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长的一梦》_小鱼联盟 著
第五卷 此心安处是吾乡
第605章 选择

保罗和他忠诚的狗,隔了一周的时间相继离开了人世。对于保罗的死,江之寒虽然觉得很是突然,却不那么悲伤。正如老兵自己所说,他已经历了这人世间太多的东西,走遍了世界的很多角落,也许是时候去另外一个世界探寻一番。他甚至已经预见了自己死亡的大概时间,把后事都安排得井井有条。让江之寒唯一感觉有些悲哀的是,他那个在医院惊鸿一现的女儿,连来看最后一眼都兴趣缺缺。保罗和江之寒聊过很多事,从越战的丛林,到华尔街的隐私,从小时候的邻居,到部队里的战友。但他从未详细的谈过他曾经的婚姻和那段婚姻留下来的那个女儿。

但那张和女儿的合影照片还在那里,他走的太匆忙,终究是没有来得及对这个5X7的相框做出任何安排。

那是保罗家里仅有的两个相框之一,另一个是牵着辛西娅的一张合影。

相较之下,辛西娅的过世让江之寒更多了些惆怅,毕竟她就是在自己眼皮子底下静悄悄的选择死亡,也是选择跟随。

江之寒不由想起那个曾经很神圣,现在似乎很可笑的词,那个词叫做殉情。

无论是贫穷还是富有,健康抑或疾病,我都要选择相随。不能同年同月同日生,但求同年同月同日死。

这样的感情,在人间不知道还剩下几何?

※※※

卡琳进屋的时候,江之寒手里还拿着个酒杯,神态有些懒散。

女孩儿顺手帮他带进来外面邮箱里今天的信件。他随手拆开,一封一封的看。看到某一封的时候,眉头皱了皱,下意识的抬头看了眼对面坐着的金发女孩。

卡琳看着他,很平静的问:“找工作的事情有了着落?”

江之寒忍不住扬起眉毛,“你怎么知道的?”

卡琳抿抿嘴,“我无意间听你们专业的秘书,就是米拉罗斯说起,你前两个学期学分基本修满了,下个学期准备找个公司做Halftime的Intern,让你导师帮你写推荐信什么的。”

江之寒把信纸叠好,“嗯……投了好多,这才是拿到的第二份Offer。”

卡琳看着他,“在加州?”

江之寒说:“这一个是在硅谷,另外一个就在Vansas附近一个小工业城。”

卡琳垂下眼睑,“你准备选哪一个呢?”

江之寒沉吟了半晌,“还没最后定……我还想再等等,看看有没有别的机会。”

卡琳追问道:“那……如果只有这两个Offer,你准备选哪一个?”

江之寒伸手摸了摸鼻子,“嗯……这两个中,我比较倾向于硅谷那个。你知道,我现在有很多钱投在NASDAQ,而硅谷是这波高科技浪潮的发源地。去那里看看,我想会有个比较直观的认识。”

卡琳看了他片刻,站起身,“我买了点东西过来,中午就在家里吃吧,好吗?”

※※※

卡琳不精于厨艺,和很多西方人一样,她钟情于买半成品的食物回家加工。今天她带来的是她最中意的素食三明治【完全现成的】加上需要进锅里加热一下的半成品汤。在这之外,还有一个巧克力蛋糕当饭后的甜点。

江之寒算是很好养活的家伙,虽然平常很叼,但不管什么食物塞给他,他基本上都能吃下去,而且吃的还不少。

一个三明治,一碗汤,再加上一个巧克力蛋糕,风卷残云的进了肚子,摸一摸,好像很饱。

卡琳很淑女的慢嚼细咽着,不时抬头看他一眼。终于,她也解决了战斗。嫣然一笑,她问:“好吃吗?”

江之寒点头,“挺好的。”

卡琳哧的笑了一声,“你越来越入乡随俗了哦!”

两人才开始在一起的时候,江之寒有一次和卡琳去餐馆吃饭,看见一对美国夫妻,中年人,看起来很白领的装扮,整顿饭的功夫就坐在离他们不到两米的地方【那个餐馆座位布置的出奇紧密】。两个人彼此间非常的客气,时常互相感谢。比如说,一个人给另一个人倒了杯酒,对方就会很礼貌的说,谢谢你,非常感谢什么的。

江之寒坐在那里点菜,听两夫妻对话【他们提及两人的小孩儿和父母,很确定是夫妻两人】,觉得特别有趣。譬如说,丈夫替妻子盘子里放一些食物,说亲爱的,尝尝这个,我上个月来吃过,真是……真是说不出的好吃。妻子便说,It is very kind of you,先感谢一下,再吃一口,回答道,我完全同意你,味道真是太棒了。两人吃完了,太太又说,这个餐馆真是太棒了,真高兴你带我到这里来,这是我最近半年吃过的最好的餐馆。丈夫回答她,我知道你会喜欢的,确实是难得一见的美食啊。

当时,江之寒忍了很久,才没有失礼的笑出声来。他很新奇这种夫妻间对方的方式,有点吹捧和互相吹捧的味道。至少在他的生活阅历里,父母间和认识的夫妻间没有谁是这样讲话的。

回家的车上,他问卡琳,真有这么好吃吗?卡琳说,我觉得很好,你觉得呢?江之寒答她道,我觉得还成,不过好像也没什么特别的。

后来和卡琳关系更近了,他又想起这件事儿,便问卡琳,从来都听说英国人喜欢穷酸讲礼节特别虚伪,美国人就很直接干脆,有啥说啥。为什么我看到很多美国夫妻相互间客气的有些奇怪呢?你们那里也是这样吗?

卡琳回答他,这大概是出于相互尊重吧。很多人以为,虽然两人是夫妻,但并不表明对方有义务替你做什么,所以如果他做了什么,哪怕是很小一件事情,你应该心怀感恩,不要当作是理所当然。

江之寒又问,那如果老婆带我去的餐馆我觉得特别不好吃呢,我是不是应该昧心的说真好真好呢?卡琳说,那看人吧。一般来说呢,不应该直接扫对方的兴致,不要当场说我不喜欢。你可以说很不错啊,但下次她要再来这里的时候,你可以委婉的建议,我觉得别的某个餐馆更好一些。这样的话,她应该能明白吧。

江之寒叹了口气,说到头来,最耿直的人原来都住在我们国家啊。这也许是文化差异吧。在我们那里,以前确实有一个词叫相敬如宾。但慢慢的,很多人都以为,如果很亲近的人之间过份的客套礼貌,那是感情不深的表现。嗯,或者呢,干脆就是做了什么错事而心怀鬼胎。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