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长的一梦》_小鱼联盟 著
第五卷 此心安处是吾乡
第598章 和卡琳谈爱情

江之寒洗漱好,回到房间,卡琳才把最后一件铺在床上的裙子收进衣箱里。

他笑笑,“今天大丰收哦!”

卡琳点点头,“累死我了……羊城的东西很好,价格也便宜。我记得小时候来过一次这里,那时候可没这么多商品。”

江之寒笑她,“卡琳,你干脆写一个系列游记吧,多感叹一下我们祖国这十年的惊天变化。到时候我替你发到我们这里的权威媒体去,他们最喜欢看外国友人表扬他们了!”

卡琳不以为意的笑笑,“对了,我准备留下来两天,明天和Agnes去一趟香港。然后再飞到中州,和凯瑟琳会合一起去高原之城。”

江之寒问:“Agnes是谁?”

卡琳答:“Agnes?你的前女友啊。对了,今天你的前女友还送了我两件衣服,我说不用,她一定坚持,我也懒得和她客气了。据我了解,这是中国习俗。所以,我就入乡随俗吧。”

江之寒说:“你是说思宜?”

卡琳说:“是啊,你的前女友看起来是个女强人,出去购物大家都听她的。”

江之寒苦笑了一声,“卡琳,拜托你不要每句都用你的前女友开头好不好,我怎么听着怎么别扭。”

卡琳眨眨眼,无辜的惊讶着,“她不是你的前女友?”

江之寒说:“她是,但你不必一直用这个代称她吧?”

卡琳嘻嘻一笑,“不好么?你应该很自豪啊,有这么个漂亮性感,又聪明独立的前女友。嗯,我都替你感到自豪呢!”

江之寒摇摇头,放弃了抗议的权力。

卡琳伸了个懒腰,像只波斯猫一样爬到他背后,手托着下颚,肘支在床铺上,“丹尼尔,据我的观察,她还在喜欢你呢!”

江之寒转过头,没好气的说:“哦?……这是你心理学的系统的科学的观察?还是没有根据的主观的臆测的观察?”

卡琳伸出舌头舔舔嘴唇,“Both。”

江之寒叹口气,“睡觉吧……”

卡琳不依不饶的,“不想听听我的观察和分析?”

江之寒说:“改天成不成?”

卡琳抱着他一只胳膊,“很简短的……”

江之寒无可奈何的,“好,你说,三分钟Presentation够不够?”

卡琳说:“爱也是有区别的,我觉得呢,林对你是依恋之爱,凯瑟琳是崇拜之爱,Grace更多的是疼惜之爱。Agnes呢,好像更复杂一些,似乎几者兼而有之。”

江之寒叫道:“停停停……谁是林?谁是Grace?”

卡琳说:“Grace就是楚,林就是你救的女孩儿啊!这里面呢,Linda对你应该是没什么感觉的……”

江之寒只觉得很头痛,他说:“谢谢,我只听你的结论就好了,论证过程我们就跳过了吧。”

卡琳嘻嘻一笑,“你确定你不想听?”

江之寒忽然翻过身,看进金发女孩儿的眼里,“那你呢,卡琳?对我有爱吗?”

卡琳眨眨眼,笑容慢慢的消失不见。半晌,她很郑重的点头,“当然。”她说:“我嘛,是好奇之爱。”

江之寒和她对视了三秒钟,吁了口气,“好奇么?那是不能长久的吧?”

卡琳轻轻说:“你错了,丹尼尔。一个好的男人呢,就应该是一本永远读不完的书,有无尽的东西去发掘。只有那样,才能永远保持感情的新鲜感。”

江之寒伸出手,把金发女孩儿抱进怀里,“那好吧,权当你说的都是对的。我们现在先好好睡上一觉,可好?”

※※※

沪宁国际机场。

阮芳芳走出狭窄的甬道,抬手看看表,下午三点五十,比预订时间晚了足足一个小时。

她自言自语的说:“这倒是巧了。”向左转,逆着往外走的旅客,一直走到96号登机口。把可爱的蓝色小背包放到一个座位上,她站在一边,轻轻扭着腰,又踢踢腿。十几个小时的越洋飞行,还真让人有些腰酸背痛。

十几分钟后,一群人涌出96号登机口。每个人走过她的身边,无论年龄相貌,只要是男人,都忍不住朝着这一身白衣的天使般的女孩儿看上几眼。有几个走过了,还念念不忘的回头窥视,终于被身边忍无可忍的老婆或者女友狠狠的揪上一把。

女孩儿大概习惯了这样的待遇,她懒懒的站在那里,好像所有注视的目光都是虚无的。终于,她看到她要等的人,举起手使劲挥了两下。

往前走了几步,阮芳芳一把把眼前的人抱在怀里,甜腻腻的说:“亲爱的,想死我了。”

