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长的一梦》_小鱼联盟 著
第五卷 此心安处是吾乡
第584章 从青州到中州【上】

小车平稳的行驶翠湖边上的环湖公路上。

卡琳收回看风景的目光,偏头对江之寒说:“我喜欢青州,胜过沪宁。我都记不得,以前有没有来过这里?”

张小薇飞到青州,亲自开车到机场来接他们两人。明天一早,江吴高层会聚在一起,趁这个难得的机会向江之寒汇报工作,商讨下一步的战略发展目标。身为行政秘书的张小薇,当然需要陪伴左右。

住宿当然也是她联系的,就在湖畔新修的香格里拉。

江之寒点头说:“嗯,我也是喜欢青州,远胜于沪宁。其实,Vansas那样的小城,我也极喜欢。”

张小薇说:“餐馆就定在香格里拉旁边的一品香,还有两个朋友,希望你不要介意,卡琳。”

卡琳笑道:“怎么会?朋友越多越好。”

江之寒有几分诧异的看了一眼张小薇的背影,她可从来不是自作主张的人。还有两个朋友?

他轻轻咳了一声,夸道:“小薇,你的英文真是好啊。不说你是中文系毕业的,大家都以为你是英文系毕业的呢。”

卡琳附和道:“嗯,小薇,你的英文很好,发音很纯正。”

张小薇笑笑,“老板,是先去宾馆呢,还是直接去吃饭?”

江之寒看看卡琳。

女孩儿说:“我都可以。”

江之寒一挥手,“吃饭吃饭,我都饿死了。”

张小薇一打方向盘,小车拐进一条小路。她说:“就在前面,大概还有10分钟的路程。”

※※※

领座的小姐走在前面,张小薇落后她半步。江之寒和卡琳并肩走在她们俩身后。

左拐走到走道的尽头,上面一个牌子,翠湖春晓,正是他们的包厢。

小姐站在门口,推开门,做个请的姿势。

江之寒跟在张小薇身后,走进屋,只见里面已坐着两个女子。见他进来,两人都站了起来,往这边走了几步。

江之寒愣了愣,呀了一声,快步上前,走到第一个女子身前,仔细的打量了她一番,忽然把她抱了起来。

文楚轻轻叫了一声,“你干什么?”她嗔道。

江之寒抱着她,连着转了几个圈儿。

把她放下来,江之寒开心的笑道:“楚楚姐,你全好了,是吧?我看到了……”双手还揽着她的腰不放。

袁媛站在一旁,揶揄道:“哟,去了美国一年,连见面礼都变成西式的了……”

江之寒看着文楚,大概是因为长时间卧床静养的原因,女子的脸似乎丰腴了几分,但两个眸子黑溜溜的,闪着欢喜的光,仿佛昨日的活力重新回到她身上。

她终于走出阴影了么?江之寒这样想着,只是凝视着她的眼。

文楚看了他好一阵,才挣了一下,说:“我都好了。”她已经注意到后面走进来的卡琳。

江之寒有些依依不舍的放开她,走到袁媛面前,伸出双手。

袁媛竖起眉毛,“干什么?”

江之寒一笑,“西式礼节呀……好久不见。”

袁媛大方的和他抱了抱。

在她耳边,江之寒轻声说:“多谢。”

袁媛一怔,旋即换上不屑的面孔,“凭什么呀?我和楚楚什么样的关系,哪里轮到你来谢我?”

江之寒笑笑,“说的也对,是我失言了。”

袁媛的目光越过他,停留在卡琳身上,“金发美女,不介绍给我们认识?”

卡琳走上前,用中文问候说:“你好,我叫卡琳。你才真是美女呢……”

同温凝萃一样,袁媛张开嘴,好久都没有合上。

※※※

周日的上午,按照预先的安排江之寒和张小薇要出席江吴集团的高层会议。袁媛自告奋勇,和文楚一起陪卡琳去游览静山。

吃过中饭,冗长的会议继续进行,一直到下午四点四十才结束。江之寒叫上张小薇,亲自驾车去翠湖边和三女会合,先去他最中意的餐馆之一——味轩吃晚饭。

夏天的日落很晚。吃过晚饭出来,沿着湖堤散步,还有余霞红彤彤的映在水面上,月亮却是已升了起来。

湖边的人行道上,有一群老人家和着音乐在跳舞。几个人驻足观看,老人们旁若无人的,尽情的扭动身体,享受属于他们的金色黄昏。卡琳很好奇,举着便携式的录影机,一直忙个不停。

告别跳舞的人群,一行人继续往前走。街的对面,是世纪初青州美术学院的旧址,白色的墙有些斑驳,里面的建筑和古树能看见一个角落。遥想当年,很多声名鼎鼎的风流画家都曾在这里读书研习。

临街的湖面上,荷花已经开了,粉红的花瓣,嫩黄的花蕾,被墨绿的叶子衬着,在晚霞的柔和余光下,一片一片的延展,正是翠湖最有名的风景之一。

越过这一片荷花,顺着湖堤的曲线往右拐,便到了一处船的码头。一艘雕梁画柱的画舫静静的停在那里,是张小薇叫人租好,今晚来游湖的。

一行人上了画舫,沿着梯子来到二楼,从高处俯瞰湖面,只见烟波淼淼,翠湖宛如一个天然的明镜,非常的平,只在某处偶有些涟漪。

天色渐渐暗下来,有一组雇来的乐师在楼下摆开架势,咿咿呀呀的唱起来。侧耳听去,凄凄婉婉,正是那首名句:

暖风熏得游人醉,

直把青州作汴州。

画舫划到湖心,在那三塔处停下来。这时候,明月如钩,悬于夜空。湖面静悄悄的,歌声早已止住,只剩下水一波一波的声音,在静夜里清晰可闻。

五个人坐在船头,好像都不愿说话,破坏了这美丽的静寂。远山的轮廓在黑夜里,只剩下一个轮廓。

卡琳侧过头,从夜的美丽中苏醒过来,只见身边的男子倚靠在船的栏杆上,怔怔的看那三塔处的湖面,好像陷入到深深的回忆中。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