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长的一梦》_小鱼联盟 著
第五卷 此心安处是吾乡
第606章 决定

江之寒坐在沙发上喝茶,卡琳在厨房里略微收拾了一下。买这样的成品半成品,一个最大的好处就是,饭后的收拾也非常的简单。

洗过手,金发女孩儿走回客厅,在江之寒身边坐下,开口道:“我今天也有件事想和你说。”

江之寒放下茶杯,嗯了一声。

卡琳深深的看了他一眼,“是这样的。我几个月前申请了一个项目,是去哥伦比亚做心理辅导。前两天收到回音,说被录取了……”

江之寒打断她,“等等……哥伦比亚?”

卡琳点点头。

江之寒皱眉道:“那里前段时间不是很乱吗?那里有什么大学,又有什么项目呀?”

卡琳说:“去年游击队攻陷钠巴罗地区后,那里出现了大量的军队强奸事件。今年初,政府军收复了钠巴罗地区的大部分村庄,很多家园被毁的人都暂时安置在类似于难民营的地方,这其中很大一部分是大面积强奸浪潮的受害者。联合国的相关机构发起了一个运动,对这些妇女提供心理辅导和生活规划。本来呢,征召的是有执照的心理科医生,但后来人员实在不足,就扩大了招聘的范围,像我这样的人,接受一个月的训练课程之后,也可以参加,担当助理的工作。我上次去纽约的时候,有个认识的人给了我一份申请材料,让我有意愿的话填一份表。我思考了一段时间,觉得……觉得这是个不错的事情,也是很好的机会。”

江之寒问:“那里难道不是现在还很乱吗?我常常能听到冲突的消息。”

卡琳说:“我们进驻的难民营,是有联合国部队驻守的,应该还好吧。”

江之寒又问:“如果去的话,会是多长时间呢?”

卡琳答:“这是个九个月的项目,也许还会呆的更久一些。”

江之寒皱眉,“那……你的学业?”

卡琳说:“我已经向UOK申请了一年的休学,系里面的人倒是很支持我参加这个项目。”

江之寒深吸了口气,慢慢的吐出来,“所以……你已经决定了?”

卡琳看着他,轻轻的点了点头。

江之寒注视了她好几秒,“你很高尚呢,卡琳……为了帮助别人,休学一年去那么危险的地方。”

卡琳眼波似乎有些迷离,“这个和高尚无关,我只是在找自己想要做的事情。”

江之寒问:“这……是你想做的吗?”

卡琳眨眨眼,“我……不肯定,但我觉得也许会是的,所以我想去试试。”从这个角度出发,江之寒眼里的卡琳,是一个很超脱物质的女生。她虽然家境不错,但上学的时候几乎天天在外面做餐馆侍应打工挣钱养活自己。即便如此,她的人生规划中,快快毕业找到一份赚钱的工作,似乎并不在很靠前的位置。对于很多人来说,晚毕业一年,就意味着晚一年工作挣钱。而去哥伦比亚这样的事情,很难说会对以后找工作有什么实质性的帮助。

但她毅然决然的准备去了,为的不过是找一件自己想干的事情。

江之寒扪心自问,为什么高二开始有雄心壮志的时候,自己第一个想法就是挣钱,挣钱,用各种途径挣钱呢?他想,也许这和大环境有关吧。卡琳从小生活的环境应该从不缺乏物质享受,对这方面反而会看的更淡一些。

江之寒坐在沙发上,好像陷入了沉思。身边的女孩儿用胳膊肘轻碰了碰他,“你觉得呢?”

江之寒抬头看她一眼,“我?”

卡琳嗯了一声,“我是问你的意见?”

江之寒抿抿嘴,“你不是已经决定了吗?”

卡琳嫣然一笑,“那你也可以有意见啊。”

江之寒说:“我嘛……”他顿了顿,“这是很……很崇高的事情哦。真的,我蛮佩服去做这样的义工的人的。不过,自私的说,如果是我女儿的话,我大概不准她去。”

卡琳眉毛扬起,“你女儿?”

江之寒点头,“你父母是什么意见呢?”

卡琳道:“我爸挺支持的。我妈……我准备去了纽约再和她讲。”

江之寒问:“如果她反对呢?”

卡琳摇摇头,“她不会的……你不认识她,所以你不了解。”偏头看进男子的眼里,“你怎么会想到说什么如果是我女儿呢?”

江之寒抿抿嘴,“不知道为什么,就是那么想的。”

女孩儿眼波如水,“那……如果不是你女儿,而是你女朋友呢?”

江之寒怔了怔。从某种意义上说,卡琳不正是他现在的女朋友吗?他沉吟了片刻,“从事业的角度,或者追求人生的目标出发,我挺支持你的。去帮助真正需要帮助的人,还能用到专业所长,是很难得的一个机会吧,也是学校里没法学到的东西。但是……但是,我挺担心那里的安全状况。我虽然没有去过那里,但总是看到一些报道。联合国维和部队人员武器可能都不是那么充足,能不能真正保护你们的安全,会是一个大大的问号。哪怕只有那么一点点的危险可能,从我这个人自私的角度出发,我会问自己,值得去冒那个险吗?你要知道,在无政府的地方,什么可怕的事情都有可能发生。”

他叹了口气,接着说:“不过,我想你也不是不清楚我说的这些。这是你的选择啊,卡琳。我会为你祈祷的。”

女孩儿神情很温柔的,“你祈祷过?”

江之寒点头,“你知道,我们那里的家伙,是很实用主义的。平时都不信神,但有所要求的时候,会向诸神诸佛一一礼拜过去。”

卡琳双手合什,放在嘴边,“所以……你并不反对我去喽?”

江之寒犹豫道:“反对?也没有用吧……”

卡琳说:“如果我是伍思宜,或是林墨,或是……林晓,或者是……倪裳的话,你会不惜一切,坚决反对吗?”

江之寒惊讶的睁大双眼,他没有料到这个问题,更没有料到卡琳连倪裳都听说过。他看过去,金发女子碧蓝的眼珠里似乎盛着笑意,又似乎有些嗔怒,甚至是怨艾。那眼睛深邃如不见底的大湖,让人读不懂里面蕴含的东西。

他能听到自己的呼吸声,回响在两人之间,似乎越来越重。终于,他开口回答她,“不管是谁,我现在已慢慢学会……要尊重,而不要去操控他人的人生。”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