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长的一梦》_小鱼联盟 著
第五卷 此心安处是吾乡
第580章 图书馆奇遇【下】

庄佳蓉看他笑的诡秘,不解道:“什么呀……”

江之寒也不说话,牵着她的手,左拐右拐,往电子文档区走。学期结束的周六的下午,中心图书馆里人很少,这正是老美学生Party的“法定”日子,愿意呆在图书馆里的人凤毛麟角。

过了H3区,江之寒放慢了脚步,把食指放在嘴唇前,嘘了一声,“脚步放轻点儿……”

下意识的,庄佳蓉知道不是啥好事儿。她嘀咕道:“定是什么鸡鸣狗盗的事儿……”

江之寒一笑,“聪明!”

带着她绕过一个拐角,这一块儿区域却是图书馆最荒凉的地方,极少有人来。高高的书架,上面陈列的不是图书,而是一片又一片的磁盘。

走过第五个书架,隔着两个书架间的一个缝隙看过去,一个女孩儿手撑在墙壁上,背对着他们。她短裙被撩起,背后一个男生紧紧的抱着她,似乎已经完事儿了。

庄佳蓉张开嘴,还没叫出声,已经被江之寒眼疾手快,捂住了嘴巴。

两秒钟的功夫,她脸涨的绯红,伸出左手,在江之寒的腰上使劲扭了一把。这扭的狠了,江之寒忍不住轻轻唉了一声。

这一声,惊醒了余韵中的鸳鸯。那白人男生抱着女友一起回头,八道目光顿时撞在一起。

那年轻男生看着满脸绯红的庄佳蓉,神态自若,开口问:“Guys,你们也在找地方吗?”

江之寒哑然失笑,他指了指右上方,语重心长的说:“Hey,兄弟,小心些,那里是有摄像头的……”拉着庄佳蓉,头也不回的走了。

※※※

不知道腰上被扭了多少下,江之寒才拉着庄佳蓉回到她的座位。

过了好几分钟,女孩儿似乎才回复了些常态,但脸上的红色却是久久没有消退。

她狠狠的盯着江之寒,“你……你怎么这样啊?”

江之寒很无辜的,“不是见你心情不好,找点儿趣事儿让你散散心么?”

庄佳蓉跺跺脚,“这很有趣吗?”

江之寒挠挠头发,“我觉得……还挺有趣的。”

庄佳蓉恼道:“你怎么这样啊!”

江之寒问:“怎样?”他不甘心的小声嘀咕道,“那家伙也太快了些……”

庄佳蓉咬着下唇,“下流哦……”

江之寒叫道:“拜托……你怎么这样啊?”

庄佳蓉问:“我怎么啦?”

江之寒笑笑,“我说,佳蓉,你真是很保守哦。”

庄佳蓉红着脸,“老美怎么这样啊!这是图书馆嘞……”

江之寒道:“是啊,是挺罕见的,关键是被人抓住还气质从容,这一点很了不起。我在这里工作好一段时间了,接吻的倒是见到几个,这么出格大胆的绝对是一年一见……所以才拉你去看热闹嘛……”

他接着说,“大家不就喜欢看稀罕的物事儿吗?我记得,前几年月全食,青州几乎全城出动去看月亮。”

庄佳蓉忽然沉默下来。

江之寒看着她,带着几分不解。

半晌,她说:“那天……我第一次见我在宁大的男朋友。”

江之寒淡淡的说,“这么巧?……我也是那天和我女朋友第一次约会。”

庄佳蓉有些惊讶的看着他,“是吗?”

江之寒点头。

也许月亮有时候真有些魔力吧?那首歌是怎么唱的来着?

都是你的错 轻易爱上我

让我不知不觉满足被爱的虚荣

都是你的错 你对人的宠

是一种诱惑

都是你的错 在你的眼中

总是藏著让人又爱又怜的朦胧

都是你的错 你的痴情梦

像一个魔咒

被你爱过还能为谁蠢动

我承认都是月亮惹的祸

那样的月色太美你太温柔

才会在刹那之间只想和你一起到白头

……

那样的月色太美你太温柔

才会在刹那之间只想和你一起到白头

是这样的吗,小茵?

※※※

六点钟是江之寒下班的时间。他叫上庄佳蓉,出了图书馆,往生物系大楼走。今天是固定他们几个人聚餐的日子。蓝晓峰开车自己去餐馆,老宫的车最近出了点故障,江之寒说好去接他。

庄佳蓉问江之寒,“卡琳去纽约了?”

江之寒答道:“嗯,她在参与一个帮助非洲的什么项目,和世界卫生组织有些关系,所以去那边开会。”

庄佳蓉又问:“我听小蓝说,你要带她回国见家长?”

江之寒道:“他的话你也信!卡琳以前小时候在沪宁呆过几年,快十年没回去过了,想去走走看看。”

庄佳蓉说:“我才知道,说她父亲是高级外交官,母亲是商界的成功人士。难为她还这么努力,几乎天天打工。”

江之寒耸耸肩,“说明什么?说明他们那里亲情淡薄嘛……父母这么好条件,还好意思不给女儿一点儿零花钱。”

庄佳蓉辩驳说:“这是独立好不好?不是说,国外的好多总统的儿女都自己打工挣钱上大学么?”

江之寒切了一声,“小姑娘,不要这么Nave好不好?Too simple,sometimes too nave.你就拿我们学校来说,一个学分要六百五十美元学费,有几个本科生能靠自己挣钱负得起?”

庄佳蓉不服道:“这是一种生活态度好不好?……我说,你这人,最近怎么越来越愤世嫉俗了。”

江之寒说:“我不是愤世嫉俗,我只是不信这世间一切Propaganda。”

斗嘴的功夫,两人已经走到生物系楼下。

江之寒看了看表,“是说的六点一刻吧?已经到了。”

庄佳蓉说:“是说的六点一刻。打他手机吧!”

江之寒说:“我刚刚拨了一个啊……这抠门的家伙,这个月手机超时了,死活不肯拿手机接电话。走吧,外面还有些热,到他办公室去等。希望有人给我们开门。”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