,似乎差别并不是那么大。

我听说你前段时间回国了。林墨和思宜和我通电话的时候,都说你的瑞典女朋友中文说的极好,人也很漂亮温柔。希望这一次,你不要因为一次小小的争执,就把人家抛弃了哦……我也听说了林晓的事情,谢天谢地,最后总算平安无事。

等我去了芝加哥,把租房什么的事情都安排好,也准备回国呆一个月左右,主要是陪陪我父亲。如果你有什么东西需要从国内带过来上次回国忘了的,别忘了告诉我一声,我回来的时候可以帮你捎上,再邮寄给你。

祝好,

倪裳

※※※

江之寒单手托腮,盯着电脑的屏幕,一只手还拿着片比萨饼。他胡乱的咬了一口,也觉不出是什么味道。他又读了一遍信,普普通通平平淡淡的,还真像是一个认识多年的老朋友写来的:随便几句生活感慨,谈一下工作,小小的讽刺一下自己的情事,最后再礼貌的要提供帮助。

他关掉页面,把手上残余的比萨饼一口吞掉,靠在办公皮椅的靠背上,莫名的叹了口气。

来加州之前,他想的真是要来硅谷看看,对这一波新的科技浪潮有些直观的近距离的了解和体验。但和庄佳蓉或是蓝晓峰讲起,他们的第一反应居然都是,你去加州有别的原因吧?

江之寒不知道潜意识之中是否有什么东西在驱使他,想要离这个女生更近一些,抑或是等待上天安排,让故事翻开下一页,能否读到一些惊喜。但在他清醒的思考中,倪裳确实不是他来硅谷的动因。无论别的人怎么想,或是文楚如何劝导过他,白冰燕的死,一直横亘在江之寒的心里。两年以后,那深壑依旧,不能跨越。

对倪裳来说,父母有多重要,江之寒也许比这个世上所有的人都知道的更深刻。那个操场的清晨,她看着自己,一字一顿的说,恋人可以选择,但父母不可以。那句话,很多年以后,还似惊雷般回响在耳边。

江之寒不认为自己是害死白冰燕的元凶。他甚至同意文楚的见解,也许老天才是真正的凶手,倪建国,自己,或者是吴茵,都不过是在他导演的悲剧中推了一把手。但他不认为,当死去的是最亲最亲的母亲的时候,倪裳会这样静下来理智的去思考。

有好几次,包括那个感恩节的晚上,江之寒不是没有一丝冲动,想把所有的真相告诉她。毕竟,不管出于何种动机,隐瞒和欺骗不是长久的解决之道。就像有些人出于善意,成年累月的瞒着某个老人老伴或者子女去世的消息,或是老人身患绝症的诊断,为的是不想他们精神受到太大的伤害。江之寒以前对这样的做法很不以为然。在他受西方文化影响的思维里,每个人对自己的知情权是最不容否定的,哪怕旁人是出于好意。但当事情真的发生在最关心的人身上的时候,他还是犹豫了,他还是做出了相同的选择。

理智和情感,很多时候在这冲突的交点上。

把真相告诉倪裳,她也许会深恨自己。但这不是江之寒最担心的事。以他对倪裳的了解,他最害怕的是倪裳思前想后,无法接受在母亲车祸这件事上,有自己最爱的两个男人的影子。而以倪裳的个性,她最后会痛恨的通常不会是自己,或是她父亲,而是她自己。

她多半会想,如果高中和江之寒交往的时候,不要什么都依着他,便不会有他和父亲的冲突,也就不会有后来发生的种种。她多半还会想,如果在那个暑假下午的河滩,她忍住不告诉江之寒局长公子追求她的烦心事,江之寒便不会试图去重新接近母亲,也就不会有后来发生的种种。

总之,以她的个性,她宁愿责备自己,而不是她所爱的人。而当她执拗的时候,任何道理或者劝解并不能有所帮助。

江之寒不愿意她这一生,把母亲的死归咎于自己。时间流逝,伤口的红色应该消散了些吧,他没有勇气重新去揭开它。也许在很多事上,江之寒是自私的。但在这一件事上,他没有开口,不是为了别的,是为了他曾经最喜欢过的女生。

白冰燕走了。为了这,吴茵选择了离开,倪建国还不时的接到白冰燕“好友”的字条,生活在愧疚和折磨之中。江之寒呢?他远远的看着倪裳,即使好像每个人【包括吴茵】都认定了他迟早会去重新追回这个女孩,他还是选择保持着距离。

所以,每个人都受到了惩罚。他这样安慰自己。

生活总是向前,逝去的总会淡漠,但对每个人而言,这世上总有那一两样不能承受之重。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