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长的一梦》_小鱼联盟 著
第五卷 此心安处是吾乡
第571章 垂钓桃花溪

周日的早上,蓝晓峰约好江之寒一起去城外十五里的桃花溪钓鱼。早上八点一刻,他便到了江之寒家门外。

进了门,他大声说:“有没有早饭啊,之寒?先解决一下我的肚子问题吧。”

江之寒问:“要吃啥?”

蓝晓峰答:“给啥吃啥。”

江之寒笑道:“你倒是好打发。去Dining Room坐着吧,五分钟就好。”

蓝晓峰找个椅子坐下,嘴里大声的问:“你和老宫谈的怎么样?”

话音刚落,书房里转出来一个丽人。屋里开着暖气,她只穿着一件紧身的薄毛衣,下面是七分裤,勾勒出完美的身材。

看到蓝晓峰,她招呼道:“早上好。”字正腔圆,说的居然是中文。

蓝晓峰一抬头,啊了一声,屁股坐到椅子的边缘,险些摔到地上。

他结结巴巴的,“你?”

卡琳甜甜微笑,“早上好,晓峰。”她用中文招呼她。

蓝晓峰张着嘴,还没有从震惊中恢复过来,“你!”

江之寒这时候走出来,说:“卡琳被她的新房东涮了,只有暂时在我这里住一段时间。”卡琳本来想搬进去的那个地方,房东忽然说房子卖掉了,赔了她半个月的租金,便终止了合约。卡琳是对住处很挑剔的人,一时间找不到住处,江之寒便说在我那里先将就一段儿吧。他家的书房倪裳来的时候改造成卧室,还没有变回去呢。

江之寒提议的时候,卡琳看着他,很认真很认真的问,你……确定?

I am quite sure,but it is up to you.江之寒是这么回答他的。

庆幸的是,江之寒家有个大大的车库,足可以装下卡琳运过来的家具和杂物。

蓝晓峰狠狠的盯了江之寒一眼,心里说,前些天问你,你还说什么来着,我误会你们的关系。一转眼,这就同居上了!我操,这小子的话完全不能信啊!

江之寒今天的早餐准备的是稀饭,煎蛋和蒸饺,饺子是在一家韩国店买的现成的。

蓝晓峰吃了个蒸饺,才慢慢恢复过来,堆起笑容,用中文问卡琳:“你原来会中文啊?”

卡琳睁着碧蓝的眼睛,很无辜的看着他。

江之寒哈哈一笑,“她就会那么两句,还是现炒现卖的。你还真以为她能听懂你说的是什么?”

这次卡琳似乎听懂了,白了他一眼,回过头给蓝晓峰一个甜甜的笑,又蹦出来一句,“我……只会说,不会听。”

不得不说,这小妮子的语言天赋不是盖的,这一句说的全无通常老外说中文的怪腔怪调。

※※※

桃花溪边。

江之寒摆好钓具,便微闭上眼,享受起初春的风来。顾名思义,桃花溪边自然有桃花,一树一树的已经含苞欲放。那溪水更是清澈的能看下去好深,在近处似乎是碧绿的,然后是浅黄,慢慢蜕变成天蓝,真宛如一个调色盘。

钓鱼在美国号称是参与人数仅次于慢跑的休闲运动。而钓鱼这个活动,和Vansas这里的环境有着一种天然的契合。钓竿放好,静坐岸边,时间仿佛也被弯曲的变慢了些。但奇怪的是,几个小时转眼就过,打发时间的功效丝毫不逊于围坐在一起搓麻将。

心有灵犀的,蓝晓峰伸了个懒腰,说:“唉,还是下网比较好。把网一放,找齐四个人,就坐在这桃花树下搓麻将,不亦乐乎啊!”

江之寒嘿嘿笑了声,“你确定麻将声不会把鱼都吓跑?”

小蓝不屑的,“俗了吧!钓鱼不在乎能不能钓起鱼来,要的是这个氛围。就像打高尔夫多几杆少几杆其实无所谓,要的就是在果岭上走走那感觉。”也许是身在这环境中,连小蓝也不由得压低了声音,仿佛怕破坏了这早晨溪边的静谧。

一阵风吹过,哗啦啦,灌木丛发出些响动,不知道是风声还是某个小动物在骚动。

良久,小蓝才开了口,“我说,你有和老宫聊一聊?”

江之寒像一个入定老僧一样,垂眼看着地上,“当然。”他说。

小蓝问:“怎么样呢?”

江之寒说:“被他教育了一番。”

小蓝饶有兴致的,“哦?!”

