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长的一梦》_小鱼联盟 著
第五卷 此心安处是吾乡
第570章 治病良药

江之寒回到家略微收拾了下屋子,打电话叫了份比萨饼外卖,对付过晚餐。掏出电话,给卡琳打过去。这次回国,自然也给她带了一份小礼物,没有给小蓝他们三人的实用,是一套精美的竹刻风景的小折扇。

电话那头嗡嗡的响,好像是处于被切断的状态。江之寒挂了,给国内打电话报个平安到达的讯息,便上床睡觉。很奇怪的,回美国第一晚,他完全没有受时差的困扰,这一觉睡的香甜无梦。

第二天一早,江之寒去了学校,到系里和认识的教授们打个招呼,到米拉罗斯办公室坐了二十分钟,聊聊天,顺便带给她从国内带回来的小礼物。因为米拉罗斯对中国书法很感兴趣,江之寒大老远的给她带回来一个条幅。

下午四点多钟,江之寒出了麦肯锡大楼,像往常一样,去学校的健身馆运动。他在车后厢里带着给卡琳的礼物,想着她是一个一天不运动就不舒服的“运动瘾君子”,在这里应该是最容易找到她的地方。

出乎他的意料,跑步机上并没有金发女孩儿的身影。

江之寒如平常一样,力量,下肢练习,然后是游泳。做完一套程序,换一件干净的衣服,感觉身体很舒服,肚子却咕咕叫起来。

他走出健身馆,到了停车场。坐进车里,想着去哪里吃饭,心里犹豫了一阵,还是开车去了卡琳住的公寓。他说服自己,那边餐馆挺多,顺便去看一眼,如果她不在的话,也好解决晚饭问题。

和卡琳关系的定位,江之寒没有仔细去思考过。也许,他觉得自己以前想的太多。这个金发女子和他以前认识的黑发女子们,显然有很多的不同,同床共枕了一夜以后,起来吃早餐说话语气完全没有变化,好像昨晚大家只是握了一下手而已。

有些事情,你看的极重它就极重。那些意义,不过是人为附加给它们的。

江之寒停好车,又打了一个电话,仍然是出于类似断线的状态。他站在楼前,略微犹豫了一下,旋即说服自己,最尴尬的情形能是什么?像电影上一样,最多不过是一个赤着上身的男人来开门……哦,你们正忙着?我旅游回来带了个小礼物,你们继续忙啊……那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嘛!

砰砰砰,敲了三下门。

江之寒站在门前,很耐心的等。没有人回答。他瘪瘪嘴,难不成还真给自己料中了?

过了大约半分钟,江之寒举起手,正想着要不要坚持不懈的再敲三下,便听到沉重的脚步声。似乎乒乒乓乓的一阵响,然后门开了,一股热气涌出来,卡琳站在那里。

和往常不一样,她身上穿着件厚厚的羊毛衫,下身却穿着睡裤。眯着眼,她的眼神有些迷离。

江之寒愣了愣,“我来的不巧?”

卡琳缩缩脖子,“好冷……快进来……”自己先退回屋子里去。

江之寒进了屋,觉得里面有一股味道。皱皱鼻子,他使劲吸了吸,屋里的空气很不新鲜。他关上门,又看了眼姑娘。虽然从没有跟师父学过中医,江之寒好歹听他谈论过一些。

他看着缩回被窝里去的卡琳,关心道:“你感冒了?”

卡琳嗯了一声。这一次,江之寒听出来,她带着重重的鼻音。

江之寒放下手里的带子,说:“给你打了几次电话,都没有人接……”回国逗留的两个星期,他倒是一次也没有给她打过电话。

卡琳半躺半坐的,恨恨的说:“该死的电话公司,我明明说的是三十号终止服务,他们竟然提前了!我还奇怪呢,迷迷糊糊的躺了一天多,一个电话也没有。”

江之寒问:“你去过医院了吗?”

卡琳说:“我三天前去了趟校医院。那医生说只是感冒,让我自己买点泰诺什么的,静养,多喝水就好。昨天和今天,躺在床上,就有些迷迷糊糊的。”

江之寒看着她有些桃红的脸,说:“你这屋里空气太糟糕,一直都关着没透气吧……”走到床前,很自然的伸手摸摸她的额头,“卡琳,我觉得你发烧的挺厉害……你这里有温度计么?”

卡琳摇头。

江之寒劝她,“去一下医院吧?”

卡琳眨眨眼,头发蓬乱着,“不用吧?”

江之寒把手从她额头拿开,“我去买个温度计吧。你查一下温度,如果很高的话,就一定需要去医院了。”

卡琳凝视着他,“丹尼尔……”

江之寒:“嗯……”

卡琳从枕头下摸索着拿出把钥匙,“不想动,等会儿自己开门吧……”

卡琳住这个地方,是商业很繁华的地带。不仅餐馆和夜生活场所不少,日用品商店也有好几个。十五分钟的功夫,江之寒便带着温度计回到她的住处。取出来,清洗了一下,擦干,量温度——足足有103度,差不多摄氏39.5度左右。

江之寒很坚决的说:“不行,你发烧的挺厉害,得去急诊。你收拾一下,我正好开车送你去。”

这一次,卡琳没有反对,她很温顺的点点头,问:“你……不耽误你么?”