倪裳穿的很朴素,UCD的LogoTshirt,CK的水磨牛仔裤。清清爽爽的,身上一件首饰都没有。

她搂着阮芳芳,柔声说:“等久了吧?……我叫你别在机场等呢。”

阮芳芳松开她,“我是等不及见你嘛……你说你,我好不容易飞一次西海岸,你偏偏去墨西哥开会。叫你来我那里,你老不来……”忽然住了口,看到倪裳身边站着位白净戴眼镜的斯斯文文的男生。

“哦?”阮芳芳杏眼圆睁,浮出一个夸张的表情。

那男生忽然见到一个和倪裳同样漂亮又更为时髦的女子,正极端可爱的注视着他,一时间傻傻的呆立在那里。

倪裳微笑,“我的朋友接我来了。那么,再见了,祝你一路顺风。”

那男生正要说话,阮芳芳已经恍然大悟的又发出一声,“哦……”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

她旁若无人的挽起倪裳的胳膊,一只手接过她手里的手袋,理也不理呆立的男子,对倪裳说:“我的行李在那边……走吧。”

倪裳朝男子微笑点头,转头和阮芳芳往前走。

阮芳芳打量了她一眼,压低了声音,“我说,坐个飞机,也有人死追不放,你的魅力值未免也太高了些吧……”

那个西北大学的博士生座位就在倪裳的旁边,一路上主动搭讪说了些话,但一直很有礼貌,也没有像个老手一样要电话要Email什么的,倒让倪裳不太好冷着一张脸不搭理人家。那老兄大概鼓足了勇气准备在最后要一把电话,没想到被阮芳芳一棍子给搅黄了。

倪裳指着自己的眼睛,“芳芳,不是我不来看你,这几个月被老板压榨的厉害。你看,眼袋都有了呢……”

阮芳芳很仔细的看了看,“还好还好……我说,你这么拼命干嘛?一年就把课程修完,下学期就能提前拿到硕士学位了吧。这之后呢,准备继续读博士?”

倪裳叹了口气,“再说吧……我打电话回家,我爸总说很好。但我听小墨和我说,我爸最近好像身体不太好。他一个人在中州,我总是不放心。这一次回来,准备带他去好好做一下检查。如果身体真的不好的话,我必须得另作打算。你也知道,自从我妈走了以后,他一直郁郁不乐,唉……”

阮芳芳安慰的捏了捏她的手,“你也别太担心了……以你的本事,在哪里混不是混。美国咱也呆过了,没什么特别的。我看啦,回来也挺好。不过,你爸好像特别希望你呆在那边?”

倪裳点点头,“他总说,要是做学问做技术呢,美国比国内强多了。外部噪音小,可以安下心来做事情,生活条件也要好些,总体没那么浮躁。总的来说,我还是同意他这个看法的。”

阮芳芳抿嘴一笑,“所以说呢,世事是说不清楚的。你说,在高中的时候,人人都说你组织能力演讲能力多强多强,谁又想到你后来去干现在这一行呢?”

倪裳神情滞了一滞,仿佛想到了什么。半晌,她才点头道,“是呀,谁能想到呢……”

阮芳芳大概猜到她想起了什么,心里转了转,越是避讳才越挣不开呢,她这样想。

看着倪裳,她很自然的说:“那时候,是受了那家伙的影响吧……没想到,他拍拍屁股,最后去做商人去了,够俗哦!”

倪裳眸光流转,和好友对视了一秒钟,说:“春天你不是去过他那里一趟?”

阮芳芳点头。

倪裳好像在谈论一个一般的朋友,“你听说了吗?他最近又搞了个大事儿呢!”

阮芳芳哦了一声。

倪裳说:“他以前一个要好的高中同学在羊城被绑架了。他跑过去搭救,还好一切如意,最终安全的救了出来。”

阮芳芳哼了一声,“一定是个女孩子吧?”

倪裳带着些揶揄的笑,“那不是废话么?”

阮芳芳盯着倪裳看了好一阵,才开口说:“他没给你讲?”

倪裳不解道:“什么?”

阮芳芳吁了口气,“这家伙,还算能保守秘密……亲爱的,有个人追我很久了,我不是告诉过你吗?”

倪裳一把抓起她的手,“哟!你准备从了呀!天啦,天使坠落人间了要……”

阮芳芳白了她一眼,脸上露出为难的神情,“唉……不过他家……”

倪裳想起女孩儿的初恋,手上不由紧了紧,“怎么?家里……不同意?还是有什么问题?”

阮芳芳叹口气,“不是啦……不是你想的那样的。唉,这个事,说来话长,到了旅馆我慢慢和你说。”

说话的功夫,两人出了机场大厅,一股热浪迎面扑来。

阮芳芳皱起眉头,“这鬼天气,沪宁现在也愈发热了,快比上前些年的中州了呢……”

倪裳轻轻笑了笑,抬头看着有些灰蒙蒙的天空,她说:“回家了……”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