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长的一梦》_小鱼联盟 著
第五卷 此心安处是吾乡
第600章 三万英尺高空的梦

老头保罗的客厅里,三五盏灯同时亮着,很有些灯火通明的味道。

他摘下老花镜,把手里的文件放在沙发上,摇了摇头,“丹尼尔,你这个东西太多的数学,我不是很懂。”

江之寒坐在沙发的另一头,“殊途同归,关键还是要接受市场的考验,能不能用,好不好用,试过了才知道。”

保罗点头,“技术分析的软件,我还是见过不少,至少一打吧。不过那里面的构造,我并不清楚。”

让江之寒吃惊的是,隔壁这个老头,不仅和他聊的很投机,居然还是他半个同行。据保罗自己讲,最近五六年,他干的主要勾当就是做一个Stock Trader。江之寒一点儿也不惊讶,老头子当兵之前做过餐馆侍应,修车行机械工,游泳池救生员,当兵之后去亚洲传过教,回国卖过保险,在老兵部做过事儿,大学里谋过一份儿教工的工作,这世上他没做过的工作还真是不太多。

老头把身子蜷缩在沙发里。自从两人每周喝酒吃饭,江之寒早上帮他遛狗,彼此愈发熟识以后,他就显得随便了许多。

手里还拿着老花眼镜的一个脚,他回忆道:“在越南的时候,我们排有个家伙叫弗兰克,那是个十足的软蛋。他家境不错,我也不记得他怎么就跑到越南去当兵的,虽然他有次和我详细的讲过。有一回,我们早上五点出发,准备去扫荡一个村子。刚走到一半的路,就遭了伏击,死了一个,伤了好几个。弗兰克就在我前边,那时候狗娘养的就尿了裤子,那是他第一次遭遇伏击。我们一帮人在大雾里,朝着任何有动静的地方一顿打,妈的就像在搞射击比赛,但鬼影子也没看到两个。修整了一会儿,继续往前走。到了离那村子大概还有五六英里的地方,第二次伏击来了。这一次,枪声更猛,如同爆豆一样。我看弗兰克慌慌张张的,便叫他,妈的,趴下趴下,什么都别干,先给我趴好了。这一次,袭击者所在的方向很明确,我们和他们对射了大概快小半个小时,Captain呼叫了直升机火力支援,那帮狗娘养的终于跑了。Captain说,上面的命令,我们继续按计划前进到村子,在那里会有另外一支分队和我们会合,接应的直升机也会在那里。于是,接着往前走。终于到了目的地,一眼看去,到处都是烟,前面到的那群狗杂种把整个村子都点燃了。然后,就是忽然到来的第三次伏击。这一次还夹着山地野战炮的炮弹。我伏在地上,只感觉四面八方到处都是枪声。后来想来,我们是踏入了陷阱。不知道怎么回事,那帮狗娘养的知道我们会在那天突袭那个村子,所以伏击的力量远远超过上面的预期。枪击一开始,弗兰克那家伙就已经疯了,他趴在那里大叫,杂种,不是我们烧的房子,去打对面的狗娘养的呀,你们眼瞎了吗?再后来,火力支援的武装直升机到了,暂时压制住对面。然后呢,接应的运输直升机也到了。弗兰克一看到运输直升机,立马就彻底疯了。他嗖的跳起来,就往那边跑。我那时候也是发疯了,叫是听不见的,我跟着他身后,拼命的跑,终于快赶上他的时候,一梭子子弹打在他屁股上。我冲上去,抱着他滚到一个坑里,连着几梭子子弹擦着头皮飞过去,离去天堂大概只有十几公分的距离。那时候,现场很混乱,Captain本来是命令我们这一翼的人集中压制西北边的火力,掩护另一组人先把伤员抬上直升机。严格的说,弗兰克那家伙就是临阵脱逃。但除了我之外,谁也没顾上他。总而言之,那家伙还是命好。几发子弹,全都打在屁股上,伤的不算重,但足可以离开战场,再也没有回来。他在战地医院给我写过两封信,后来拿了紫星勋章光荣退伍,再然后就失去了联系。”

老头眯着眼,仿佛看进时光的隧道,“一直到十几年后,有一个冬天,记不得什么原因,我去了亚利桑那,住在凤凰城市中心的一家希尔顿。吃早餐的时候,我撞见了这家伙,穿一套阿玛尼的西装,人模狗样的。他很热情,一直说这些年都在想联系我,却找不到人,又问我在干什么。我那年刚从亚洲回国不久,帮一个人寿保险公司跑单子。我随口问他,现在混的如何,他说自己在一家大投行做股票分析师。聊了几句,他便上楼去商务厅开会,有一个才上市的小公司在这里有一个推介活动。过了两三天吧,我离开凤凰城的前一天早上,在一楼的自助餐厅又撞见他,便坐下来一起吃早饭。他面前摊着一厚叠WSJ【华尔街时报】,他指着其中一篇文章,笑着摇摇头,拿过来给我看,是讲一家小的医药公司可能被收购的分析,要收购他们的公司是大名鼎鼎的JNJ。你肯定知道,收购上市公司,一般不是趁火打劫的话,付出的价格一般会比当时的市场价高出不少,我们称它是付出的Premium。这个Premium的多少很难说,通常百分之十到三十之间非常的多,但个别的例子,Premium甚至有付到百分之一百以上的,特别是在两家大公司竞争出价的情况下。”

老头子把老花镜放在茶几上,接着说:“我有朋友是做医疗保险的,对这个行业还算听说过一些。对于股票市场嘛,我知道一二,但从没有真正试过水。我当时随口就说,我有一个朋友前不久还说起JNJ想要进入这个新的领域,这个收购消息应该不是空穴来风吧。弗兰克就说,你了解这个?我说只是听人说起而已。他就问,你朋友是哪个公司的?然后说,空穴来风当然不是,不过消息准确不准确就是另外一回事了。撇开这个话题,我们聊了些旧事,和几个老战友。然后呢,就是告别的时候。他中午的飞机飞纽约,握手说再见的时候,他忽然小声说,看看TSCA吧,是个很有趣的公司。我有些发愣,他笑了笑,说我的消息一向是很准确的。”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