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长的一梦》_小鱼联盟 著
第五卷 此心安处是吾乡
第585章 从青州到中州【下】

面湖的四楼,阳台门打开着,晚上的风有些凉意,却一点不彻骨,让人浑身感到舒泰。

江之寒头枕在自己的两只手上,半躺半坐,好像在闭目养神。

卡琳披着条大大的浴巾,走出盥洗室,擦擦头,把浴巾扔到床边的椅子上,钻进薄毯里。

她侧头,问:“丹尼尔,问你个问题,你曾经有几个女朋友?”

江之寒闭目养神,好像没有听见。

卡琳说:“让我猜猜,十个?”

江之寒轻轻哼了一声,不由的笑了笑。

卡琳不放过他,“十五个?”

江之寒说:“不要以己度人,卡琳。”

卡琳在毯子里缩了缩身子,“我么?……我可没有那么多。”

好一会儿,她又问:“楚是你的女朋友么?”

江之寒说:“卡琳,你的职业病又犯了……”

卡琳不依不饶的,“是不是嘛?”

江之寒说:“不是。”

卡琳说:“我也是这么猜的。可是,你们之间一定有很深很深的故事,对吗?”

江之寒道:“可以这么说吧……”

卡琳抓着他一只胳膊,“我想听嘞……直觉告诉我,是很曲折的故事。”

江之寒睁开眼,“你要做心理分析么?”

卡琳摇摇头,“不,这一次,只感受,不分析……好美的月亮,好美的湖……”她轻轻感叹。

※※※

一阵夜风吹过,窗帘高高的飘起,带来股凉意。

卡琳缩了缩肩膀,在男子怀里叹了口气,“真有这样的事儿!……就如电影一般。”

她顿了顿,又评论说:“楚居然有这样的勇气……天啦,难以想象!”

江之寒附和说:“是啊,她是外柔内刚的人。就像水一样,古人说,水至柔无形,却能断石开路,内里蕴含的力量是怎么也想像不出的……”

卡琳屈起身子,把身体的力量放在肘子上。在夜里她蓝色的眼珠好像夜明珠一样闪着光,“你……还没有放弃这件事儿,是吧?”

江之寒愣了愣,“又开始你的心理分析?”

卡琳轻笑了一声,躺回去,“我知道的……我了解你,丹尼尔。你是个偏执狂。”

江之寒哼了一声,“这是赞扬还是贬损呢?”

卡琳说:“都不是……这是评估。不过有人说过,这个世界,只有偏执狂才能有大成功呢!”

※※※

中州机场。

受到伍思宜的言传身教,林墨对时尚品味了解的越发的多。她剪了短发,穿着件小翻领的Tshirt,下面是可爱的短裙,配上最新款的凉鞋,青春美少女的气息扑面而来,正是清水出芙蓉,天然去雕饰的大好年华。

江之寒走到近前,满脸笑容的招呼她,“林墨!”

林墨的眼光越过他,停留在金发女孩儿的脸上。她走前两步,脸上绽放出一个大大的笑容,“卡琳姐姐,欢迎你来中州,我是林墨。”

卡琳笑着说:“久闻大名。”

林墨说:“我听说,卡琳姐姐你的中文非常的棒。”

卡琳摇头,“我会一点,会的可不多。”

林墨说:“这两天中州热死了,不知道你能不能适应?”很有一副主人家的架势。

卡琳说:“我还真有点怕热呢。去年在Vansas,夏天有摄氏35度,我觉得快热死了。”

林墨可爱的伸伸舌头,“你完了,今天中州有39度半。”

说话间,两人并肩往外走。

卡琳有几分诧异的偏头看了眼江之寒,对林墨热情的只顾招呼自己,仿佛他是透明的行径很有些疑惑。

江之寒没话找话,“我妹妹。”

林墨眼珠子转了转,侧头去看对面的停机坪。

路过洗手间的时候,林墨等卡琳进去,便换上一副似笑非笑的面孔,上下打量着江之寒。

江之寒疑惑的,“你今天不太对啊!”

林墨翘翘嘴角,“哥,今天我才真服了你!”

江之寒明知故问,“为什么呢?”

林墨扁扁嘴,四处瞅瞅,转过头,叹口气,“还真让你祸害了一个金发碧眼的回来……”她眨眨眼,“我这是不是叫一语成谶?”

江之寒咧咧嘴,“这个成语你好像用的不对哦……”

林墨咬着下唇,心里想,我用的再对不过了。这家伙,还真让他祸害回一个来!

她眼珠子转转,说:“所以我佩服你嘛,中外通吃哦!”

忽然有人在她背后说:“这个……这个中外通吃是不是很糟糕一句话?”却是卡琳出来了。

林墨转过头,神色不变,温柔的笑笑,“哪有?我这是给他的很高的赞扬呢!……对了,卡琳姐姐,干爸干妈还等着你们回家吃饭呢,我们快走吧!”

卡琳一愣神,“吃饭?干爸干妈?”

江之寒解释道:“她干爸干妈就是我父母。这样,我还是先送你去旅馆,小薇都订好了,就在市中心,出去逛逛步行就好,很方便的。”

林墨劝道:“吃了饭再去也不迟啊。”

卡琳很坚决的婉拒,“不用了,林墨,多谢你的好意。”

江之寒回头瞪了林墨一眼,跟着卡琳往外走。

一个半小时以后,江之寒从卡琳入主的万豪酒店出来,顺便在前台帮她点了一个叫餐服务。

出了酒店的大门,一股热浪迎面扑来。在Vansas呆了一年的江之寒,很有些不适应中州的炎热,一个健步钻进小车里,见林墨跟着进来,便发动了汽车。司机老周被他安排在酒店,卡琳如果要外出的话,可以开车接送她。

林墨姿态优雅的坐在副座上,右手托腮,美目看着车两边烈日下形形色色的路人,好像陷入了沉思。

江之寒在一个红灯处停下,偏头看了她一眼,她似乎丝毫没有察觉。

他问:“想什么呢?”

林墨淡淡的说:“没什么。”

江之寒问:“爸妈知道我和卡琳一起回来的?”

林墨答:“不知道。”

江之寒问:“那是你自作主张邀请她去家里吃饭的?”

林墨转过头,看进他的眼,“她不是你的新女友吗?难道还需要躲躲藏藏的?……哥,你也不小了,干爸干妈不会挡着你谈恋爱的,你放心。”

江之寒和她对视了三秒钟,“是么?你是这么想的?”

林墨说:“而且呀,自从你去了美国,干妈都开始自学英文了,说什么时候要去那边看看……我觉得呀……”她嫣然一笑,“给她找一个好的练习老师,不是很好吗?你说呢?”

江之寒眨眨眼,转过话题,“今天好热。下次回来,你也别来接机了,太累。你看,前前后后耽误了你大半天呢。”

林墨看着前方,“绿灯了。”她说。

江之寒踩了下油门。

林墨忽然说:“接机也挺好的,每次……都能有些惊喜呢。”

她偏过头,看着她这一侧的车窗外,不再说话。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