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长的一梦》_小鱼联盟 著
第五卷 此心安处是吾乡
第581章 惊魂一刻

周六的生物系,门可罗雀。两人等了好几分钟,才等到一个刷卡进门的学生,跟着他一起进了大门。

江之寒边走边说,“佳蓉,我第一次去找你的时候,你的《理智与情感》看到150页。走的时候,才看到170页。我说,你两个多小时,就看了那么一点?是不是下午看到的景象真的吓着你了?”

庄佳蓉白他一眼,嗔道:“你还说!”

江之寒道:“我是走到这里才想起这个事儿,你千万别告诉小蓝哈。”

庄佳蓉诧异的看看他,“怎么了?你还需要在他面前保持高大光辉形象?”

江之寒笑道:“你想哪里去了?他要是知道了,一定怪我没有打电话通知他。这个怨妇,能念叨上你一整年。”

庄佳蓉脸一红,“你们……蛇鼠一窝。”

江之寒也不生气,叹息道:“佳蓉,你这样天真又纯洁,我真的很为你担忧啊!”

庄佳蓉气鼓鼓的,不理他,往楼梯上走。不知道怎的,中午时候的郁闷不知不觉少了好多。

砰,砰,两声。

她停下脚步,“什么声音?”

江之寒一愣,“没注意……什么声音?”

庄佳蓉犹豫了一下,“像是爆米花的声音。”

江之寒没有深想,“呵呵,学期末结束要庆祝么?”

两人继续往上走,从楼梯的某一个台阶往外看,能看到夕阳把光洒在对面建筑物上的暖色光影。江之寒指给庄佳蓉看,她静静的欣赏了好一会儿,好像沉醉在这美丽的夕阳之中。

老宫的实验室在三楼,生物系的会议室在四楼。

庄佳蓉站在那里,细细的看了一阵,忽然回过头来问:“卡琳从你那里搬出去了?”

江之寒略微愣了一愣,“哦!……嗯,是的。”

庄佳蓉轻轻的,“你们……吵架了?”

江之寒看着远处的夕阳,露出个苦笑,“恰恰相反。”

沉默了一会儿,偏过头来,正迎上女孩儿注视的目光。他说:“我对她太好了,所以小妞儿给吓跑了。”

庄佳蓉皱着眉头,“我和你说正经的呢!”

江之寒道:“我说的就是正经的啊……还记得上个月她摔伤了的事吗?本着悲天悯人的伟大情操,我让她过了段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日子。结果呢,有一天我回到家,看到她靠着拐杖正在干家务活儿。我就问她了,卡琳,你干嘛呢?不是脚还没好吗,乱动什么?你猜她怎么说,她说……不行不行,我不能再过这样的日子。两个星期下来,我都养成依赖性了。这样下去,我好害怕呀。再后来,她一个朋友中途辍学离开Vansas,但房子租约还没到,一时间又找不到下家接手。她就接过去了,说反正就剩下最后大概两个月的租约,也算是帮她朋友一个忙。那房子隔的挺近的……”

庄佳蓉呆了呆,“就这样?因为你照顾她太细致了,所以她……她反而觉得要保持距离?”

江之寒抿抿嘴,“卡琳是个很独立的人。你看她成天打工什么的,住我那里的时候,每个月还给我房租呢。我本来是不想要的,但想了想也就收下了。我现在慢慢的明白,人与人是不同的,成长的环境不同,受父母的影响不同,形成的价值观不同,追求的东西也不同。最重要的,还是要互相尊重。她受的教育……我的理解,独立性是最重要的。也许她一直在找她愿意付出一生去追求的事情,但她从没想过要把一生都拿去依附一个人。”

庄佳蓉轻声说:“这说不上依附吧?两个人,不比一个人更强么?”

江之寒耸耸肩,“两个人在一起,总会牺牲一些东西的,譬如自由,譬如个人生活的空间。在我们从小读的书里,那些都是值得的。如果能找到伴行一生的那个人,甘愿付出一切都在所不惜。但在另外一些人的价值里,保持一个人的独立性,不要为另外一个人去太多的改变自己是最重要的。如果失去了那种独立性,那个Relationship就失去了存在的意义,对双方都没有好处。我想,这是个度的问题,没有谁对谁错。我现在倒Sort Of同意后面这个观点。”

庄佳蓉没有接嘴,好像沉醉在夕阳的美丽之中。

砰,又是一声。

这一次,江之寒听到了。他皱了皱眉头,但在潜意识里,这个地方让他产生了不了任何的联想。

庄佳蓉停住脚步,“你听到了吧?”

江之寒还没回答,忽然有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两个人正站在两层楼之间。片刻以后,江之寒心里一动,拉起庄佳蓉的手往三楼跑。

女孩儿本能的挣扎了一下,“怎么了?”

