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长的一梦》_小鱼联盟 著
第五卷 此心安处是吾乡
第607章 寻找

如果这是一次分手,分手这两个字从来没有出现在任何一句话中。

和卡琳的关系,在江之寒心里,绝对不是纯粹的肉体关系,或者是ONS,抑或MNS。但这段关系和以前的那几段确实迥然不同,似乎从头到尾双方都很主动认真的保持着一段距离,不想去过深的干涉对方的生活,也从没有谈起过天长地久。

回头想来,这难道不是第一次向吴茵提议的时候,江之寒想要的那种关系吗?讽刺的是,这一次,它似乎完美的实现了。甚至像他曾经预期的那样,分手时有几分淡淡的怅然,却没有痛悔,没有眼泪,没有……他曾经经历过的那些感情负担。

这就是我想要的?江之寒睡在床上,在欢娱的间隙问自己。

金发女孩儿赤着身子,蜷缩成一个弓形,好像是一个呆在母亲肚子里的胎儿。窗户半开着,外面的风吹进来,已经带着些凉意。

江之寒的手,轻轻揉进她的头发里,想起好像是很久以前,她曾经问他,你最喜欢的颜色是什么。他真的很喜欢这淡淡的金色,在灯光下它仿佛是透明的,带着高贵而诱人的色泽。

卡琳像只小猫一样,甩了甩头,“那一次,我从亚特兰大开车回Vansas,中间有一段路,好像是在8号州际高速公路的有一段。那路真直啊,但带着些坡度。我从山上往下开,一眼看去,能看到七八公里的高速路。那时候,天黑下去了,在高速的一边,全是红色的尾灯,而另一边呢,一串黄色的前灯,好像长龙一样,延伸到天边尽头。忽然间,我感觉那条路永远没有尽头。好像……好像我永远都在路上,没有终点,不知道从哪个出口下去。开过一片灯火灿烂的小城,接下来是一片黑暗,然后又是一片闪着灯的城,然后……是下一个。”她声音在夜里听起来格外的空灵,好像是从很远的地方传来。

女孩儿靠着他的胳膊,说:“那好像就是我的生活写照……从斯德哥尔摩,到马尼拉,到上海,到摩洛哥,到Vansas,永远都是下一站……永远都是过客。”

在这个没有说出分别字眼的夜晚,一向独立自主的女生,似乎露出些许的茫然和软弱。

江之寒似乎沉迷于摩挲她的头发,沉默着没有说话。

卡琳看着天花板,轻轻吁了口气,“我父亲以前对我说,他一辈子都在找一个地方,找一个人,找一件事,能让自己真正的安定下来。”

江之寒停住手指,“他找到了吧?”

卡琳说:“他说,他一度以为自己找到了……后来呢,又不是那么确定。他对我说,卡琳宝贝,我回头看,找一个地方并不是那么的必要。找一个人呢,那太难,有好多的东西并不在你的掌握之中。时光流逝,人是最容易改变的东西,切莫轻谈永恒这样的字眼。相比之下,我觉得找一个件事,是最容易最值得的目标。我希望你终有一天能找到。”

江之寒柔声道:“我相信你会找到的。”

卡琳眨眨眼,“是吗?”

江之寒嗯了一声。

卡琳似乎是叹了口气,“他和我说这话的时候,我还很小呢。这么多年过去了,有一点我是同意他的,这三者之中,要找一个人,是最难最难的。”

江之寒说:“我相信……你会找到的。”

卡琳轻笑了一声,“是吗?……你找到了吗?”

江之寒没有回答。

卡琳动了动身子,把头枕在他的胳膊里,“你是曾经找到了,后来又丢掉了?”

这一次,男子点头承认。

半晌,他开口道:“你不是说过吗,不要奢谈永恒。找到过,那便是好的。”

卡琳仍然不肯定的问:“一定会找到吗?”

江之寒道:“一定会的……我给你讲个故事。某一天,有个男生遇到了一个女生。第一次见面,他便被吸引住了。他不仅被吸引住了,他简直就知道那是他找了很久很久的那个共度一生的人。于是呢,他就去接近她,去和她交往。而那个女生呢,对他也有好感,不反感和他来往,后来还成了他的女朋友。可是呢,她不相信所谓的爱情,也不相信长相厮守。男孩子对她来说是一个很不错的人,很有吸引力,但对方说起永久,说起他的一见钟情的时候,她总是笑笑,她不相信那些东西。再后来呢,她因为工作去了远方,就提出来分手,就好像和她以前的那些男朋友分手一样,有一点惆怅,但没有太多的悲伤。人生在她看来就是这样,下一个,再下一个,以前的留下些甜蜜的回忆,那就很好了。那个男生崩溃了。他们在一起的时候,是那么和谐,那么快乐,和他梦想的完全一样。可是呢,女孩儿不愿意安定下来,就这样过完自己的一生,她还有她的路想走,她的故事想写。那个男生痛苦了很久,慢慢开始怀疑自己的人生观,包括长相厮守,包括一见钟情,包括一切的一切和爱情相关的东西。好几年后,他去了一个城市,偶遇到那个女孩儿,怀里抱着个一岁左右的婴儿。他很惊讶,他原以为女生是永远不会停留下来的那种人。女生叫上他,一起去街角的咖啡店喝咖啡。坐在那里,她对他说,有一件事,我要向你道歉。男生问,是什么?她回答说,你以前总是告诉我,我是你想要一直厮守的那个人,你第一次见面就知道了,如同存在于你的基因里一般。我那时候从来不相信,我总是嘲笑你的理论。但我错了。我终于遇到了那个人,我愿意不顾一切停下来安定的那个人。所以呢,不要怀疑你曾经相信的东西,你终究也会找到属于你的那个人……”

江之寒停了停,下结论般的说道:“确实,我们需要些运气,需要正确的时间,正确的地点,和正确的人。但我相信,你会找到的,卡琳。你一定会的。”

卡琳带着些鼻音,“为什么呢?”

江之寒答她:“You deseve one.”

卡琳似乎笑了一声,夜里听得不真切。她伸出手,轻轻握住那个又恢复了生气的家伙,一甩头发,坐了上去。

慢慢的契合好,她满足的叹息了一声。俯下身,她带着几分笑意,在他耳边说:“喂,你常说有句话被老美滥用了,见谁都说,你却从来没有说过……可否说一次来听听?”

江之寒一怔,抬眼看去,面前的笑脸温柔却不感伤。

他揽住她杨柳般的细腰,在她耳边温柔的说:“Baby,I love you!”

仿佛接收到某个信号,金发女孩儿挺直了腰,像匹野马一样在他身上驰骋起来。

※※※

黑夜里,平静下来的人轻轻拥在一起。

捧着她精致的小脸,江之寒在她耳边说:“一定要安全的从那鬼地方回来,知道吗?”

卡琳似乎嗯了一声。

江之寒亲了一下她的脸颊,“You promise?”

金发女子很郑重很郑重的说:“I promise.”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