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长的一梦》_小鱼联盟 著
第五卷 此心安处是吾乡
第609章 天涯若比邻

江之寒的车刚进停车场,便看见老宫正往自家车的后备箱塞东西。他按了下喇叭,把车就近停好,和庄佳蓉一起下来。

老宫把后备箱关好,拍了拍手上的灰,迎上来。

江之寒问:“听佳蓉说,你明早走,怎么提前了?”

老宫说:“收拾的比预想的快,干脆就早走一天。”

江之寒说:“我以为你会租个U-hual呢。这么个车,装的下么?”

老宫笑笑,“那些破烂玩意儿,我卖的卖,送的送,都处理掉了,就带了些书和一些个人用品。”

江之寒看着他,饶有深意的说:“重新开始?”

老宫重重的一点头,“重新开始。”

江之寒轻轻拍了拍他的肩膀,“我说大哥,你可真是不够朋友。要走了,还要来个不辞而别。”

老宫叹了口气,“我听说了,你那个美国老头朋友去世,然后……又要送卡琳走。你这些天,一定是忙的抽不开身。咱们之间,不用讲这些。海内存知己,天涯若比邻,你说呢?”

江之寒点点头,还是没忍住,低头朝车里看了一眼。

费文静带着那副熟悉的眼镜,静静的坐在副座上。迎着江之寒的目光,她略略露出个笑。江之寒的眼光扫过,她穿着件宽松的衣裳,手放在肚子上。

收回目光,江之寒看一眼老宫,“本来临走之前想请你吃顿饭。但既然如此,也不必拘泥于形式。你一路开车到UOC,路程不近,一定当心,不要疲劳驾驶。”

老宫说:“我知道的。”

这时候,庄佳蓉也走了上来,“老宫,祝你一路顺风。”

老宫点头微笑,“谢谢你,佳蓉。有空到芝加哥那边来,记得到UOC来找我们。”

庄佳蓉说:“好的。”

江之寒很有古风的朝着老宫一抱拳,转身往自己的车走去。

刚走了几步,老宫从后面追上来。

他犹豫了一下,还是开口说:“之寒,你知道我最欣赏你哪一点吗?”

江之寒笑道:“洗耳恭听您的当面表扬。”

老宫道:“说话的时候,你可以滔滔不绝讲个一个小时都不住口。不该说的时候,你闭上嘴愣是一个字也不问。”

江之寒耸耸肩,“承蒙夸奖。”

老宫看着他,很诚恳的说:“你……是个很精彩的人,我很高兴认识你,成为你的朋友。”

江之寒略微有些动容,他点头道:“你也是个很精彩的人,我也很高兴成为你的朋友,咱们彼此彼此……”

老宫点头道:“好……那么,就此别过,请多珍重。”

江之寒拱拱手,“他日再会,再把酒谈心。”

转头上了车,发动了引擎,他在车里挥挥手,示意老宫的车先走。

老宫按了下喇叭,车渐渐加速,终于呼啸而过,消失在小路的尽头。

轻轻的,庄佳蓉坐在车里叹了口气,悠悠的说:“一转眼,你们都走了……”

江之寒一笑,“我们这个四人帮,就还剩下个小蓝在这里陪着你。可惜啊,这家伙向来是个重色轻友的人。你又不愿当他的色,只愿当他的友……”

庄佳蓉白他一眼,“讨厌!”

江之寒看着她,“佳蓉,老宫不给面子,那我还是请你吃饭吧,好不好?”

庄佳蓉眼波温柔,仿佛一池春水。

她说:“我要喝酒……”

※※※

坐在两人曾经路左相逢的市中心的酒吧里,江之寒和庄佳蓉选了个偏僻的角落。

暑假的时候,这座大学城的生意也跟着清淡了不少。这个不是周末的中午,酒吧里基本上没几个顾客。

庄佳蓉很豪爽的和江之寒酒到杯干。一杯一杯的往下喝,她的眼睛越来越亮,脸颊上却是飞起淡淡的晕红,更添了几分妩媚。

她说:“老宫确实不够朋友。要走了,怎么也该聚一聚,不是吗?”

江之寒安慰她,“老宫这个人是个奇人,UOK华人圈里也算难得一见的性格中人。人家说,海内存知己天涯若比邻,也就无为在歧路儿女共沾巾了。”

庄佳蓉喷出一口酒气,“鬼话!”

江之寒很谦逊的,“怎么是鬼话?”

庄佳蓉说:“天涯若比邻?!连夫妻隔得远了,久而久之都会出现感情危机。”

江之寒摆摆手,“朋友和夫妻怎能一样?古人说,君子之交淡如水。这一点,我还是相信的。哪怕好些年不联系,但那情谊在那里,不能见便相忘于江湖,有机会再见,那旧日的情谊很容易重拾。”他抚着自己的胸口,“会在这里的……会有一个角落来收藏……”

庄佳蓉定定的注视他,“会吗?”

江之寒说:“一定会的……”

庄佳蓉举起杯子,“干了这一杯,我告诉你个秘密……”

这句话很是熟悉,好像有无数的女生曾经在他耳边说过。江之寒笑笑,也不拦她,和她满饮了一杯。

庄佳蓉甩了甩她重新留长的头发,“我呀,其实认识你比你想象的要早。”

江之寒哦了一声,掩不住有些惊讶。

庄佳蓉说:“你这么聪明的人,想不出来是为什么吗?”

江之寒摇头。

庄佳蓉说:“有一天晚上,我下了自修,往宿舍里走。快到楼下的时候,看见那里里三层外三层围了好些人。我那时候以为,又是哪个男生在玩当众表白之类的大戏,觉得很无聊。我从人群中穿过,嘴里说请让一下请让一下,急着要回寝室。然后……远远的,我就看见你把那个人打倒在地上,然后一群大兵出现了,然后……然后你把颜料泼在他的身上。你……不会忘记了自己的壮举了吧?”

