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长的一梦》_小鱼联盟 著
第五卷 此心安处是吾乡
第589章 清晰的记忆

等待总是这世上最难熬的事。

你什么都做不了,把希望全寄托在别人身上,或者是,上帝身上。虽然不信神佛,江之寒也不由得在心里默默的祈祷了几次。

晚上八点半,方组长的电话带来第一个好消息,“我们锁定了林晓住的地方。之寒,你放心,羊城这边出动的是新成立的特警支队,是按香港飞虎队的模式培训的,战斗力很强。攻击初定在午夜,你就坐等好消息吧。”江之寒和对方约好的交钱时间,是明天早晨的六点五十,地点在郊区的一个仓库。

接下来,是继续的等待。

房间里,林墨和卡琳都静默无声。两个人一人捧着一本书,却相似的很久都没有翻过一页。

夜在静默中延伸,江之寒的眼不时的停留在挂钟上。

十一点,

十二点,

一点……

他劝二女睡觉,被拒绝了几次,便也不再坚持,自己开了电视,把声音放到极小。电视机上画面替换,带来光影的变化,照得背后的墙壁一明一暗。江之寒甚至连回忆的画面都不再看到,脑子好像在飞转,但似乎没有任何内容,只是在不停的空转。

叮铃铃,一声暗夜里刺耳的铃响。

江之寒身子抖了一下,坐在那里一动也没有动。林墨忍不住站起身,往前走了几步,到了他身边,却并没有帮他去拿那话筒。

叮铃铃,又是一声。

江之寒使劲拍了拍脑门,伸手飞快的拿起话筒。

片刻,他像个泄气的皮球,把话筒放下,半瘫在老板椅上。

林墨忍了片刻,终忍不住问:“怎么了?”

江之寒给她一个笑容,“得救了。”

“OhYeah!”一声尖利的大叫。

江之寒一转头,中文越来越好的卡琳显然听懂了他的话,发出一声叫,冲过来,和他来了个大大的熊抱。

在她耳边,江之寒轻轻说:“Thanks!”

※※※

第一缕晨光透过厚厚的窗帘照进房间的时候,江之寒便醒了。他睁开眼,发现自己一个人躺在宽大的床上。在微弱的光线里,他怔怔的看着天花板。不知道为什么,很多往事忽然涌上心头。

第一次见林晓的情景,仿佛还历历在目。她烫的那个发型,现在想起还让他忍不住发笑,觉得简直是活生生的糟蹋了一个漂亮的年轻女孩儿。初遇林晓的时候他觉得人生很灰暗,倾力爱恋的女孩儿刚刚离去,这世上好像没有比那更糟糕的事情。六年以后,他大概经历了太多灰暗的时刻,包括那些生离死别,却似乎麻木了很多。

彭丹丹跳下了悬崖,楚楚姐从三楼纵身一跃。师父走了,还算走的安宁;白阿姨去了,却是在她人生最灰暗的时刻。沂蒙参军去了,欧阳身在美国的时候也很少来电话,舒兰去了橙子那里,两个人都好像短暂的失去了联系。倪裳在加州,只是偶尔的有些Email来往。吴茵在老家,连手机都不曾接听。好些朋友们,曾经距离那么近,慢慢的都逾行逾远,甚至失去了音讯。

江之寒在清晨的床上睁大双眼,原以为在美国过了一年乡村生活,便真的可以把过去埋葬。但风轻轻一吹,记忆上掩盖的沙子便四散飞走,过去的一切还是历历在目,甚至更为清晰。

林晓曾经说,我们就像两条直线,有一个交点,然后就注定距离越来越远。未来的某一天,即使在街头偶遇,我也不知道是否应该出声招呼,不确定你是否还能记起——记起那个早晨,我们曾经在一张床上,最亲密的接触,你也曾经露出些许温柔。或者记得那个下午,你从教室的窗台一跃而下。或者是那一个黄昏,在你师父的小院里,我们也曾经煮茶谈心,说起我的妈妈,那个龙耀,还有很多不曾和任何其他人分享的过去。

但命中注定,他们终于还是又相遇了,在六年后找到了第二个交点。虽然,这可能不是两人中的任何一个所想要的。

※※※

江之寒走进二楼的自助餐厅的时候,觉得自己很有些饥肠辘辘。看见有人向他招手,他走过去,意外的发现林墨和卡琳已经坐在靠窗的座位,面前都放着一杯橙汁儿。

江之寒看看表,“你们俩这么早?”

林墨温婉的笑笑,只是看着卡琳。

卡琳说:“兴许是昨晚太兴奋了,睡不着只好起来吃早饭。”

江之寒去拿了自助餐回来,林墨便问他:“林晓姐姐还好么?”

江之寒答她:“和医院通过电话,身体没什么大问题。不过被禁闭了这么久,心理上生理上受的影响肯定都很厉害。所以,医院昨天要求至少留院观察一晚,还做了些常规的检查。如果检查结果没有什么问题,今天或是明天应该就可以出院。”

林墨说:“今天一早小婉姐就去医院陪她去了。”

江之寒点点头。

林墨又问:“接下来……怎么安排呢?”

江之寒说:“当然是回家……大后天我还有个重要的会,在青州沪宁和京城羊城的公司高层我都召到中州来,有些战略发展方面的议题要好好讨论一下。”忽然想起这次说好陪卡琳在国内转转,但除了在沪宁和青州短暂的停留,因为林晓的事情,却是跑到羊城来呆了好些天。

卡琳见江之寒看他,一下子就明白了他的意思。她说:“你忙吧,我想自己出去转转。其它的地方也还罢了,高原之城是我最想去的地方之一。我刚才还在和凯瑟琳讨论,我们准备结伴一起去呢!”

江之寒问:“凯瑟琳是谁?”

卡琳嗔道:“你怎么这么笨?”

旁边的林墨翘起嘴角,掩不住笑意,“你好,丹尼尔。”她带着几分揶揄道。

江之寒瘪瘪嘴,“你们俩……要去高原之城?”

林墨说:“是啊,那是我一直想去的地方。我以前发誓说,三十岁前一定要达成这个目标。”

高原之城吗?该死的,为什么你们这些小资的女生都把它奉为神明?江之寒想起另一个自己承诺要二十岁带她去游这座城市的女生,忽然间有些神游天外。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