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长的一梦》_小鱼联盟 著
第五卷 此心安处是吾乡
第582章 天才与疯子

UOK南门对面这家泰国餐馆,慢慢成了江之寒一伙人聚会的头号选择。饭菜合口味,布置的比较清爽,平时也不算很挤。

今天晚上,气氛却是出奇的沉重。四人桌的一边坐着江之寒和庄佳蓉,另一边当然是老宫和小蓝。今晚的聚餐,是替老宫压惊的。方鸣枪击吉修贤的时候,他便坐在那会议室里。

老宫要了一瓶啤酒,灌了两口,声音低沉的讲起今天的经过。他时不时停下来,摇头叹口气,像是对自己说:“怎么会这样?”

一个月之后,江之寒在国内收到小蓝的一封电子邮件,才知道老宫今天的讲述略过了好些。在傍晚那场惊险剧里,老宫是一位不折不扣勇敢的英雄。

今天他们课题组的期末总结会是下午四点钟开始的,参加的人包括戴维斯,丰田秀生,一个华裔的助理教授【Assistant Professor】姓华,其他的八个人都是研究生,这里面有吉修贤,吉修贤的老婆费文静,和老宫。大概六点整的时候,方鸣推门走了进来。

他进门的时候,戴维斯正在作总结发言。教授皱了皱眉头,停顿了几秒钟,便继续他的讲话。方鸣神情很平静,走到会议室长条桌的末端,独自一个人坐下。老宫还记得,自己朝他点头微笑了一下。

老宫知道,方鸣最近和专业的1号,2号老板都闹的很僵。上上个星期有一个方鸣博士答辩的内部预备评审Presentation,老宫是去参加了的。在那次会上面,戴维斯和丰田都提了些很尖锐的问题。其中一个问题,方鸣甚至和丰田大声争辩了好久。

方鸣本身的性格很孤傲,有那么点恃才傲物的意思。所以当他和两位大老板关系搞僵以后,专业里的学生对他都爱理不理。老宫这个人是老好人,见面还是会招呼他。见他一个人进出,很有些凄凉的味道,最近对他甚至更为热情一些。今天这个会,专业的博士生至少都到齐了,不知道为什么他姗姗来迟。他这个态度,几乎就是一种藐视。更让老宫瞠目的是,两个大老板好像眼里就没有他的存在,连批评的力气都省了。

方鸣在座位上坐了一阵,耐心的等到戴维斯讲完话,开始布置下面的工作。戴维斯像是方鸣根本不存在一样,只点了吉修贤老宫几个人的名字。

忽然间,方鸣站起来,沉声说了一句,“Enough,I am tired of your bullshits.”

大家都呆住了,齐刷刷的转头看他。戴维斯脸色一沉,说:“你可以出去了。”

方鸣冷笑了两声,站起身往门口走。走了几步,到了戴维斯身前,忽然从裤兜里掏出一把手枪,指着他的脸,大概就三尺左右的距离。

老宫张大了嘴,看着这只在电影里见过的画面,只觉得心跳也暂停了一会儿,脑子里全是空白,好像不能理解正在发生的事情。

方鸣指着脸色唰的白了的戴维斯,很冷静的说:“你……欺行霸市,颠倒黑白,任意践踏他人最珍贵的劳动……”

砰,近距离的一枪击中面部。

会议室里一片惊叫声,人们下意识的往长桌下面躲,有两个学生朝会议室另外一边的门跑过去,才发现那道门是打不开的。

老宫始终坐在那里,后来回忆起来,他不知道是不是自己被吓傻了。和他一样坐着没动的还有费文静,那个带眼镜的清秀女生。

方鸣转过头,丰田意识到了自己的危险,从长桌的另一面飞快的往门口跑去。

方鸣举起枪,对着他。丰田停住脚步,不由自主的一步一步往后退。

方鸣冷冷的看着他,亦步亦趋的跟在他后面,离着他四五步的距离,仿佛在玩一个老鹰捉小鸡的游戏。

终于,他似乎厌烦了,开口说:“你……剽窃成果,打击异己……”

砰,第一枪,击中转身要跑的丰田的背部。

丰田趔趄了一下,求生的本能让他手撑住地面,想要爬起来再跑。方鸣走前几步,对着地上的他,补了一枪。

这时候的会议室,已经乱成了一锅粥,控制不住的惊叫声回荡在室内。方鸣站在门口,丰田倒在他的脚下,剩下的人都像呆宰的羔羊。

吉修贤是第一个冲向会议室后门的人,他甚至没有顾坐在身边的妻子。使劲的抓着后门的把柄,发现它是锁着的,他绝望之下回头看,方鸣提着枪向他走来。他似乎还能看到那枪上余留的火药的烟雾。

方鸣嘴角咧了咧,“你……比我晚来一年吧。我对你还不错吧……吉修贤,你真以为你比我强?阴谋诡计,吹牛拍马,你强了好几条街。你这样的人,来玷污什么物理,干嘛不去车行卖车?!”

