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长的一梦》_小鱼联盟 著
第五卷 此心安处是吾乡
第599章 和欧阳谈文楚

江之寒合上文件夹,总结道:“总之呢,这就是我基本的一个看法。但任何预测,都可能对或是不对。我有信心,这个判断的正确性远高于50%,但哪怕是85%甚至95%的可能性,也有预测不准的时候。我需要你们做的呢,就是从技术图形上给我一个参考信号,或者一系列参考信号。具体的来说,包括两种情况。一,如果这个判断最后失准了,那么什么时候是可以判断错误退出控制损失的时候?二,如果我预测的Big Picture是对的,什么时候出货,什么时候Take Profits。我和保罗讨论过这个问题,如果真的有个极强的牛市,那么在牛市接近顶部的时候,从价值角度去判断什么时候Top Out是绝对不靠谱的,还得靠早期反转的技术信号。这上面,就要听你的指挥。”

欧阳说:“我们前两年一直在做的,是集中在Frequent Trading这个平台上。你这个要求呢,从时间单位上来说完全不一样,需要一些大的修改。”

江之寒点头,“两个平台可以一起做。Intraday的交易,券商提供四倍的Margin空间,如果系统测试效果好而且稳定,我们现在的时间还是太短,就不要犹豫,给我大胆的上。”

欧阳笑了笑,玩笑道:“你的钱,我一定会大胆的上的。”

江之寒呵呵一笑,“对了,欧阳,我听小薇说了,你整整一年都没有休过假。这样,我特批给你一个月的假。嗯,这是强制的哦,必须要休。”

欧阳一愣,没想到江之寒提出这样一个要求。

江之寒说:“老熬夜不好,身体很重要。我看你真的需要好好休息一下。”

欧阳沉吟了片刻,叹口气,“也好……不过和你说实话,之寒,一个月呀,我还真不知道怎么打发呢?”

江之寒笑道:“成了工作狂?”

欧阳自嘲的,“差不多吧……”

江之寒站起身,转到书柜后面,不知道从哪里变出一瓶红酒和两个酒杯,替自己和欧阳斟上,“来,公事谈完,我们聊聊私生活。”

欧阳端起酒杯,抿了一口,“这话听起来好像很熟一样的……”

江之寒摇摇头,“我这是受思宜影响……她见到我,总是说公事私事,你想先谈哪一件?还没等我回答,又说,还是先谈公事,再说个人生活吧。”

欧阳笑了笑,和江之寒碰了碰杯,一饮而尽,“我听说,你去羊城了。还好,一切都很顺利。”

江之寒问他,“听谁说的?”

欧阳说:“袁媛……她准备飞法国了,说要去欧洲和北美替你们开发市场呢。”

江之寒说:“是啊……这一边呢,楚楚姐准备复出了。我正在张罗着帮她找几个技术人才,她准备大干一场。”

欧阳犹豫了片刻,还是开口问:“她的身体……吃得消吗?”

江之寒说:“袁媛和我都认为,她可能工作起来更好。说起身体,其实不是大问题,但精神上的创伤还在那里,也许工作充实了,对她会有所帮助。这一次我会很注意的,除了技术上的事情,其它的一律不要她去操劳。”

欧阳垂下眼,轻轻说:“那就好……”

江之寒转头看了看外面。新进驻的这栋办公楼,地理位置极佳,从顶楼往外看,波光粼粼的翠湖就在天边云线处,那长堤上的柳树,如罩着烟雾般,朦朦胧胧的,活脱脱一副水墨山水。

收回眼光,江之寒神情平静,却带着些严肃,“欧阳,我能问你一个问题吗?”

欧阳自顾看着自己手里的酒杯,“你说。”

江之寒问:“你还爱她吗?”

欧阳手一震,有几滴酒溅到手背上。抬起头,他眼里带着些疑惑。

江之寒重复道:“你……还爱她吗?”

欧阳卷起眉头,带着几分不悦。江之寒毫不退让的和他对视。

良久,欧阳微微叹了口气,“你这是干什么呢?”

江之寒说:“你如果不再像以前那样喜欢她,我下面说的就没有意义,倒不如通通都省掉,免得浪费彼此的时间。”

欧阳习惯性的伸手扶了扶眼镜,“你不妨说说看。”

江之寒不由咧嘴一笑,欧阳老师这是婉转的回答了他的问题。

他开口说:“楚楚姐的外伤和内伤差不多都已痊愈了,但……”,摸摸胸口,“内心的伤口还在那里。我听袁媛说,她至今对一般男性很普通的身体接触,比如握手什么的,都还有无法控制的排斥感。要治愈心里的伤痕,也许要十倍的努力很长很长的时间……”

欧阳神色黯了黯,抿紧了嘴唇。

江之寒道:“她的情况,你知道的比较清楚。她弟弟身体不是很好,她父母照顾儿子需要很多的精力,所以她从来都不愿意再给她们添任何的负担。袁媛确实是一个很好的朋友,她那么野的性子,这次基本上陪着楚楚姐整整大半年的时间。但她毕竟有她自己的生活,不可能永远守在她身边。自从姓赵的离开她以后,楚楚姐有谈过恋爱吗?没有。她朋友倒是很多,但以她的性子,会去麻烦别人吗?不会。”

江之寒顿了顿,接着说:“在别人眼里,她大概已经好了,大多数的人连她经历的事情都不知道真正的详情。过两个月来看,我们看到的又会是那个文楚,一天到晚在实验室里泡着,熬夜是家常便饭。但欧阳,你会这样以为吗?在那件事以后,很多东西都改变了,没法回到从前……”

欧阳抬头看了他一眼,“我……也做不了什么。”

江之寒说:“如果你愿意的话,我还是准备把你调回青州去。我们要做的事情,在哪里做都是可以的。欧阳,我不是无聊的要替你们拉郎配,Ok?感情是你们两个人之间的事情,别人都没法插手。不过如果你还真心喜欢她的话,我觉得如果你身处青州,多多少少可以照应一下,哪怕是周末出去喝茶吃饭聊聊天,有个老朋友能够了解一切的总是心灵上的慰籍。”

这一次,欧阳没有犹豫。他点头,简短的说:“好。”

江之寒露出个笑容,“欧阳,你比我年长,也比我聪明,但说起感情上的事,也许我经历的比你多一些,虽然多不代表好。”他自嘲的笑笑,“如果我可以给你一个劝告的话,这是我想说的。感情这个东西呢,很奇妙。你可以因为惊艳而喜欢,你可以因为崇拜而喜欢,你也可以因为感动而喜欢……没有哪条法则说,哪一种喜欢是对的,或是持久的,或是应该的。我也不想把感情说成是一项事业,把楚楚姐说成是一个目标,那样的话,你一定会觉得是一种亵渎。”

江之寒观察了一下欧阳,继续说:“不过……也许,她以前一直把你当作最好的朋友,但并不爱你。但那并不表明永远都会是那样。如果你还真心的喜欢她,现在这个时候,就是你应该去好好关心她,全心照顾她的时候,无论结局如何。而我真的相信,精诚所至,什么都可能发生。你不要觉得,因为感动而产生的爱情,是逊于你的一见钟情的。你说呢?”

欧阳张了张嘴,但终于还是没有说出心中的话。他看着江之寒,心里想,如果要治愈她的心灵伤口,也许你是更好的选择。

但最后,他说出口的却是,“我会尽力照顾她的,之寒。至于其它的,我想,不必想的太多。”

江之寒看过去,戴眼镜的欧阳老师神色淡淡的,眼里却全是坚毅。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