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长的一梦》_小鱼联盟 著
第五卷 此心安处是吾乡
第592章 梦醒成真

林晓拿着房卡的手顿了一顿,半晌,才推开房门,抬起眼看了身边的男子一眼,眼里似乎全是迷茫。

她说:“有空进来坐一会儿?”

江之寒嗯了一声,跟着她进了门。

坐在套房客厅的沙发上,林晓把身子全都陷进沙发里,好像是如释重负般的叹了口气。

良久,她开口道:“我不知道……”

江之寒坐在沙发的另一端,定定的看着她,没有说话。

林晓把玩着自己的指甲,这时候她看起来倒是更像以前的她,“六年前,我来东镇的时候,虽然傻乎乎的,但至少自以为知道自己想要干点儿什么。”

当年,她揣着十万块钱,跑到东镇,注册了一个进出口贸易公司,招了三五个人,两眼一抹黑的开始边干边学,做起进出口贸易这个生意。生意最好的时候,下面雇佣的人最多曾经到了二十几个。但生意这个事儿,就像老家丰城的天气,说变就变。大概两年前,林晓公司的仓库被公安连夜查抄,经手的进口货物里面被发现夹带了大量港版非法出版物,以及没有报税的走私物品。

她费尽了心力,才让自己没有被这个漩涡吞没,但前几年好不容易积累起来的一些资产却差不多都吐了出去,除了罚款更多的是到处打点的钱物。按理说,她应该负的责任不大,但有些事情一旦出了就不是讲道理可以讲得通的。在东镇这边儿,她虽然奋斗了四年,把当地的方言也说的越来越溜,却始终是个外来客。

这个大事情,林晓从来没对中州的朋友提起过,连楚婉也不知道,只是以为她做的行当的行情变了,不再有前几年那么好赚。

林晓元气大伤以后,看好一个新的机会,把东镇的公司移到羊城,解雇了绝大多数人,就带了两个常年追随她的亲信,又在羊城这边雇了三个临时工,重新把摊子铺起来,一切好像重新回到六年以前。

这一次,林晓更加小心,她基本就是做一个国内厂商和国外销售商之间的掮客,所有出货发货的事情都不经过她的手,做的生意也改成家具的进出口业务。

进入一个新行业,需要时间的积累,才能慢慢发展客户,了解行情。眼看着经过一年多的时间,生意似乎开始有了些起色,却横着里遭了这么一档子事儿。

坐在沙发上,听着林晓很简略的讲起这些年的奋斗和成败,江之寒免不了会有几分感慨。

他安慰她说:“做生意这事儿,起起伏伏总是难免。不像拿工资上班,有个很稳定的底线。你看,好多人都是做大了,又破产了,如此反复几次,最后才能稳定下来。虽然有些波折,你这些年的经验却是怎么也替代不了的资产。”

林晓忽然笑了笑,“你年纪轻轻的,现在说话怎么一股领导味儿?”

江之寒耸耸肩,“你不也是一领导吗?自己开公司当老总。”

林晓自嘲道:“人家都说,东镇和羊城这块儿地,砖头砸下来十个人里有三五个都是某某老总。公司和公司不一样,我怎么和你的公司比呀?”

江之寒不知道该怎么说,在沙发上扭了扭身子。

林晓说:“想当年……想当年,我才来东镇的时候,心里想,别人能干出来的,我也一定可以。以前,不过是没有那个机会没有那个命。现在手里有了第一桶金,终于可以开始了,只要自己足够努力,我不比任何人笨。”

江之寒斟酌着词句,“难道不是这样吗?有些突发事件,谁也预测不了。你一个人到这边来,人生地不熟的,能够把公司做大,一度雇到二十几个人,已经说明你的能力了……晓晓,你的问题是……为什么两年前出了事儿,不说一声呢?”

林晓似乎还在欣赏自己的指甲。江之寒注意到,她的指甲涂成淡淡的红色,心里有些疑惑她被绑架了两个星期,哪里有时间打理她的指甲,殊不知今天早上一大早林晓才拉着楚婉去现做的头发和指甲。对于这些女孩子的心思,即使是江之寒,也不能真正了解。

她低着头,忽然说:“之……之寒,你已经改变过一次我的人生了。我……总不能把自己的人生总倚靠到你的身上吧。”这是见面后,她第一次叫他的名字,好像有那么些不自然。

江之寒轻轻的说:“做生意,就是你帮我,我帮你……你呀,就是太骄傲了。”

林晓蓦然抬起头,“我很骄傲吗?”她问。

江之寒抿了抿嘴,没有说话。

林晓眼光灼灼的看着他。好半晌,才似乎泄了口气,说:“别说你了,伍……思宜这几年,下面的公司做到有多大。不怕不识货,只怕货比货。说到底,还是我太笨了些。”

江之寒摇摇头,“你呀……她继承的资源和你是不能比的。”

林晓说:“不说这些没用的了……人已经抓到了,你……大概也猜出个七八分是怎么回事了吧?”

