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长的一梦》_小鱼联盟 著
第五卷 此心安处是吾乡
第593章 不如归去

羊城最时尚的第五大街。

几个美丽时髦的都市女子提着大大小小的几个购物袋,进了一家冷饮店,权当是购物上半场和下半场之间的中场休息。

卡琳问了大家的要求,自告奋勇的去点单。她正孜孜不倦的练习着自己的汉语。文楚和袁媛楚婉坐在一起,小声说着什么。靠窗的长椅上,伍思宜和林墨并排坐着。

开着冷气的冷饮店很是凉爽,背景里悠悠的传来一首歌:

是否每一位你身边的女子

最后都成为你的妹妹

她的心碎,你的心碎,

是否都是你呀你收集的伤悲

是否每一位快乐过的红颜

最后都是你伤心的妹妹

……

你究竟有几个好妹妹

为何每个妹妹都那么憔悴

你究竟有几个好妹妹

啊~为何每个妹妹都嫁给眼泪

……

伍思宜摇摇头,看着林墨的侧脸,忽然说:“真是替那家伙贴身打造的一首歌呢!”

林墨迎上她的目光,嘴角勾起,似乎在笑,又好像在沉思。

在心里,她正跟着轻轻的吟唱,

啊~我的哥哥你心里头爱的是谁

猜不透,摸不着

唉,我也只是妹妹

※※※

江之寒坐在沙发上,怔怔的看着不远处的女子。几个小时以后,那种陌生感似乎消失了,他在眼角唇边慢慢辨认出昔日的那个女孩儿。

林晓到南边来的时候,江之寒并没给她任何的帮助。即使是后来,他的能力远非在四十中时那个高三学生能够相比的时候,他最多也就只是通过林墨在楚婉那里了解过林晓的情况,但楚婉知道的其实也不那么多,在好朋友面前林晓向来是报喜不报忧的。

很诚实的说,江之寒这么做,确实是因为他自认为了解女孩儿的个性。独立,坚强,更有那骨子里的一股傲气,她不是愿意伸手接受帮助的人。如果能靠自己奋斗出一片天地,那一定能真正改变她的人生,改变她曾经对人生的看法吧?江之寒一直那么想。

但回头看来,江之寒似乎又有些后悔了。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他身边有那么那么多的女孩儿,每一个都漂亮善良,每一个都聪明独立,但似乎每一个又都需要照顾保护。不要说他曾经的三个女友,他最疼爱的妹妹,还有那么多姐姐,从石琳,沈桦倩到文楚,有那么多红颜,高中的凝萃和芳芳,青大的舒兰和汤晴,留学时的卡琳和佳蓉。还有林晓,还有卓雪,还有……

很奇怪的,他会觉得每一个人都是一份责任。而当她们叠加起来,肩头的担子似乎已超过了他的能力。

江之寒站起身来,走到林晓面前,蹲下来,轻声告诉她,“你妈妈回中州了。”几个小时前似乎还很陌生的女子,在娓娓道来的六年生活中,一下子合上了那缺口,时光仿佛倒流回那个四十中的高三。

林晓眨了下眼,眼神有些空洞,好像没听懂这句简单的汉语。

江之寒温柔的看着她,“我接到电话以后,委托朋友在中州和羊城到处找可能的线索。所以,和你有关的人都一一排查过来,大前天联系到你妈。她……很担心你,现在已经回到中州去了。我还没来得及给她打电话报平安。我这里有号码,你今天可以打一个回去。”

林晓定定的看着她,半晌,似乎冷笑了一声,“她……很担心我?”