江之寒看着她,“会不会是枪声?”他虽然近距离经历过一次枪战,对枪声的判断却不是专家级的。

庄佳蓉啊了一声,跟着江之寒两步并作一步往上走。江之寒想的是自己两人离三楼比二楼近,上了三楼,拐一个角,老宫的办公室就在那里。刚踏上最后一个阶梯,那脚步声来的好快,庄佳蓉忽然啊了一声,脚步慢了一慢。

江之寒一回头,只见一个人已经从楼上飞快的跑下来。他眼光一扫,已看见他右手握着的手枪,心不由使劲跳了一下。他意识到现在不是显示任何慌乱或者逃跑意图的时候,手上紧了紧,把庄佳蓉往自己身后拉了拉。

那人走的极快,眼里好像没有看见他们俩,一阵风似的从身边掠过,往楼下走。江之寒拉了一把还愣着的庄佳蓉,像没事儿一样慢慢的往拐角处走,眼角的余光跟着那下楼的人。虽然事发突然,情况惊险,他还是保持了基本的镇定,很清楚的看到那人是个亚裔学生,很可能就是国人。他虽然拿着枪,身上却没有血迹,握枪的手也没有抖个不停。

忽然间,那人停下脚步,叫了声,“庄佳蓉?”

庄佳蓉下意识的啊了一声,停下脚步,朝他看去。

那人带着丝古怪的笑容,“不认识我了?”

庄佳蓉喘口气,“你……方鸣。”

方鸣呵呵笑了笑,“是啊,我是方鸣。”手抬了抬,把枪举起来,放在自己面前细细的看。

江之寒心一紧,不由得有些后悔。刚才错身而过的时候,他不是没有机会扑倒对方,把枪抢过来。但方鸣急匆匆的往下走,并没有显出任何敌意。即使刚才他在四楼做了什么,也和自己两人无关。因为考虑到这个,江之寒并没有冒险出手制服他。

但现在他站在十几步阶梯之下,手里握着枪,自己拿他毫无办法,只能拜托老天,让他不要暴起发难。

方鸣垂下手,说:“我杀了吉修贤。”

庄佳蓉傻傻的啊了一声,震惊的不知道该说什么。

方鸣忽然又说:“费文静不如你漂亮……”在这个关头,他还有心思谈论姿色,让江之寒感到很吃惊,又莫名其妙的有些寒意。杀人以后如此镇定,不是老手,便是真的疯了。而疯了的人,谁也不知道他下一步会做什么。

下意识的,他动作很小的拉了一下庄佳蓉,让她大半身子都藏在自己身后。眼睛却是一眨不眨,盯着方鸣的手。他不认为自己能快过子弹,所以心里紧张的要死,可以清晰的感觉到心脏怦怦的跳,如同刚才的枪声。

江之寒现在寄望的,一是神志似乎还很清醒的方鸣和两人并我任何瓜葛,不会莫名其妙的开枪。如果不幸他开枪,希望他不是久经训练的老手,打的不要太准。只要给他两秒钟的时间,躲到那拐角之后,一切应该会好办很多。

方鸣看着庄佳蓉,“该留的信我都留好了,但忘了一件事。我在SB有个股票账户,里面还剩一点点Holding。只记得处理银行账户,偏偏把它忘了。如果可以的话,那是转给我父母的,用户名是我的全拼,密码是Stardust,星之尘。你能帮这个忙吗?”

庄佳蓉还没从震惊里苏醒过来,呆呆的没说话。方鸣和她不过点头之交,会拜托她处理身后事简直就像天方夜谭。

江之寒轻轻掐了她一下,她才愣愣的点了下头,鬼知道有没有一个字她进耳朵里去。

方鸣朝挥挥手,转身往下走。走了两步,忽然又回过头来。

他说:“你这个男朋友不错,居然愿意挡在你前面……呵呵,要珍惜哦……”一转身,两步两步的跳下阶梯。一会儿的功夫,脚步声已经消失在远处。

江之寒长长的吁了口气,感觉自己的后背已经汗湿了一片。方鸣杀人后的冷静让他感到震惊,比起七年前的二王简直不遑多让。如果他枪法神准,今天又一心想要杀人泄愤的话,恐怕他和身边的女生的名字会出现在本地报纸明天的头条了。

江之寒把庄佳蓉拉到转角后面,掏出手机。一只手还紧紧抓住他的庄佳蓉似乎才回过神来。

她问:“你干什么?”

江之寒瞥她一眼,“不需要打911么?”

话音刚落,远处隐隐的响起了刺耳的警笛声。

呜呜……呜呜呜……

那声音越来越近,仿佛转眼间已在楼下。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