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长的一梦》_小鱼联盟 著
第五卷 此心安处是吾乡
第602章 梦醒时分

客厅里,江之寒和老头保罗杯来盏往,已经喝了个七八分醉。军队里出来的老油条,酒量果然不同凡响。

老头打了个嗝儿,瞪着有些昏黄的眼,说:“说到什么数学建模什么的,我一窍不通,那是你们这些小家伙的致命武器。不过如果我可以给你一点建议,最后的最后,确定走势的,通常还是人心。贪婪和恐惧,永远是操纵市场的两样利器,尤其在剧烈震荡的时期。所以呢,你的眼光要放的更开一些,多研究一些心理,多研究一下大的局面。Big Picture,知道吗?在这里面呆久了,一叶障目是最容易犯的错误。”

江之寒沉吟着点头。

老头说:“你是读经济的,这些东西应该比我内行。但我在这里混了这么多年,有些东西也许比你了解的多一些。如今的市场,有两个趋势,值得你好好的注意。这第一呢,是这些所谓新兴高科技公司的出现。把目光放开一些,不要只集中在他们的投资价值上,你会发现这些公司的出现预示着一种巨大的改变。在六七十年代的时候,美国人退休了靠什么生活?除了社会养老保险,很多公司提供退休金。政府部门不用说,私人公司提供退休金的比例也非常的高。但这批高科技公司出现以后呢,慢慢有了新的趋势,他们提供股票期权给员工,匹配一定数量的退休计划存储,但不再提供退休金。当然,这给了员工某些发财的机会,比方说MSFT和AOL的员工,很多进去早的,靠着期权都成了百万富翁。但在这个同时,它降低了个人长期财务的稳定性。等到这些人退休以后,他们不再享有退休金,必须靠工作这些年的储蓄来维持生活。如果有一样事情是美国人不懂得做的,那就是存钱。我们,和你们恰恰相反,只懂得借钱和花钱。丹尼尔,你要知道,这不是几个公司的做法,而是代表着一种趋势。越来越多的私人公司将停止支付退休金,而转而提供退休计划和股票期权。他们这样做,一方面是用期权来吸引人才,另一方面也是降低自己的财政负担。八十年代三大汽车公司面对丰田本田力不从心的时候,很多经济界工业界的人就意识到,庞大的退休金负担是其中一大原因。”

保罗半闭着眼,继续说道:“这第二个变化呢,就是Internet出现以后,交易平台和交易工具的翻天覆地的变化。你要知道,在早些年,股票还基本上是富人的专利。要交易股票,多数人要通过特别的股票交易员代理,就像你要买车,买保险,或者是买机票,都要去找一个代理一样。互联网的出现,改变了一切。现在开始出现完全计算机化的交易,同它一起出现的,是所谓的低价券商。他们通常不提供Agent给你,你只需要付很少的手续费就可以自主进行交易。随着时间的推进,有这一行业的人告诉我,他预测低价券商将统治整个市场,越来越多的人会自主进行交易,交易的平台会越来越多,像NYSE这样曾经近乎垄断的交易平台将不再出现。丹尼尔,你对此有什么感想?”

江之寒思索了片刻,“就是说,散户会占据更重要的角色。但是……机构还会是统治性的玩家吧。”

保罗点点头,“机构永远会是大玩家,是制定规则的那部分人。但是,不要小看这两个趋势。这两个变化合在一起,也许会彻底的改变股票交易的远景。会有越来越多的资金进入这个市场,会有越来越多的个人进入这个市场,交易的平台和工具改头换面,整个社会个体的财富会越来越多的取决于证券市场的波动。那么,相应的,市场的参与度,波动性,还有游戏的规则也许都会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

他睁开眼,眼神似乎锐利起来,“去年的三月份,我又见到了弗兰克。这一次与上次不同,我不光是接受他的报恩,我们开始有了些合作。从那以后,我就有了一个新的身份,嘿嘿……”老头子有些奸诈的笑起来。

江之寒做出一个倾听的姿势,却久久没有下文。他偏偏头,觉得有些好笑,老头子还想卖卖关子。

江之寒忍住不问,保罗好像也就忘了刚才这话题。

他说:“对了,丹尼尔,上次你念那首诗,你给我解释说,是你们历史上一个极出名的首相写的,叫什么来着?”

江之寒答道:“诸葛孔明。”

保罗吐了口气,“他说的很好啊……不过我觉得呢,整个人生,也不过是一场大梦,总有梦醒的时分。我呢,已经快熬到那个时候呢,很想睁眼看看,这梦境之外,到底是怎样一个世界。而你呢……”他指指江之寒,“才开始,还有很长的一段路要走。”

江之寒正要说话,忽然身下的沙发震动了一下。不对,是整个大地都震动起来。

地震?那个想法刚掠过心头,轰隆隆一声,身子一轻,人已经陷了下去。

下面,好像是无底的深渊。

抑或是,一个梦醒的时刻?

※※※

江之寒睁开眼,发现卡琳正抓着自己的左手,她的手有些汗湿。

机舱剧烈的晃动着,但氧气罩还没有弹出来。扩音器里,机长深沉的声音响起,“朋友们,不幸的是,我们遇到了一股很强的气流。我会降低飞行高度,请在座位上坐好,听从空乘人员的安排。飞机现在一切状况良好,请大家不要担心……深呼吸,对,来个深呼吸。好了,我们……现在开始降低高度。Talk To You Later.”

卡琳偏着头,“你刚才睡着了?”

江之寒微微点头,“是呀,做了个好长的梦,而且非常非常的清晰。”

卡琳问:“是个好梦?”

江之寒耸耸肩,“卡琳,你知道吗?我讨厌做梦,不管是什么梦。从五年前开始,我就特别特别的讨厌。”

卡琳问:“为什么呢?”

话音未落,机身剧烈了抖动了一下,然后是一片惊叫声。

卡琳不由自主的握紧了男子的手,“我们会有事吗?”

江之寒微笑,“不会的……我的梦,还远没到醒来的时候呢。”

不知道为什么,金发的姑娘看着他,虽然不懂他说的什么,心里却真的平静下来,好像他能预知他们,和整个飞机上的人的未来。

江之寒凝视着她,好像两个人正坐在Vansas的客厅里闲聊,“卡琳,你最近……好像……有些不寻常。是有什么事发生吗?”

卡琳长长的睫毛颤动了一下,她似乎有些贪婪的看着距离很近的黑发男子的眼,“现在不说,是不是就没有机会说了?”

江之寒洒然一笑,“现在不说?……下了飞机,什么时候想说再说好了。”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