江之寒很肯定的点头,“是的,她很担心你。”

林晓避开他的注视,斜着眼看天花板,“上个星期有个重要的客户,唉……这生意一定是黄了。不过能捡回一条命来,也就顾不得那么多了。”

江之寒蹲在她身前,沉默了好一会儿,说:“你被绑架以后,过了大概一个星期没有出现,几个员工都散了,留下来的还有两个从东镇跟着你过来的老人。前两天,公安排除了他们作案的可能性,和他们谈过话,了解了一下情况。人走了没关系,再招就是。生意黄了几笔也不要紧,重新开始就好了。不过,我觉得……”

见江之寒停住,林晓看了他一眼,从很近很近的地方。男子的五官轮廓宛如昨日,眼神却是深邃了很多,昔日的青涩稚气几乎都褪掉不见。

江之寒轻轻咬了咬下唇,“我觉得,你不如回中州去。”

林晓凝视着他,好一会儿,才吐了口气,“为什么呢?”她问。

江之寒柔声说:“羊城虽好,非我故乡。这次这件事,回头看来,吃亏还是吃在人面不熟上面。也许税务工商派出所的人你都打过交道,但毕竟还是不一样。那家伙第一次出现的时候,如果人面很熟,就能找到人查他的底,也许就不会有后面的事情。做进出口贸易,不一定要在这里。其实,中州在这方面起步的晚,空白的地方还要多些。我在中州有个公司,下面有个分公司是做进出口贸易的。你要是愿意的话,不妨过去帮我。这六年,你积累了不少的经验,不管是成功的还是失败的,都是很宝贵的财富啊。”

林晓的眼光忽然锐利起来,她看着男子,说:“你不是老和小婉说,我是个骄傲的人,最好不要插手我的生活吗?现在……怎么又改变了主意?”

江之寒柔声道:“我不是要插手你的生活,我只是提个建议而已……”

林晓摇头,“我不去。”

江之寒一点儿也不意外她的回答,“你不去我那里没关系,自己在中州开个公司,我相信一定也能做的很好。”

林晓看着他,“那……为什么要回中州去?中州,羊城……真的有差别吗?”

江之寒道:“中州,是你的家呀,晓晓。不管她过去做的如何不好,你妈她也老了。前天我和她通了个电话,她说了很多,她说她不再想离开中州了。晓晓,你的家人,你最好的朋友,还有你的过去,都在那里,不是吗?”

林晓的眼光慢慢柔和起来,她微微叹口气,“就……因为这个?”

江之寒说:“还有,还有一个原因。我以前是说过,你是个骄傲的人,如果我帮你去做某些事,你大概会把它看作是种施舍,心里反而不高兴。我也一直相信你,能够独自闯出一片天地。但有一件事,我后悔了……谁知道,像姓金那样的家伙没有下一个呢?晓晓,我不会坐视这一次这个事情有任何的重演的可能。在羊城,虽然也不是不认识人,毕竟鞭长莫及。如果是在中州,我有百分之百的把握保得你平安。”

看着女孩儿,江之寒坚定又温柔的说:“不管你愿意还是不愿意,这件事我都管定了。我会尽我之力,保证你这辈子再也不会受到这样的伤害。”

林晓身子轻轻的颤了一下,她垂下眼,忽然说:“我……考虑一下吧。我有些累了,想休息一下。”

江之寒站起身来,说:“那你好好休息。”径直走出房门。

听到房门关上的声音,林晓抬起头来,远处的镜子照出一双泪眼。

终于忍不住,她双手盖在脸上,无声的抽泣起来。

很多年前的那个晚上,妈妈留下她一个人离开中州的时候,她没有哭;同样是很多年前的那个早上,她头痛的醒来,发现被自己的男朋友出卖,躺在另一个男人的床上时,她也没有哭。羊城仓库被查抄的那个午夜,她喝了两瓶酒,眼角有些酸涩,但还是忍着没有落泪。

她从来不是喜欢哭的女子。她也深深厌恶任何对她报以同情的人。那些说她什么交的朋友都是什么样的人,怎么会不出事的家伙,从来不知道她的生活,他们可曾试过十三四岁就要一个人独自支撑生活,邻里都是白眼,校园里充斥着小混混的成长。她从不和他们辩论,因为她以为,那些站在所谓道德高点的家伙,即使装出一副同情的嘴脸,心里从来没有一丝真正的关心过她的死活。所以,没有什么可以和他们讲的。

但今天,她终于没有忍住。

终于有一天,她的生活中遇到了一个人,他说,我会尽我之力,一辈子保护你不受伤害。

而林晓知道,他是认真的。

在无声的哭泣中,女孩儿忽然露出个笑脸。

她喃喃自语说,小家伙,姐姐总算没有白认识你这一场。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