江之寒有些不可置信的,“你……那晚……也在那里?”

庄佳蓉叹口气,“是啊,我在那里……不过,在沪宁机场第一次见你的时候,我并没有认出你,因为那天晚上灯光很暗,我又隔着老远。即使在你说起倪裳是你的老同学的时候,我也没有往那边联想。也许是那晚你留给我的印象实在是太凶悍了,和你平常文文静静的样子不太符合。直到后来,后来我听小蓝讲起你感恩节和倪裳一起招待他们俩吃火鸡大餐的事儿,我才把你……和那个晚上的你联系到一起。”

江之寒不由得摇了摇头,“世界还真是小!”

庄佳蓉叹息道:“你自己恐怕都不知道,那件事儿在宁大有多轰动!女生宿舍有各种各样的传言。最先,是说被打的人是市长的公子,那打人的人能叫来军人护驾,一定是有更厉害的背景。后来又有传言说,你是倪裳的男朋友,因为她收了欺负,一夜赶了几百里的路,来替她出头。总之啊,那以后我们再见到倪裳,都觉得她更加的有些不可侵犯起来。”

看着江之寒的眼,女孩儿那双会传情的眉眼弯弯的像初五的月亮,“我现在才知道,你确实是个坏人。”

江之寒扬扬眉毛,“此话怎讲?”

庄佳蓉说:“之寒,那是毒药啊,你知道吗?你也许是一时兴起,便可以驱车几百里,去帮一个女孩儿打跑一个讨厌的追求者。但对我们女孩子来说,那样的行为就像是鸦片一样,吸食一次,会记住很久很久的……那时候,她已经不是你的女朋友了吧?”

江之寒吸了吸鼻子,“但是……她还是我最好的朋友。”他很坚定的说:“也是我一定要保护的人。”

庄佳蓉瘪瘪嘴,“是吗?”她带着几分讥讽,“是君子之交淡如水的朋友?”

江之寒眼睛眯了一下,慢慢呼出口气。他端起酒杯喝了一口,“也许吧……我的一个前女友说,我这个人有过剩的保护别人的欲望。”

※※※

一只手揽着女孩儿柔软的腰,一只手费力的把钥匙放进锁孔里。

扭开门,在身后关上。江之寒自己的脑袋也有些昏昏沉沉,手脚无力,没办法把她抱起来。半拖半搂的,他把女孩儿扶进她的卧室,放在床上,然后很绅士的没有忘记帮她脱掉鞋,把薄毯盖在肚子上。外婆小时候总是说,哪里受凉也不能让肚子受凉。

带着几分迷糊,女孩儿半睁开眼,醉眼惺忪的看着他。

江之寒一笑,“你一觉睡醒,一定会非常的头疼。不过现在嘛,感觉应该很不错,觉得在飞吧?!”

女孩儿回他一个笑容。

江之寒出了卧室,四处看看。庄佳蓉的住处,他还是第一次进门。

从餐桌上拿起一瓶矿泉水,江之寒走回卧室,俯下身,柔声说:“我先走了……这里有水,渴了自己喝。”

庄佳蓉大脑好像还是清醒的,“你喝太多了,不能开车。”

江之寒呵呵一笑,“那我怎么把你送回家的?”正要站起身,忽然觉得自己一只手被女孩儿软软的小手握住了。

他心跳了一下,给她一个疑问的眼神。

庄佳蓉睁着眼,眼睛像星星一样亮,“问你一个问题,好吗?”

江之寒嗯了一声。

庄佳蓉盯着他好一会儿,“那一天……那一天,方鸣拿枪指着我的时候,你为什么要把我拉到你身后?”

江之寒一怔,片刻,答她说:“那……是本能。”

庄佳蓉一动不动的看着他,显然不满意他的答案。

江之寒柔声说:“你是我的朋友……很好很好的朋友。”

庄佳蓉轻轻吐出口气,“君子之交淡如水的朋友?”

江之寒看过去,女孩儿那双媚媚的眼里已经有了些笑意。

于是,他也很温柔的笑了起来,“海内存自己天涯若比邻的朋友。”

庄佳蓉轻轻的松开手,“最后一个问题……我们……还会再见吗?”

江之寒很温柔的看着她,“当然……”他很肯定的说,“一定会再见的……”

“那情谊还会在那里?”她问。

“还在那里。”他答。

“会有一个格子专门放着?”她问。

“当然,会有的。”他答。

嫣然一笑,女孩儿闭上眼,“那好吧……希望在加州,你终能找到你想要的东西。再见了!”

良久,她听到卧室门轻轻掩上的声音。然后,是大门关上的声音,和渐行渐远的脚步声。

不知道为什么,眼角忽然流下一滴水。

她胡乱的拿手背抹了抹,但片刻以后,她又有些欢快的想,一定会再见的。

我也坚信这一点。

我好想看看,你这个家伙,到底会有怎样一个结局?

P.S.写到这里,大概17万字左右吧,江之寒的UOK留学生活基本就告一段落,这一卷差不多也过了七到八成。在这之后,还会有一小段他在公司做实习生【Intern】的生活,这一卷大概还有15到20章左右。

说到留学生的生活,其实有很多的素材,和很多回忆,也很想再多写些。不过呢,一来在整个故事架构中, 这一段算是一个过渡期,没有计划多写,二来最近事务繁忙,越发没有写作的时间。由于抽片段的时间赶着写,感觉【只是想比自己而言】文字结构各方面水准都在下降。所以,还不如就此打住,以后也许还会有别的机会。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