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长的一梦》_小鱼联盟 著
第五卷 此心安处是吾乡
第594章 分手的原因

门开了,文楚露出半张脸。

她说:“进来吧。”

江之寒走进客房,笑着问:“楚楚姐,你怎么就临阵逃脱了?”

文楚微笑,“媛媛和思宜两个,都是血拼【Shopping】狂人,现在连带着林墨都被她们俩带出师了。我可不敢和她们比。陪她们逛了上半场,已经是筋疲力尽了。”同倪裳一样,文楚并不是特别爱好逛街的女生。

江之寒坐下来,关心的问:“你的腿……吃得消吧?”

文楚很坦然的说:“走久了,多多少少有些反应,不是什么大问题。对了,我有件事和你商量。是这样的,我新开发这个产品,对软件方面要求比较高,所以我想着,可能要招三到四个有经验的软件开发人员。媛媛和我算了一下,这方面支出还真不小,而且开发周期我估计最好也要九个月左右,如果有波折的话大概要一年半左右。所以呢,我想问问你的意见。”

江之寒挥挥手,很豪爽的说:“楚楚姐,方圆是你的公司。你做主就好!”

文楚说:“我不是没什么管理方面的经验吗?公司规模比较小,相对管理还好办一些。但一旦扩张的比较大,有些问题可能就会出现。本来呢,有些事情我也可以做,少招一两个人。但不瞒你说,这一年精力毕竟不如以前在学校里的时候。那时候啊,一个人连着熬夜,好像问题也不大。”

江之寒道:“楚楚姐,我支持你出来搞新产品开发。但是有一点,一定不能累着了。你现在是领导了,要有领导艺术。所谓领导艺术呢,首先一条就是不要什么事都亲力亲为,一定要相信手下的人。你看我,做甩手掌柜做的多开心!”

文楚咯咯笑了两声,“好吧,我可不敢和你比。我是没有领导天赋的人,只会亲力亲为。”

江之寒说:“我认真的呢,楚楚姐。你们做的东西,具体的我不知道,但大体程序我还是了解的。你现在这个情况,就应该做一下系统架构就好了,下面的硬件软件实现应该放心大胆的交给下面的人去做。”

文楚微笑,“那你可是答应了哦……”

江之寒说:“那是自然。这样,方圆的编制很小,好像没有人力资源部门吧。我看不如这样,招聘的事情,我交给汉港的人帮你组织,到时候专业考核的时候,你去把把关就好。”

文楚说:“那我就恭敬不如从命了哦……”收起笑脸,“之寒,公事我们讲完了。我可以问你一件私事儿吗?”

江之寒愣了愣,“你说。”

文楚说:“卡琳这个女孩儿,虽然才相处了几天,我觉得真不错,又大方,又彬彬有礼的。”

江之寒眨眨眼,没有说话。

文楚道:“我怎么听小墨说,你们回中州,你没带她回家去见你父母呢?”

江之寒道:“她是来国内找寻过去的足迹的。她又不认识我父母,见他们干什么?”

文楚微微蹙眉,“以后一起生活,不需要先过老人家这一关么?”

江之寒皱皱眉,“那个……言之过早了吧?”

文楚凝视着他,“哦?你对她,那是怎么个态度呢?”

江之寒耸耸肩,“大家在一起开心就好啊。”

文楚追问:“然后呢?”

江之寒说:“然后?”

文楚问:“不需要谈婚论嫁么?”

江之寒答:“也许会发展到那一步啊……但显然不是现在。”

文楚问:“那……会是什么时候呢?你们有一个规划吗?”

江之寒说:“感觉到了就到了啊。”

文楚说:“所以……现在还没有到那个地步。”

江之寒摇摇头。

文楚微微叹口气,“唉,我的思想是跟不上时代了……不说这个,之寒,其实我想问你的是另外一件事。希望你不要误会,我无意干涉你的私生活,但这个问题对我很重要。”

江之寒微笑,“楚楚姐,我们俩谁跟谁啊,你不用这么客气。”

文楚说:“那好,我就直说了吧……我听到一个说法,说你和吴茵分手,是因为在朋元涛的事情上有了分歧。你怪她不同意你的做法,还怪她把事情拿来和我讲……是这样的吗?”

江之寒皱起眉头,“林墨和你说的?”

文楚带着几分嗔怒,“这个重要吗?”

江之寒不依不饶的,“是不是嘛?”

文楚摇头,“恰恰相反。我问过小墨,她一口咬定说自己不清楚这件事的前因后果。”

江之寒沉默了好一会儿,道:“你想听真话?”

文楚点头。

江之寒说:“也许是一个小小的因素,但绝不是主要的原因。”

文楚追问:“那……主要的原因是?”

很少见到文楚这样单刀直入又锲而不舍,江之寒抿了抿嘴,终于还是回答她说:“楚楚姐,感情不是做电路板,不一定有严格的因果关系的。”

文楚盯着他,“四年的感情,这么好性格的一个人,又这么喜欢你,总要有一个原因吧?”

江之寒呼出口气,“你一定要知道的话,其中有一个原因……你还记得我和你说过的倪裳妈妈的事情吗?”

文楚显然记得很清楚,“你有证据说是吴茵讲的?”

江之寒脸色有些肃穆,“她自己说的。”

文楚叹了口气,“之寒……那时候我就和你说过。那件事,首先是天意。天灾人祸,躲也躲不过。你不能把老天的责任,一定要找一个人来顶替。如果要说责任,最大的是她出轨的丈夫。他不出轨,就不会有后来所有的这些事情。”顿了顿,她盯着江之寒说:“如果要说责任,录录像的你并不比她少,你说呢?”

江之寒并不反驳她,“楚楚姐……这些都不重要了……她已经回老家,开始她的新生活了。”说着话,站了起来。

文楚声音略微有些发颤,“你恼我和你说这个?”

江之寒说:“哪有?!”

文楚垂着眼,“你知不知道,这个对我很重要。”

江之寒停住脚步,低下头看着她。

文楚道:“我那件事情,本来把你卷进去我就于心不安。如果吴茵和你是因为这个分手的,我……”

江之寒见她并不抬头,便蹲了下去,从侧面看,女子的肌肤光滑的如瓷器一般,却是少了些血色。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