吉修贤好像没听见他的话,目光凝固在他右手的枪上,连他的眼睛都没有看一眼。

砰!一颗子弹穿胸而过。

不知道怎的,老宫下意识的转头看了眼隔着他两个座位,还傻傻的坐在那里的费文静。她下意识的双手捂着自己的腹部。那一枪响起,她全身剧烈的抖了一下,好像子弹穿过的是自己的身体。

面对吉修贤倒下的身体,方鸣甚至没有片刻的失神。他转过身,绕过长桌,朝着这一边的费文静走过来。

三步,两步,一步……

一直走到她面前,他下意识的低头去看手里的枪。

费文静脸色雪白,但她坐在那里,没有颤抖,也没有说任何求饶的话。

只是凝视。

过了半分钟,或是更短,老宫看见方鸣的手似乎慢慢抬起。他的脑子里一片空白,完全是凭着本能,老宫忽然站起来,大声用中文对方鸣说:“你……凭什么开枪打一个无辜的人?……她又有什么罪,就因为没有选你么?你可以问心无愧的杀她?”

会议室里所有的人都惊呆了。

从方鸣开第一枪开始,这是第一个站出来挑战他的人。

方鸣也愣了愣,他诧异的看了眼老宫,很快的把眼光收回来,慢慢下移,直盯着费文静用手捂住的腹部。

时间仿佛凝固住,费文静看着他,眼里第一次有哀求的味道。

终于,方鸣说了声,“好自为之!”,飞一般的冲出会议室,一转眼不见了踪影。

※※※

有人说,死过一次的人,整个世界观人生观都会改变很多。

今天的老宫,算是在生死线上走过那么一遭。

蓝晓峰喝了口酒,忍不住问:“为什么呀?为什么会到了这个地步?”

老宫低声说:“这里面……有太多的事儿。不过人都死了,外人又怎么说的清楚是非。或者说,根本就没有是非。就像罗生门一样,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说法。”

蓝晓峰说:“总有个Trigger吧?”

老宫说:“事情有好几桩。一个呢,方鸣快毕业了,这大半年都在找教职的工作。他有次和我说,普渡和UIUC他都要去面试了,戴维斯有学生和老同学在那里。再推荐一把,应该没有问题。我想,他的教授梦后来破灭了吧?戴维斯和他那个关系,怎么会帮他推荐?还有一件事,方鸣好像去找过戴维斯,说丰田和吉修贤最近一篇投稿的学术文章是抄袭的他的东西。这个事情的判定,最后大概是不利于他的。唉,中间还有很多很多的纠葛,我也懒得来八卦这些了……”

庄佳蓉忍不住问:“和追求费文静也有关么?”

老宫说:“那……应该是个因素吧,导致矛盾更加激化。商净曾经和我说,费文静最终选择吉修贤的一个很大原因,是吉修贤告诉她,方鸣并不是个老实人,经常去看脱衣舞表演,据说还找过一次鸡。”

蓝晓峰忍不住转头看了老宫一眼。

老宫没有察觉,自顾自的说:“后来,好像费文静在方鸣的电脑里找到很多成人影片,大概是相信了吉修贤的话。你知道,费文静据说在国内就信教,很虔诚的……”

蓝晓峰摇摇头,“你不是总说,方鸣是你们那里最天才的么?”

老宫喝口酒,“大家都这么说……那时候,大家都说,戴维斯以后,UOK有了个方鸣,可以把这个专业的大旗一直扛下去了。”

蓝晓峰叹口气,“所以啊……天才和疯子只有一线之隔,我庆幸自己不是个天才。”

老宫看着桌面,似乎在自言自语,“他……开枪的时候,手真稳啊……真稳。”

隔着几步悬挂在头上的电视里,正播今天的新闻。

不知道是谁,今天开大了音量。

我是KCCT5台记者凯瑟琳,我在现场向你播报今天的头条新闻的最新进展。今天傍晚6时许,UOK一名学生在物理系大楼里枪击数位教授和学生,然后驾车穿过市区。在第八街到第三街之间,此名嫌疑犯驾驶一辆黑色尼桑轿车,和追逐的警察发生激烈枪战。

据目击者称,七点二十五分左右,该嫌疑犯驾车冲入河中。我们五分钟前得到的最新消息,该嫌疑犯的尸体已经被发现。警方已经解除了在市区的警戒。

目前,警方拒绝透露该嫌疑犯的名字。据知情人士称,他是UOK一名外国留学的博士研究生,来自中国。

据最新的情况,至少有两名UOK教工学生在此次枪击事件中死亡,一人有生命危险。另外,在围捕的过程中,至少有四名警官负伤,其中一名机车骑警伤势严重,正在UOK急救中心抢救。

枪击的原因,现在还不清楚,据称可能和工作纠纷有关。

现在连线我们在UOK急救中心的记者贝克。

※※※

四个人收回目光,心有灵犀似的,对视了一下,却没人有心情开口说话。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