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长的一梦》_小鱼联盟 著
第五卷 此心安处是吾乡
第588章 命运的交错

停了停,方警官补充说:“如果说参与绑架的人有林晓在中州以前熟识的人,可能会在某种程度上增加她受伤害的危险性。之寒他已经准备好了赎金,交钱并不是问题。但我们现在担忧的是,在收到这么大一笔巨款以后,又在被绑架者是熟人的情况下,犯罪分子会不会采取极端的手段杀人灭口?这是一个很头痛的问题。”

付警官看了眼他右手边的副手,点头同意,“这也是我们现在正考虑的问题。如果绑架者是陌生人,他们杀人灭口的几率可能反而更小一些,因为受害者能描述的只是他们的外貌,对他们的威胁相对较小。如果受害者知道他们完整的身份和社会关系,她的危险性就会更高。另一方面,如果绑架者是惯犯,有历史可查,某些惯犯反而在收到钱以后更可以预测他的行为。如果是第一次犯案,他收钱后的行为完全无法预测。从目前的情况看,对方在绑架以后知道给小江打电话,很可能知道他有一定的资产,那么完全陌生人的可能性比较小。”

江之寒说:“付组长,对方很可能不是陌生人,但对我的情况至少不太清楚。他们要求赎金的时候,我告诉他们很难在短时间筹集出来,需要到处拆借。据我的感觉,他们对此并没有任何的怀疑。”

付警官点点头,“我们这边已经锁定了上两次绑架者打电话的公共电话亭。”他示意手下的人拿过来一张放大的地图,指着圈了两个红圈的地方,“这两个电话亭相距不远,就只有两条街的样子。但我们现在不清楚这个区域是否和他们藏匿林晓的地方重合。如果犯罪分子有经验而且很小心,那么他们可能会到距离人质藏匿地点比较远的地方去打电话,但为什么两次隔着两天,会在同一个区域呢?一个很大的可能,这和他们的第二个藏身地有关联。根据小江和中州同行提供的情报,我们初步判定犯罪分子里面至少有一名到两名本地人,和一名或者以上的中州籍嫌犯。本地的应该是负责提供藏身地点,和提供各种后勤支持的。而中州籍的嫌犯,很可能是主谋,是认识林晓的。”

他看着江之寒,“我们的第一要务,当然是保证林晓的安全。我们已经采取了一些措施,即使没有在第一时间第一地点抓获绑架者,以后再抓获他们的机会也不小。但正如方警官刚才提到的,现在最担心的一件事就是对方会在拿到钱的同时撕票。我们甚至不能完全排除林晓已经遇害的可能性。所以,这件事情,是我们必须要优先确认的一个事。林晓在羊城的住所我们已经进行过取证,现在也在监控之中。她来往密切的人也都在监控中,但从询问的结果看没有太多有价值的情报。有一个信息是其中有两个她的员工提到过操中州口音的来访者,所以我们会把照片拿过去让他们辨认一下。小江和对方讲的是筹到钱后天到达羊城,所以我们还有两天的时间。另外一件事,文小姐和袁小姐现在正和我们的技术人员,还有相关部门的技术人员一起调试设备,希望到时候能对我们有所帮助。文小姐说,他们现在的系统,对接入程控电话的来电追踪远比对手机的来电追踪有效快速,所以我们现在的安排,你必须先说服对方,你的手机信号在这个地方很微弱,需要他们打电话到座机上和你联系。我们经过考虑,安排你住在启明星旅馆,对方打电话进来,从前台转到房间还可以替我们争取一段时间。如果对方在这方面没有任何的警觉性,会有利于我们快速的追踪他们的所在。”

※※※

江之寒调整了一下呼吸,拿起话机,“喂,我是江之寒。”

他说:“钱我已经准备好,可以放到任何你们要求的地方。但有一个要求,我必须和林晓先通话确定她现在还活着。”

看了眼房间里的李警官,对方朝他点了点头。江之寒说:“这个是我唯一的条件……这一百万我是倾家荡产再加借朋友的钱才筹出来的,我可不愿意人财两空。”

良久,他放下话筒,发现自己的手心上都有了汗迹。

李警官给他一个询问的眼神,江之寒点点头,“他答应了……”

李警官很沉稳的安慰江之寒,“那就好办很多……第一,这说明林晓现在还是安全的。第二,不管他是在住处打电话,还是裹挟人质到外面打电话,都对我们的工作很有利。我估计,如果他们要裹挟人质到外面打电话,应该在入夜以后,地点应该不会离现在藏身的地方太远。这个可以大大帮助我们缩小搜索范围,布置警力,锁定他们的确切地点。”

他站起身,说:“小江,我需要回去汇报一下情况。罗警官在这里,你有事随时和他讲。放心吧,小江,我们这次布置了300多的警力,这个恢恢大网是逃不脱的……”

江之寒站起身,送他到门口,握手告别。顺路去敲隔壁房间的门,林墨和卡琳暂时呆在这个套间里。

林墨开门让他进屋,急切的问:“怎么样呢?”

卡琳睁着蓝色的眼,无声的看着他。

江之寒坐下来,喝了口水,“下一个电话……就是决定性的时候了。”

他不由自主的把目光投到客房的红色电话上,不知道怎的,忽然闪出很久前那幅画面:龙耀抬起枪,林晓大叫着不要啊,他看了眼楼下的花坛,飞快的扫了他们两人一眼,一咬牙,纵身跳了下去。

记忆深处的好些事似乎翻腾着浮现出来。

那个女孩儿说,你还欠我几次哦,小处男,我会回来要债的。

她说,两个人就像两条线,一次交错,然后就逾行逾远。身处社会不同的阶层,慢慢的连远远眺望都不再可能。

那么,和江之寒的那次交错,对于她究竟是福还是祸呢?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