对于绑架这件事,如同当年龙耀那件事一样,江之寒并不想多提,只是不愿意重新揭开那些不那么开心的往事。

他沉吟着点点头。

林晓没看他,看着窗外,自顾自的说:“龙耀……他那时候有不少手下,但真正信得过的没有几个。其中有个姓金的,据说和他有过过命的交情,他躲警察的时候在他那里住过好一段儿。所以,后来他销赃有时候就走他的路子。姓金的比他先进去,在里面关了七年,今年年初才出来。那家伙本来是他们那个团伙的核心,像个师爷的角色。但那么多年后,那伙人早就散掉了。他大概在中州混不下去,就跑到羊城来。他在大牢里面认识了一个羊城的家伙,大概是跑到这边来碰碰运气。无巧不巧的,有一天在市场里我遇到了他。”

呼了口气,她继续说:“那人一下子好像没认出我来,但我认出了他。他脖子上有个刺青,虽然很小,我以前见过,印象却是很深的。不知道为什么,我那时候就有些慌。那家伙也是跑江湖的,一看我有些慌,便把我认了出来。他阴阳怪气的说,哟,林晓,混的不错嘛。这掐指一算,老大都死了五年多,你倒是越混越滋润了。”

江之寒看过去,林晓的眼里似乎还残存着些恐惧,“我冷着脸,和他点了点头,佯装镇定的,赶快打了个车就离开了,连买的一袋东西都忘在那里没有拿。过了大概两个多月,他忽然出现在我公司。现在回想起来,他大概和他在本地的同伙儿在查我的底。”

自嘲的笑笑,林晓说:“我……还是心虚了。那人留下的那笔钱,我当年拿了,心里终究还是忘不掉。”

江之寒斩钉截铁的说:“他就是想来敲钱的。”

林晓说:“没错……他找到我,说,老大被抓之前,是和你在一起吧?老大那么大的身家,最后都到你手里了吧?是不是你让条子抓的他,又吞了他的财产啊?!”

轻轻的哼了一声,林晓接着说:“讽刺的是,他虽然是诈我的,但偏偏说对了。”眼睛亮晶晶的看着江之寒,“难道不是我设好陷阱抓的他,然后吞了他的钱么?”

江之寒迎上她的目光,森然道:“难道他不该被惩罚吗?难道你后悔了吗?难道那钱真是你骗来的吗?难道……我们用这些钱没有办好事吗?”当年林晓说给同谋的他留下一半的钱,所以这些年虽然没有联系,江之寒总是通过楚婉转告她,她出资的助学计划的进展。在卓雪领头成立的慈善基金董事会里面,也有林晓的名字,因为她是最早的出资者。

男子的声音越来越大,到了后来变得严厉起来。林晓和他对视了好一会儿,才低下头,有些小声的说:“我……没有后悔。”

她说:“我那时候还是大意了,以为他只是想榨一点钱。正好手里有个重要的客户要见。我原本准备见了那客户,先回一趟中州。没想到那天晚上,他们便动手了。可是,我除了寄回家的钱,存折里只有八万块。公司账户上也没有多少钱。他们逼着我打电话,到了那时候,我才发觉……我才发觉没有什么人可以打电话。”

抬起头来,林晓看着江之寒,“我不愿意给小婉打,害怕他们以后找上她,反倒连累上她。所以……”江之寒的手机号码,很久很久以前楚婉便告诉过她。这些年来,那个号码始终在脑子里,但她从来没有拨打过。

江之寒的眼光慢慢温柔起来,“晓晓……这……就是命。我原本在美国,如果晚回来一天,便接不到那个电话了。”

是啊,这就是命。就像她们会在高三的第一天路左相逢,就像那个大醉的晚上他们会在酒吧一条街不期而遇,就像林晓说的,他们会遇到,再分开,逾行逾远。却又在某一天,被命运的手重新牵回到一起。

这就是命!林晓心里轻轻的叹息道,她没有告诉隔着自己不到三米的这个男子,在被关押的那个地下室里,黑暗总是笼罩着她。她辨不清黑夜和白天,不时的昏沉沉睡去。如同六年前她梦到江之寒和龙耀在楼底打斗一样,她不停的梦到他。

在梦里,他终于在消失那么那么久以后又出现了!

然后,砰的一声,有人打碎了那门,刺眼的光扫进来。梦醒了,居然是真的!

宛如昨日重现。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