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长的一梦》_小鱼联盟 著
第五卷 此心安处是吾乡
第596章 军功章上

晚上的家宴,是替吴父庆祝生日。后天周末还会摆八桌,招待亲戚朋友。

吴茵本来说自己回去买菜做饭,但吴父坚持让老伴操持。和以往一样,在家里他还是绝对的权威,吴茵也没法和他争执。吴聪在沪宁呆了四个学期,说话和人交流还有一些基本的算数什么的都进步了很多。除了性子还完全是小孩子的模样,很多时候他看起来已经很正常了。对于这个转变,吴父吴母都是看在眼里,喜在心里。

吴茵和沪宁的专家详谈以后,这个暑假把吴聪接回了家。一来,这两年远在沪宁,吴聪和父母相处的时间很少。父母年龄愈大,也不方便经常造访沪宁。去年在那边呆过一段,他们对那里的环境天气也不是很适应。二来,专家建议说,第一阶段的治疗培训已经结束,看起来进步可喜。这以后呢,如果条件允许,吴聪可以适当的给他找个简单的工作,让他在真正的工作环境里做事,在社会环境里学会和人打交道,才能培养他的一些生活技能,也能巩固在学校里学到的一些东西。

吴茵琢磨着把吴聪安排在木材公司,征求他的意见,问他最想干什么,吴聪回答说想开车当司机。这下子,吴茵有些为难。不管怎样,她对哥哥还是有顾虑,而开车这个工作,不是没有危险性的工作。但话一旦问出口,吴聪最近老缠着她要落实学开车的事儿,让她很是头痛,心里一下子没法决断。

昨晚睡觉前,吴茵还在想着这个事情。她私下里咨询过父母的意见,两人和她有一样的担忧,但又觉得不好拂了吴聪的意愿,一时间都有些左右为难。

所谓日有所思,夜有所梦。吴茵把这个大难题一直带到了梦境里。在梦里,她如同往常一样,抓着他的胳膊,问,聪聪说要开车,你说到底让不让他学呀?

那人不说话。

她追问道,之寒,你倒是说话呀。

那人忽然摇了摇头,站起来问,真的是你说的?

吴茵心里一紧,但还是坚强的点了点头。

他似乎叹息了一声,径直走出了房门。

她探头去看,那背影渐渐模糊,最后消失不见。

砰的一声,似乎是大门关上的声音。

那瞬间,女子觉得自己的心被生生的挖出去一块儿,留下个老大的空洞。一阵心悸,她睁开眼,银色的月辉正洒在窗前。

吴茵坐起来,从高楼的单元房里看外面的月色。

夜色深沉,吹来一阵风,带着些寒气。她略略缩了缩肩膀,把自己裹在薄被里,浑然不觉眼角悄悄的有了些许湿润。

※※※

最近几个月,大概是因为吴聪看起来越来越聪明,又回到家和父母同住的原因,吴父的身体也愈发好了,脸上红光焕发,看起来好像年轻了许多岁。

吴家的家宴,气氛一如从前,有些过于的沉默。吴父不说话,其他三位也说的不多。吴聪今天好像有些懒懒的,除了和妹妹一起敬酒祝过父亲生日快乐,只是捡着最爱吃的菜随便吃了两口,不像平常那么呱噪。

吴茵上周问过父亲,要不要替他准备一个生日蛋糕,被一口否决了。吴父说,那是什么玩意儿,我们祖宗几十辈子,从来都不兴这个规矩。

吃完饭,吴茵帮着母亲收拾好碗筷,去厨房洗了,又替父亲哥哥泡好茶,端出来。

吴父问:“你妈好了?”

吴母在厨房里回答:“好了好了。”

吴父说:“都来坐下,我说两句。”

于是,一家人围着桌子坐下,洗耳恭听家长发话。

吴父喝了口浓茶,清了清喉咙,“去年这个时候,唉,我觉得自己大概是翻不过年关那个坎儿了。没想到啊,这几个月倒是越来越好起来。胃口好,睡的也好。不过,我活到这个岁数,比我爹我妈都已经活的长,也知足了。”

吴茵小心翼翼的,“爸,现在条件不同了,活个七八十不过是个平均呢。”

吴父摆摆手,“总有要走的那天。说不准的,说不准!我说两句。”他喷出口气,好像还带着些酒气,“聪聪!”

吴聪唉的应了一声。

吴父说:“你最近很好啊……啊……我,还有你妈,是没法照顾你一辈子的,你晓不晓得?”

吴聪乖巧的点点头。

吴父又说:“你年纪不小了,我就还指望着一件事儿,赶快娶个媳妇儿,给我生个孙子。说起这个娶媳妇儿,关键啦,是要和你齐心。人漂不漂亮,不是要紧的。你看……你看……你看”带着些酒意,舌头有些大。

他终于想起了名字,“你看那个二丫,漂亮吧?漂亮!一转眼,人给你跑了,几年连老爹都不见一面,那怎么要得?这样的媳妇儿娶进门,是要遭殃的呀!”

吴聪皱起眉头,好像很有些不满。

吴父自顾自的指着他,“我说的对不对?”

吴聪皱着眉头,不回答他。

吴父叹口气,“靠得住的,还是只有家里人,你要记住了。哪一天,你妈和我照顾不了你了,就只有……靠你妹妹了。”

吴茵抬起眼,难掩三分讶异。

吴父似乎真的喝醉了,他半闭着眼,身子往后半靠在椅子上。半晌,才睁开眼,对着吴聪说:“记住了,听你妹妹的,没有错……”

好像没有感觉到女儿看过来的目光,他闭上有几分浑浊的眼睛,喃喃自语道:“她能干啊,比我们都能干!这个世道……是真的不同了哟。”

吴茵仿佛一座雕塑般,坐在那里,半天连根小指头都没有动过。从小到大,父亲叫她办过的事情有千百件,却从来没有当面表扬她一次。

吴母看了眼女儿,又看了眼丈夫,对吴聪说:“聪聪,你妹妹这些日子为你操了不少心,你要记在心里!”

吴聪有几分不满,大概觉得父母说的不过都是废话。

他端起酒杯,遥遥的朝吴茵举了举,嘻嘻笑着说:“谢……谢谢妹妹!”

※※※

今晚的月色,丝毫不比昨晚逊色。

吴茵坐在面窗的梳妆镜前,怔怔的看着外面的月色。小城的高楼,灰扑扑的建筑被那月色一渲染也不再丑陋。远处的一角,隐隐能看到山丘和上面树林的阴影。

她面前放了个高脚酒杯,往里面倒了小半杯红酒,拿起来喝了一小口,体会那酸酸涩涩的味道。

轻轻的叹了口气,吴茵好像是在对自己说,或者是在朝着某个不存在的幽灵,“亲爱的,我爸妈谢谢我了……你说的,我终有一天能做到的。”

她举起杯子,一大口喝干了杯中的酒,“我做到了……你知道吗?你看到了吗?你能感觉到吗?说起来,这里面,有一大半都是你的功劳呢!”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