江之寒轻声说:“老宫问我,说你最喜欢美国哪一点?我说,好像也说不太清楚。嗯,环境好啊,比较自由,还有……小城里陌生人之间似乎特别友善。老宫就说,我最喜欢这里的,只有一点,就是普遍的大家不Judgmental。”

小蓝哼了一声,“得,厉害,一句话就把你给封死了。”

江之寒说:“我也这么说,我可不是要Judge你。老宫就说了,我只是感慨一番,不关你的事儿。你看,在国内吧,条条框框特别的多。你十五六岁就谈恋爱吧,大家会说,你怎么敢早恋呢?价值观都不成熟,什么都没有,谈什么谈,根本就是闹着玩,于人于己都没有好处。但如果你二十七八还没有谈恋爱呢,大家又会说了,你怎么回事啊?二十七八都不谈朋友,什么时候结婚,什么时候生孩子,这事儿不能不着急啊!同样的,我高二的时候文理分班,想去读文科,以后想要做律师,老师父母都力阻我,说当然是理工科更可靠,更何况你数学物理都是顶尖儿,读文科不是浪费了么?等到我高三填志愿的时候选了物理,他们又劝我,读理论物理不好找工作,还是换一个吧。你说这些话有没有道理,似乎都有些道理。但真的有道理么?真的,这些东西不应该都是个人选择吗?”

小蓝哼了一声,“离题万里了啊……”

江之寒说:“老宫说,所以啊,我觉得,为什么国内的框框那么多呢?因为大家都太精明了,太实际了,而且从小受到的教育,凡事只有一个正确的选项。其实生活不是这样的,生活是个无限的多选题。只要不违背最根本的那几条原则,其它的不过是个人选择,是人生经验。为什么我就应该走那条大人们长辈们认为是最安全的那条路呢?或者说是最中庸的那条路?十五六岁谈恋爱固然有这样那样的问题,但只要不妨碍到他人,为什么应该被干涉呢?三十岁还单身,难道是什么罪过?真是奇了怪了……”

江之寒拿起身边野营带的水杯,喝了一口。老实说,老宫说这席话的时候,他是颇有感触,深为赞同的。

他接着说:“老宫说,老美不太一样。你不管选什么,愿意说出来,大家总说好。当然,你可以说是他们虚伪,不过我挺喜欢这样的虚伪。老美常说,只有上帝可以裁判我,其他的人都不行。所以说,信教虽然傻,其实也是有好的一面的。世俗的地方有法律,有最基本最公认的道德,然后就是全知全能的上帝。除此之外,所有选择都是你自己的自由……”

江之寒转头看了眼蓝晓峰,“我其实很同意他这个观点。没有人可以裁判我们。像我们这样不信上帝的,连最后一块遮羞布都不需要了。”

蓝晓峰有些不甘的,“就这样了?你们就泛泛的谈这些形而上的东西?”

江之寒叹口气,“响鼓不用重锤。他的话说的很明白了呀。就算是在和脱衣舞娘约会,既不违法,又不违反道德,他又没疯,关卿何事?……即使是好友如你我,也不要管的太宽。管的多了,就是在裁判他,会引起误会的。”

蓝晓峰犹豫了片刻,还是忍不住说,“可是……老处男第一次恋爱,是很容易疯的呀。”

江之寒哼了一声,“你怎么知道他在恋爱?”

蓝晓峰说:“那至少是迷恋吧!”

江之寒说:“你大概不敢苟同,不过在我看来,你迷恋费文静,很多人迷恋庄佳蓉,和他迷恋艾琳,其实没什么差别。”

蓝晓峰愣愣的看了他一阵,终是摇了摇头,“唉,UOK的国人圈子,最古怪的大概就是你们这俩哥们儿了,偏偏都是我最好的朋友。”

江之寒微笑,“你很荣幸吧?”

蓝晓峰呵呵一笑,“是啊,My Honor。”

正说话间,江之寒轻叫了声,“有了……”

往回收线,一会儿的功夫,一条六寸长的小鱼便进了身边的水桶里。

拍拍手,他很开心的说:“今天第一个收获啊!”

蓝晓峰低头看了一番,“这鱼,和我们老家溪里的品种没什么分别嘛。”

江之寒哈哈一笑,“怎么,难不成这里的鱼背上还会多印个星条旗?”

蓝晓峰说:“对了,我还没问你呢,追外国女生和追中国女生有区别么?我警告你,我可不是在Judge你啊,别用老宫那一套来对付我。”

江之寒一挥手,线儿重新回到水里,“我可没追她。”

蓝晓峰啧啧了两声,“这话说的,真牛掰啊……那,有什么不同呢?”

江之寒警惕的看他一眼,“什么意思?”

蓝晓峰说:“我是说,有什么特别的不同呢?”

江之寒收回眼光,“看不出来么?头发的颜色,眼珠的颜色……”

蓝晓峰呵呵一笑,“我是说特别的,我看不到的……”

江之寒一偏头,“喂,我说小子,你现在笑的很猥琐,你知不知道?”

蓝晓峰呵呵一笑,“谁叫我们多是WSN嘛……猥琐那是应该的……”

江之寒摇头叹气。身边这半个老乡,嘻嘻哈哈的,但心里还真有家乡那一块儿的豪爽耿直,对朋友的事情很是上心。

蓝晓峰搭了只手在他肩头,“算了,我是看出来了。我这两个朋友呢,老宫常常说话太哲学,俺听不懂。你呢,这说话嘛,通常不可信,俺再也不信了……”

一指水面,他忽然叫道:“来了……来了,又有一条!”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