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长的一梦》_小鱼联盟 著
第五卷 此心安处是吾乡
第574章 卡琳的秘密

江之寒回到家,去书房给小顾打了个长长的电话,给楼铮永发过去一个传真,又和张小薇通过电话。翻开电脑上的日历,才发现今天是林墨的生日【在日历上他写下了备注】。礼物他早已经寄出去,但今天这个日子他险些给忘记了。他想了想,还是明天早起给她打电话吧,那时候正是国内的晚上。

处理完事情,他去浴室洗澡刷牙,换好睡衣,进了卧室。扭开床边的台灯,他拿起一本才买的《银河英雄传说》,想要重温一遍,卧室的门砰砰的敲了两下,卡琳在门外问,我可以进来吗?

江之寒说:“请进。”

门推开,卡琳穿着两件套的睡衣睡裤走了进来。她径直走到床边,在床沿上坐下来,看了他半晌,问:“You Ok?”

江之寒扬扬眉毛,“Sure。”

他笑笑,“我看起来有什么不妥吗?”

卡琳伸出右手,按在他额头上,轻轻的像熨斗一样抚平他眉毛之间的皱纹。她的手冰冷,肌肤的接触让江之寒皮肤上起了些鸡皮疙瘩。

江之寒按住她的手,说:“我们家乡的说法,这里有皱纹是好的,叫额头纹。”他皱起眉头,“像什么?”

卡琳湛蓝的眼珠宛如一池春水,“像什么?”

江之寒说:“看不出来?老虎……老虎就是有额头纹的。”

卡琳扑哧一笑,“看不出来。”

她说:“今晚好冷,感觉比冬天还冷些。暖气坏了,你知道吗?”

江之寒说:“我已经给电气公司打电话了,他们说最早要后天过来。不巧我明天要出门几天,到时候你能在家里等着吗?”

卡琳嗯了一声,又说:“好冷。”

江之寒抓着她冰冷的手,轻轻一带,把她带进被窝里。他倒吸了口冷气,“你……就像个大冰块儿。”

卡琳依偎在他怀里,半闭上眼,“你知道我最喜欢什么颜色吗?”这是她最喜欢问别人的问题。

江之寒说:“金色?”

卡琳一笑,“贪财鬼……第一是蓝色,海的颜色。”

江之寒说:“第二呢?”

卡琳说:“白色,冰的颜色。”

江之寒哦了一声,把台灯的光扭到最暗,手轻轻抚过她的后背,“难怪,你就是个大冰块儿。”

卡琳说:“然后是银色。”

江之寒开心的说:“终于有个实用的了,银子的颜色。”

卡琳不屑的吃了一声,睁开眼,曼声说:“看见月光洒进来了吗?”

江之寒扭头一看,真的,今晚的月光在地上淡淡的洒下一片银辉。夜风吹过,角落里的窗帘轻轻飘起。

他说:“呀……是说有些冷,窗户没关呢。”

卡琳靠在他胸前,曼声吟道:“床前明月光,疑是地上霜。举头望明月,低头思故乡。”字正腔圆,这几句说的竟是中文。

江之寒一惊,“你?……这又是跟谁现学的?是晓峰吧?”

卡琳改回英文,说:“我八岁就会了呢。”

江之寒揉揉她金色的短发,“你别吓我。”

卡琳说:“八岁到十一岁那几年,我爸在上海当外交官。我还上过两年中文课,不过好久勒,差不多都还给老师了。”

江之寒愣了愣,女孩儿成天在外面餐馆打工,他没想到她父亲却是瑞典的外交高官。

他手滑过她光洁的背,放在她的臀部上。女孩儿因为天天锻炼的缘故,那里不仅挺翘而且结实又弹性十足,摸上去的感觉非常的好。

江之寒说:“我才认识你的时候,你连我的中文名字都不会讲,那是装的吧?”

卡琳腻声说:“才不是……我中文荒废了好久,你的名字本来就很难念嘛。”

江之寒使劲捏了几把,换来两声轻笑。

他说:“反正啊,我看的电影里,学心理分析的漂亮女人,一定是双重性格,然后藏着很多不为人知的秘密。”

卡琳咯咯的笑,“是吗?”

江之寒说:“不是吗?”

黑暗中,金发女生的眼睛像极了一只猫,蓝蓝的,却发着绿光。

她说:“秘密是要发掘的。”

抓住江之寒的一只手,把它带到自己右边的蓓蕾上,“我奉送你一个秘密……这边,比那边要敏感好多。”

江之寒拇指和食指并拢,掐了一下。

卡琳哟了一声,腻笑道:“我可不是Masochist。”

不知道什么时候,她贴身的睡衣已经剥落,贴在身上,就像一条光溜溜的鱼儿。

江之寒吻住她的唇,手往下探,在她股间轻弹快拨,感觉到怀里的躯体,慢慢从冰块融化成春水,从白色变幻成蓝色,再加温到沸腾。

终于,女孩儿忍不住一手抓着她想要的东西,放进自己温暖的怀抱。双手搂着男生的腰,她说:“我喜欢你的强壮,丹尼尔。”

江之寒狠狠的说:“这好像斯巴达奴隶市场上的对话,我不喜欢。”

他使劲一挺腰身,硬生生的把女孩儿往后顶退了好远,头撞在那床头的木板上。

卡琳呀的痛叫了一声,双腿盘起,像八爪鱼一样把他缠住,使劲挺起腰,毫不退让的反击。她抱住他的肩头,在他耳边小声说:“再告诉你个秘密……我在德国出生的……所以呀,我失控的时候,就会情不自禁的说德语。”

江之寒也不答话,一手揽着她仿佛随时会断掉的细腰,进出她的身子。

一会儿的功夫,卡琳便发出止不住的娇吟。她平常说话的声音略有些低沉,激情下的呻吟却是甜腻清亮宛如少女一般。女孩儿并不压抑自己的感觉,那叫声婉转向上,很难想象是从那么娇小的躯体中迸发出来。

终于,她嘀咕了一句江之寒听不懂的话。

江之寒使劲顶了她一下,问:“说什么呢?”

卡琳腻声说:“再……再深些。”

换来一阵疾风骤雨。

江之寒逼问她,“刚才说什么,翻译给我听听。”

卡琳娇呼了一声,“就是……就是那里了。”

……

“这一句呢?”

“呀!……我飞起来了……I am Flying.”

※※※

夜色里,江之寒伏在她身上,意犹未尽地说:“卡琳,我教你一首词。意境很美,要好好学哦。”

昨夜雨疏风骤,浓睡不消残酒。

试问卷帘人,却道海棠依旧。

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