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长的一梦》_小鱼联盟 著
第五卷 此心安处是吾乡
第595章 千里之外

江之寒说:“楚楚姐,你刚才不是才教育过我吗?不是自己的责任,就不要强拉到自己身上。我和小茵的事,我知道我有些地方做的不好。但不管怎么说,都和你没有一丝半点的关系。”

文楚温柔的看着他,“做的不好,不可以重新来过?”

江之寒摇摇头,“覆水难收啊……楚楚姐。我这样说,你大概觉得有些虚伪。但真的,也许……她确实应该配一个对她更好更专心的人。也许……她已经找到了。”

文楚呆了呆。

江之寒伸出手,轻轻放在她肩上,“好了啦,你比我大呢,还是先操心操心自己吧。”

文楚白了他一眼,“需要你提醒我比你大吗?我比你老多了!”

江之寒叹了口气,“有时候我真怀疑你是改了户口,四五岁就跑去上了初中。”

见他一脸严肃认真叹气的样子,文楚忍不住笑了起来,“少和我来这一套……我说,你知道我为什么希望你能快些定下来吗?”

江之寒扬扬眉毛,“定什么?”

文楚轻轻哼了一声,“少装蒜……你早些定下来呢,就可以绝了很多很好很好的女孩儿的念头,让她们赶快去寻找属于自己的幸福。”

江之寒一怔,轻轻环住她的手收了回来,张了张嘴,却什么都没说出口。

文楚嘟嘟嘴,问他,“我回老家去静养,除了媛媛陪了我几个月,你知道谁去看我的次数最多吗?”

江之寒脱口而出,“欧阳。”

文楚摇头,“是小墨。她虽然在上学,但过去大半年,寒暑假还有国庆节都特地飞到我老家来看我。”

江之寒略微有些吃惊,“是吗?嗯,这丫头心眼就是不错,是吧?”

隔着很近看文楚的眼,黑白分明,蕴藏着一种说不出的让人心静的力量。她仔细的看着身前的男孩儿,嘴角勾起,似笑非笑。

好一会儿,她才开口说:“小墨的性子确实很好,又很善良。但她能大老远的几次三番跑来看我,我觉得……至少有一半是因为你的原因。”

江之寒歪了歪头,“这是怎么个说法?”

文楚本想说爱屋及乌,又觉得这个词有些歧义。她想了想,道:“你真的看不出来?”

江之寒不解的,“看不出来什么?”

文楚道:“看不出来她很喜欢你……连带着,你周围的人,她都很关心你。”

江之寒呵呵一笑,“我是她哥,她不喜欢我喜欢谁?”

文楚狠狠的白了他一眼,“又来你那一套!”

江之寒有几分异样的看了文楚一眼,今天她的神态语气似乎有些不同寻常,倒是和袁媛平时更像一些。

文楚催促他,“说话呀。”

江之寒摸了摸下颚,似乎苦笑了一下,“她……她不会像你说的那样喜欢我的。”

文楚问:“为什么呢?”

江之寒轻轻说;“因为她是个聪明理智的女孩儿……而且,在她心目里,我已经被定性了,是个负心薄情的人。”

文楚凝视着他,“你不是吗?”

江之寒苦笑了一下,“最可怕的是,自以为不是,但别人看来都是。”他拍拍手,忽然站起身来,哈哈笑着说:“我偏偏就是这样的……唉,真是没救了!”

“楚楚姐,我先走了,你好好休息吧……”仿佛一眨眼的功夫,男子已经出了房门。

砰的一声,房门关上,只留下屋里静静坐着的文楚。

她蹙着眉,仿佛有什么化不开的心事,缠绕盘旋,在那心上眉头。

※※※

七八月的羊城和中州,都是炎热的让人叫苦的时节,恨不得早些把它们抛在身后。千里之外,七八月的酒口镇却迥然不同,气候温煦,冬日的寂寥萧瑟全然不再,到处都是绿树青草,一副生机勃勃的景象。

面前的这座三层小洋楼,正是廊兴木材加工贸易公司新修的三层办公楼。顶楼东边最里面一间,门上挂着的铭牌写着:

副总经理办公室

吴茵推开门,背对着门给访客用的沙发上,梁浩和吴聪并肩坐着,各自手里拿着个魔方。吴聪显然有些不得其法,只是在胡乱的转着,倒也高兴的紧。

梁浩回头看了一眼,把魔方放到茶几上,招呼道:“你回来了!”

吴茵嗯了一声,走到自己的办公桌后面,低头整理一堆文件。

好半天,她才抬起头来,看看表,“梁浩,你下午不是要去接吴局长那拨人出去钓鱼吃饭吗?”

梁浩嗯了一声,“不急不急……那死胖子……哼哼,他一直问我你有没有空呢。”

吴茵说:“我可真不行,今天有很要紧的事儿。”

吴聪一边玩着他的魔方,一边接嘴道:“爸爸过生。”

吴茵有几分嗔怪的瞟了他一眼。

梁浩看着她,微微皱眉,然后又露出个微笑,“干嘛,这个也要向我保密?”

吴茵展颜一笑,“哪有?……你这人有时候太客气了。我不是怕你又跑去买礼物什么的么。”

梁浩道:“叔叔过生,我买个礼物也不为过吧。”

吴茵说:“我爸这个人你又不是不知道,你买什么他都嫌贵说是太浪费。今年我和小聪都只是合起来给他买了两件衣服,他还念叨好久乱花钱呢。”

吴聪插口道:“财迷!”

吴茵沉下脸,“聪聪!”

吴聪现在对妹妹好像颇为敬畏,瘪瘪嘴,把魔方扔到沙发角落,伸了个懒腰,对梁浩说:“小浩,回家吃饭。”

梁浩微笑,看着吴茵。

吴茵拿着小坤包站起来,对梁浩轻轻点头,“谢谢你上午替我看着他……改天请你到我家里来吃饭。我手艺不好,不过勉强能做几个菜。”

梁浩点头,“好……对了,你今天忘带手机了。刚才有个电话响了好久,我害怕是上个星期江南那个客户的来电,就接了一下,那边却没有人说话。”

吴茵妙目横转,在他脸上似乎停了片刻,淡淡的说:“我知道了……嗯,其实我从来不留这个手机号码给客户的。”牵着吴聪的手,向梁浩挥挥手,出门去了。

在她身后,梁浩慢慢的坐下来,微笑渐渐的散去。眉头皱起,忍不住长长叹了口气。

她回来了。

可是,她的心还在千里之外?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