江之寒微笑,“不耽误。”

坐在那张靠窗的椅子上,江之寒看着下面街道亮起的灯。冬天快过去了,Vansas的寒冷还没有。晚上的街道上,步行的人稀稀落落。

女孩儿在他身后,悉悉索索的换衣服。她住的这个这边叫Studio的房间,带着一个小厨房和卫生间,剩下的就是一个房间。因为地处繁华的地带,租金不算便宜。

一会儿的功夫,江之寒听到女孩儿去了卫生间。他手里拿着罐可乐,自顾自的坐在椅子上饮着看街景。

又过了二十来分钟,卡琳走出来,带着些歉意,“不好意思,让你等久了。”

江之寒看过去,很容易的发现她刚才在忙些什么?女孩儿涂了点口红,眉毛重新描过,头发也拿吹风吹过。他不由得苦笑,女生还真是奇怪的动物,烧成这样还没忘了这个。

江之寒把房门钥匙递还给她,一起出了门。刚下了两步阶梯,卡琳便歪了歪身子。江之寒眼疾手快,一把扶住她,问:“怎么了?”

卡琳偎在他怀里,轻声说:“头好昏……好像踩在棉花上一样。”

江之寒揽住她的腰身,手上加把劲,搀着她往下走。他感觉卡琳的身子好像失去了支撑,越来越往下沉。

“嘿!”江之寒叫了她一声,下一刻,把她整个横抱起来,加快步子,腾腾的往停车场走。

※※※

江之寒坐在医院急诊室的外面,百无聊赖的翻一本放在这里的ESPN体育杂志。发烧这样的病,在这里是最轻最轻的病症。来了足足有半个小时,卡琳才被护士叫进去,江之寒在外面坐着,等了快有一个小时。

等到江之寒把这里放着的二十来本杂志走马观花的几乎全翻了一遍,卡琳终于走了出来。她步子看起来没有刚才那么虚浮,脸色也好了些。

走过来,她说:“抱歉,让你久等了。”

江之寒站起身,“你还好吧?医生怎么说?”

卡琳说:“输了液,又开了两样处方药。还是老话,多喝水,多休息,慢慢就好了,不是什么大问题……”

江之寒说:“那好……先开车去把处方药取了吧。我知道你那附近有一家二十四小时的药房。”

卡琳看着他,难得的好像有些腼腆的神色。

江之寒很敏锐的捕捉到,“怎么了?”

卡琳伸出舌头舔舔嘴唇,“嗯……我好饿。”

这一刻,金发女子站在有几分嘈杂的急诊室等候的地方,带着些羞涩的微笑,无意间散发出惊心动魄的美丽。

江之寒不由笑起来,“有什么想吃的么?”

卡琳用手理理头发,说:“我……想吃牛排。”

江之寒吃惊的张大嘴。在他的概念里,感冒发烧的人,应该对各种肉食都胃口不佳。

“你确定?”他问。

卡琳嫣然一笑,“别的也行……不过很想吃肉,很多肉。”

※※※

卡琳的房间。

厨房的窗户被江之寒开了一些,透进来一些清冷的新鲜空气。

卡琳裹着厚厚的外套,围坐在床上。江之寒坐在窗边的椅子上,很随意的伸着腿。吃了牛排,买好处方药,回到住处已经是晚上十一点钟。

江之寒惊讶的发现,牛排似乎比吊水更有实效。饱餐一顿的卡琳,虽然还有些怕冷,精气神好像都回到身上,不再像几小时前那样病恹恹的样子。

她喝着热咖啡【这是江之寒不能理解的地方:那么腻的东西,这个时候怎么会喝得下】,和江之寒聊天,问他些回国的见闻。

江之寒见她谈兴颇浓,不好扫她的兴。一直聊到十一点五十,他才站起身来,说:“医生不是说了要多休息么?你也该睡觉了……”

卡琳嘟嘟嘴,“我睡了整整一天半……”

江之寒走到床前,很温柔的说:“我也该回去了……好好休息,记得早上起来吃药。”

卡琳仰着头看他,碧蓝的眼珠一动不动,里面有好多读不懂的情绪。

半晌,她坐起身来,轻轻的说:“丹尼尔……我不知道电话被掐掉了。我刚才想,要是发烧动不了了,我是不是死在这里也没有人知道?”

江之寒苦笑,“胡思乱想些什么?”

卡琳说:“对了,你带给我的礼物,我还没看到呢……快拆开来看看。”

江之寒皱眉,“这个不用急于一时吧?”看着女孩儿坚持的目光,他耸耸肩,三把两把很粗鲁的把外面的包装纸撕掉,把一套六件的折扇递到她手里。

卡琳接过来,小心翼翼的每一样都打开,仔细欣赏了一番,详细问起上面的风景的出处,江之寒很耐心的给她解答。

终于看完了,江之寒拍拍手,忽然想起什么,说:“对了,你这里不是电话不通了么?要不我把我的手机留给你暂时用一晚,明天你打电话给AT﹠T把电话开通再还给我,以防今晚有什么变化。”

卡琳明显的愣住了。她微微张开红唇,有些呆呆的看着江之寒。

好半晌,才开口说:“谢谢你,丹尼尔……嗯,不用了吧,万一你今晚有重要的电话怎么办?……没关系的,我好多了……”

江之寒看着她,“你确定?”

女孩儿认真的点头。

江之寒也不坚持,说:“那好,我就先走了。”

卡琳嗯了一声,伸出双手。

江之寒俯下身,和她拥抱了一下。

卡琳两手缠着他的脖子,一下子把他抱的很紧。等到江之寒俯下身,坐在床沿上,她轻轻的在他脸颊上啄了一口,“谢谢……我爱你!”

江之寒身子一震。

把女孩儿搂在怀里,他看着前面的墙壁,心里说,嗯,老美,不是,西方人太喜欢用Love这个词,和Like其实没什么区别……


阅读www.yuedu.info